<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五十四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五十四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笑眯眯地回道:“你也是!”

  两人各道珍重,正准备离开之际,突然间,山坳口处传来一连串的枪声,其中夹杂着单响的枪音。

  谢文东和阿迪力?#25104;?#21516;是一变,互相看了一眼,几乎在同一时间拔出配枪。阿迪力虽然没有把枪口对准谢文东,但眼神中却流露出凶光,他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谢文东面无表情地说道:?#25300;?#20063;想问同样的问题。此处,可是你找的地方。”

  一句话,将阿迪力说得哑口无言。谢文东又说道:“现在,我们不是相互怀疑的时候,应该先知道来人是谁!”

  阿迪力点点头,说道:“没错。”这时,一名东?#22351;?#22823;汉?#30001;?#22387;口的方向,慌慌张?#25490;?#20102;过来。到了众人近前时,他已气喘如牛,半天说不出话来。阿迪力拍了拍他后背,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大汉喘着粗气说道:“对…………对方来了很多人…………”

  阿迪力急道:?#20843;?#20204;是什么人?边防军吗?”

  大汉摇着头道:“不…………不是…………”

  阿迪力道:“那究竟是谁?”

  “是…………”他话还没有说完,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大汉身子随之一震,接着,缓缓倒了下去,在他后心处,多出一个?#31895;?#22823;的血窟窿,鲜血汩汩流出,印在地面的白雪上,格外的刺人眼目。

  阿迪力大惊,下意识地倒退两步,举目向大汉后方望去。只见五百米开外的地方走来一群白衣人,大致算算,至少有三十开外,刚才那一枪,正是从这群人?#20889;?#20986;的。

  对方的速度很快,时间不长,双方的距离已不足百米,这时候,阿迪力看清楚来人的模样,他?#21040;?#19968;声糟糕,向谢文东快速说道:“谢先生,这事和你们没有关系,你带着你的人快让到一旁。”

  谢文东没什么反应,站在原地,即没有动,也没有说话,而是两眼放着精光,看向奔来的众人。

  “阿迪力,我们好久没见了。”三十多号人里带头的一位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相貌?#35206;?#19978;英俊,倒也不招人讨厌,只是一双鹰目格外犀利,不时透出一股阴狠的杀气。

  “买买提?”阿迪力显然认识说话的这位青年,他将手枪背于身后,挺身向前走了两步,冷声问道:“你一来就杀伤我们的数名兄弟,究竟是什么意思?”

  “呵呵!”当双方之间的距离不足二十米的时候,青年停住身,轻声而笑,道:“这许多的军火,你又是帮谁买的呢?”

  “那是我们雏青盟的事,你们真主党恐怕还管不着吧?!”阿迪力面露怒色地说道。

  “你错了,”青年耸耸肩,说道:?#25300;?#21548;说,你们这批军火是帮基地购买的,既然这样,?#20063;?#20165;要管,还要一管到底!”

  阿迪力闻言,另只手也背于身后,慢慢推上枪栓,同时,冷声说道:?#26263;?#25105;们遇到困难的时候,基地帮助过我们,?#19978;?#22312;基地遇到了围难,我们也要明白知恩图报的道理,应该帮它一次!”

  青年摇了摇头,道:“不要用‘我们’这个词。当你们决定帮助基地的时候,你们雏青盟就已经不再是东?#22238;?#26031;坦国的一员了。”

  阿迪力?#25104;?#38452;沉下来,凝声问道:“你想怎样?”

  青年淡淡?#22351;?#35828;道;“要么留下军火,你?#20146;?#20154;,要么,你们谁都别想离开这里。”

  阿迪力握紧奉头,质问道:“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20063;坏?#19981;再次提醒你一道,我们曾经是伙伴。”

  青年点头道:“没错!曾经是伙伴,但现在,是你们背叛了国家,你和我,已经不再是伙伴,只会成为敌人,”

  “既然这样,”阿迪力垂下头,半晌,他猛然挑起眼目,怒声喝道:“那你就去死,”说着,他将背于身后的手枪抬起,瞄?#35760;?#24180;的脑?#29275;?#29993;手就是一枪。

  这一枪,打得毫无预兆,又快?#30452;ǎ?#33509;是常人,别说?#28860;悖?#24656;怕连点反应都不会做出。但青年太了解阿迪力了,甚至只通过他的表情,就能猜到他心中在想什么。在他抬枪的?#24067;洌?#38738;年就已有所察觉,当他扣动扳机的时候,年立刻做出闪避的动作。

  子弹是擦着他的耳朵飞过的,正中站于青年身后的一人面门上,那人声都未吭一下,便直接倒地,一命呜呼。

  “打!”青年?#28860;?#23376;弹的过程可谓险之又险,如果再慢半步,子弹就会秧及到他。可是,他此时却冷静得吓人,?#25104;?#26410;显露出半点庆幸之色,而是冷酷地下达进攻的命令。

  双方在相隔二十米的地方展开枪战,一时间,密集的枪声塞满整个山坳。

  谢文东和三眼都没明白怎么回事,听两人的对话,如听谜语一般,见双方交战激烈,谢文东在不明白原由的情况下,也不想趟这个混水,他和三眼带文东会二十多号人躲得?#23545;?#30340;,生怕被其互射的流弹波及到。

  三眼爬在远处的雪地中,低声嘟囔道:“这都什么和什么嘛,东哥,这后来的一批人究竟是干什么的?

  谢文东苦笑地摇了摇头,说道:“不太清楚。不过,听意思和阿迪力曾经是伙伴,想必也应该是东?#22351;?#20154;。”

  三眼疑问道:“既然同是东?#22351;?#20154;,那他们又打什么?在中国,究竟有几个东突?”

  谢文东道:“鬼知道。”

  场内,双方激战得异常惨烈,尤其是阿迪力这边,人数上吃了亏,?#30001;?#27494;器明显不如对方,所以交战后死伤很大,二十多号人,转眼间就有十人挂了彩。

  反观青年那一方,有备而来不说,而且武器精良,多为军用,冲锋枪且枪法明显高于阿迪力这边,?#30001;?#20154;数上?#21152;牛?#29282;牢把握了主动。

  五分钟的时间内,对方射出的子弹超过千发,并有越打越激烈之势。

  似乎看出己方在武器的上劣势,阿迪力果断地命令手下拿出刚从谢文东手里买到的AK47和手?#20303;?br/>
  AK47是好枪,不仅价格低廉,而?#30097;?#20260;力极大,弹道稳定,不容易出现偏差,当然,枪虽好,但也分谁来用。

  看他们换上AK,远处的谢文东连连摇头,暗道:这是指?#30001;?#30340;失误啊!他低声?#26434;?#36947;:这时候让手下人换枪,阿迪力等于自找死路。”

  三眼没明白他的意思,疑道:“东哥,难道,AK47还没有他们手的土枪好用?”

  ?#26263;?#28982;不是。”谢文东道:“让一个习惯用刀又吃饭的人突然改用筷子,你说他会适应吗?同样的道理,这些人都早已经习惯手里的土制武器,熟悉它们的?#38405;埽?#25112;斗时,尤其是正面,冲?#22351;?#25112;斗,突然换成自己陌生的枪械,他们哪能发挥出其原由的威力?”

  “啊!”三眼闻言,大点其头,暗道一声有道理。在东哥身边,总?#23835;米?#24049;学到意想?#22351;?#30340;东西。

  阿迪力这边虽然换上了威力巨大的AK47,劣势非但没有撩回,反而进一步的拉大。正如谢文东所说,他们这些人根本不适应AK的?#38405;埽?#20064;惯连射的他们,换上AK47后,大多数人都将子弹打到半空中,对敌人不构成任何的伤害。

  又过了五分钟,阿迪力这边还能战斗的人已锐减到八位,?#30097;?#19978;或多或少又都有伤口,看起来,阿迪力再能坚持十分钟就已经不错了。

  谢文东叹了口气,对三眼说道:“张哥我们帮他一把吧,”

  “为什么要帮他?”三眼冷笑道:“让他?#26538;?#21676;狗,岂不是更好?

  谢文东笑道:“狗咬?#39277;?#28982;是好,只?#19978;В?#25105;们不知道?#20405;?#23558;要得胜的狗是条野狗还是条疯狗,若是后者,我们可就要吃亏了,所以,咱们还是帮我们比较了解的阿迪力比较好!”

  三眼听后,大点其头,说道:?#25300;?#21548;东哥的。”说着话,他回头说道:“大家准备迎战!”

  ?#25300;?#20204;打谁?”有个兄弟低声问道。

  “打新来的疯狗!”三眼阴笑着说道。

  “?#20061;九?”连续?#27426;?#30340;枪声在阿迪力身后响起,密集的子弹,铺天盖地的向青年那边的众人罩去,?#36335;?#20912;雹一般。

  顿时间,青年这边马上要取胜的势头被无情地打了下去,几名原本要向前冲锋的大汉也纷纷倒地血?#31895;小?br/>
  谢文东的突然?#25569;劍?#35753;场中的?#36136;?#21457;生翻天覆地改变。青年两眼?#20102;?#31934;光,盯着阿迪力身后的谢文东众人,面色随之阴沉下来。

  有文东会的帮忙,阿迪力信心?#23545;觶?#22238;头向谢文东所在的方向望去,发现他正向自己匍匐而来。

  ?#20154;?#21040;了自己近前后,他充满感激地说道:“谢先生……谢谢…………”

  ?#25300;?#20204;是合作的伙伴嘛!”谢文东半开玩笑道:“如果你死了,我以后还去哪找象你这样阔气的买家?”

  阿迪力看着谢文东,咬住下唇,良久没有说话,半晌,他点点头,说道:“谢先生,你这个朋友,我阿迪力?#27426;?#20102;,”

  谢文东顺竿往上爬,笑道:?#26263;?#25105;们完成交易的时候,就已经是朋友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