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二十一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二十一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二十四帮背后的社团?难道说青帮要来打DL?谢文东暗中摇了摇头,青帮现在和南北洪门两线作战,如果再来和文东会打,等于三面作战,除非韩非疯了,不然不会做出如此疯狂的选择。他哈哈大笑,说道:“渡边先生,我认为你说的根本不可能是真的!”

  “为什么?”渡边疑惑不解道。

  谢文东?#27425;?#36947;:“你知道二十四帮背后依仗的帮会是谁吗?”

  渡边正色道:“根据我们山口组的情报,应该是青帮。”

  谢文东心中一震,暗道一声好灵通的消息啊!山口组虽然是日本的最大社团,却对中国黑道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可见他们势力对中国的渗透已达到相当可怕的程度。他点点头,说道:“没错!确实是青帮!可是,你可知道青帮现在和谁作战?”

  渡边一笑,道:“洪门!南洪门和北洪门!”

  知道?#27809;?#30495;不少。谢文东笑眯眯道:“已经两线作战的青帮,难道还会主动开辟第三条战线吗?”

  渡边说道:“谢先生是北洪门的灵魂,也是联?#30340;?#21271;洪门的纽带,青帮想战胜洪门,必须先扫清谢先生你。而谢先生有文东会作为基础,实力根深蒂固,所以,要打击谢先生,就得先拿文东会下手……”

  谢文东笑道:“韩非确实是这样想,但是青帮本身已无力再开辟新战线,所以?#25490;?#20986;个二十四帮联盟,想以次动摇我的根基,?#19978;В?#20182;失败了!”

  渡边笑呵呵道:“据我所知,韩非是个疯狂的人,一个即聪明?#22336;?#29378;的人,是最可怕的,因为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而?#19968;?#20250;大的出人意料。比如,谢先生以为他不敢让青帮来打文东会,但这次,他却偏偏来了。”

  谢文东双目一眨不眨地盯着渡边,眼中寒气逼人,精光?#20102;福?#21518;者在他灼人的目光下,机灵灵打个冷战,不自觉地低下头。

  他想看出对方是不是在说谎,只是,在渡边沉着的表情里,他不出破绽。

  韩非真的敢来打DL吗?如果确实是这样,这倒是一招奇兵,真的打自己个措手不?#21834;?#21482;是,这样做的风险也太大了,要么,在初期他们占优势的情况下,能一口气把文东会压死在东,不然,一旦等文东会缓过这口气,进行反扑的时候,那青帮可就危险了?在中国,还没?#24515;?#20010;帮会可以同时抵挡得住南北洪门?#30001;?#25991;东会三个最强帮派的共同进攻。

  他微微一笑,说道:“渡边先生,我怎么能确?#30340;?#25152;说的消息是真还是假呢?”

  渡边耸耸肩,说道:“我相信谢先生是个聪明人,况且,用不了多久,现实就会证明我的话究竟是实还是虚!”

  “好吧!”谢文东挥下手,说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就算青帮会来打DL,哪怕就算韩非亲自来了,我也未必怕他。”

  “是的。”渡边笑道:“以谢先生在东北的实力,确实不需要怕外来的青帮。不过,当青帮有二十四帮这个本地帮会联盟协助时,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即使谢先生最后能顶住对方的进攻,只?#24405;?#26041;的损失也不会太小吧?!”

  说话时,渡边笑了,笑得十分自信。

  谢文东看着笑意浓浓的渡边,他嘴角一挑,也笑了,话锋猛然一转,问道:“你们山组想要什么?”

  渡边眼珠一转,说道:“谢先生在东北三省所做的生意,我们山口组也能做。”

  文东会在东北黑道的财政来源主要是保护?#36873;?#30333;粉买卖以及财场生意。山口组一个外来帮会,保护费是未必敢收,即使他们想收,也?#20063;坏?#23545;像,但是,毒口和财博生意倒很可能插上一脚。

  谢文东揉着下巴,淡然问道:“那我又能得到什么呢?”

  渡边笑道:“我们山口组会协助谢先生对付青帮,同时,还会定期支付谢先生一笔不薄的资金,如果我们初期的合作顺利,我们山口组甚至愿意帮助谢先生一统中国黑道,到那时,谢先生就是中国的地下?#23454;?#20102;。”

  “呵呵!”谢文东悠然轻笑,说道:“贵帮开出的条件还真是诱人啊!

  ?#26263;?#28982;。”渡边闻言,傲气十足地说道:“谢先生要知道,我们山口组并不是对每个社团,对每个人都会如此厚待的。”

  “哈哈!”谢文东由轻笑转为大笑,好像听了最好笑的笑话,半?#21361;?#20182;才止住笑音,说道:“你们的条件虽然诱人,但问题是,没有你们,我依然能统一中国黑道。”

  “只怕未必……”渡边刚要说话,谢文东一摆手,打断他下面的话,目光幽深说道:“你回去可以告诉你们老大一声,就说,谢文东说了,只要他愿意,中国的黑道如同东北的黑道一样,都如他囊中之物。想要合作,可以,想成为我的朋友,我非常欢迎,但是条件不是由你们定,而是我来,我想给你们的,你们才可以要,我不想给你们的,你们要不起,也没有资格更没有?#26102;?#26469;向我要。”

  渡边听后,?#25104;?#39039;变,作为全球性质的大社团,世界上任何一个帮会都不敢如此无礼甚至于近乎野蛮地和山组这样说?#21834;?br/>
  他?#35835;?#22909;一会,方清?#21387;?#26469;,低沉地咳了一声,提示道:“谢先生,?#20197;?#35828;一遍,我是代表山口组来和你谈的,并非是以我个人的身份来的。”

  虽然都传言谢文东的胆子大,但他还是不相信他的胆子会大到这般田地。

  谢文东大笑,说道:“即使是你们老大来了,我也会说同样的?#21834;!?br/>
  渡边的脸面有些挂不住,?#25104;?#27867;白,说道:“谢先生,我?#22351;?#19981;提醒你,你要?#38405;?#20170;天说的话负责。”

  谢文东笑道:“渡边先生,难道你没听说过中国有句俗话吗?说出去话,泼出去的水。你见过谁还能把已泼出去的水再收回来的呢?”

  渡边表情阴沉,面色难看,他连连点头,说道:“好好好,谢先生赐教,我?#20146;?#20102;!”

  谢文东幽幽说道:“渡边先生,你应该很感激山口组。做为一个日本人,?#20197;?#25105;的面前如此说话,如果你不是山口组的人,即使你有十个?#28304;?#20320;现在也已没命了,顺便回去告诉你们老大一句,我已经很给他面子了,因为我留下了你的性命,并?#19968;?#32784;着性子听完了你们那些所谓的狗屁条件。现在,你可以走了。”

  “谢……谢先生!”渡边气得老脸涨红,本想直呼谢文东其名,但最终还是没敢,仍是谢先生。他咬牙道:“我一定会将谢先生的话一字不漏地带回去!”

  他语气中的恨意,以及话中的嘲意,谢文东哪能听不出来。

  他抽出来一根烟,斯条慢理地点燃,随后,缓缓抬起头,两道阴森冰冷的电光直射在渡边的?#25104;希?#21516;时说道:“趁?#19968;?#27809;有改变主意之前,你应该立刻去一个你认为最最安全的地方。”

  渡边被谢文东看得脚底?#20658;?#39118;,暗中尖叫一声,再不敢多耽搁片刻,吓得倒?#32824;?#27493;,接着,转身打开房门,几乎是跑着离开酒店的。

  等他走后,身墙角处的高?#30475;?#40657;暗无光的角落里走出来,说道:“东哥,我去跟着他?!

  “不用!”谢文东柔声一笑,说道:“只是山口组的一个说客,毫无价值”

  “不过,他刚才所讲的情报,倒很另人意外!?#31508;?#32456;默默无言的张研江开口说道。

  “没错!”谢文东点头道:“韩非会来打击文东会,确?#31561;萌四?#20197;理解。”

  张研江笑道:“如果连东哥都无法理解,那不正说明这条战略的精妙嘛!”

  谢文东大笑,道:“精妙到只要一个不小心就?#23835;?#33258;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张研江道:“疯子与天才,只有一线之隔!”

  谢文东叹了口气,仰面无语。

  张研江顿了顿,叹道:“东哥,你刚才对山口组的态度,实在太……”

  “太怎样?”谢文东笑眯眯地问道。

  “太不给他们面子了。”张研江苦笑说道。

  谢文东道:“和日本人打?#22351;潰?#26159;不能太软弱的。你要是对他?#20146;?#20986;一次让步,他们就会逼你做第二次,第三次……即使你一遍遍地满足他们要求,他们仍不会感激你,还会认为你好欺负。你只有和他对着干,若把他打痛了,打怕了,他就会越发尊敬你,佩服你!”

  文东会和日本人没少接触过。敌人?#35874;?#32452;,朋友有赤军,对日本人的个性,也都有所了解。

  张研江哈哈一笑,赞道:“东哥的话,倒真是入木三分!”说着,他话锋一转,道:“山口组毕竟离我们太远,还不?#38376;?#20182;们,当前最主要的是,要如何抵御二十四帮,如果山口组的消息是准确的,那我们又?#22351;?#19981;防青帮的进攻!”

  谢文东双目一眯,道:“兵来将挡……”

  李爽在旁接道:?#20843;次?#25377;!”

  众人听完,着瞧瞧他肥胖的身躯,一各个皆忍不住笑了出来。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