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二十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二十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孙海棠叹道:“既然你什么都清楚,为什么还到这来喝酒,而不去做点什么呢?”

  张罗义?#27425;?#36947;:“还能做什么?在这时候无论是离是反叛,都不会有好结果。”

  孙海棠道:“那你认为现在应该怎么做?”

  孙海棠道:“那你认为现在应该怎么做?”

  张罗义苦笑道:“躲?#36824;?#36867;不了,与其让人家主动找上门,还不如主动去找他。”

  孙海棠一惊,疑道:“张兄的意思是……?”

  张罗义道:“谢文东想要吞并我们,我们就先去投靠他算了,这样一来,在文东会内多少还能谋个比?#21916;?#38169;的职位。”

  孙海棠幽幽说道:“自己做主,与受治于人,之间的差别是很大的。”

  张罗义道:“若是真被吞并,到时候,将什么都没有了。”

  孙海棠是个聪明的女人,张罗义的意思,她也能理解,只是,她现在还有些不?#24066;模?#23601;这样把自己辛辛苦苦创建的社团拱手送人,比割自己身上的肉还让人难受。她问道:“真的就想不出来其他两全齐美的办法了吗?比如……”她顾虑地瞧瞧左右,然后压低声音,说道:“比如,投靠二十四帮如何?”

  张罗义摇头道:“二十四帮?呵呵,你认为二十四帮会是谢文东的对手吗?投靠他们,只能让自己的下场更悲?#25671;?#22312;四平,二十四帮的七个老大命运如何,你也不是没看见。孙海棠打个激灵,沉默不语。”

  张罗义道:“谢文东想要整个东北,而他也确实有那个实力,这不是靠一两个帮派能拦得住的。今天晚上,?#19968;崛?#25214;谢文东。”

  孙海棠吸气道:“今天晚上?”

  “恩!”张罗义又喝干一瓶啤酒,说道:?#20843;?#23567;姐,你是聪明人,做什么样的选择,你心里应该有数,不用我多说了。”

  “唉!”孙海棠眨动眼目,电光?#20102;福八?#33391;久,她方说道:“晚上,我和你一起去!”

  当其他帮会的老大还在为自己会不会遭到二十四帮暗杀而担心不已的时候,张罗义和孙海棠双双找上谢文东。

  晚上,谢文东刚吃完饭,听下面人禀报,说张、孙二人要见他,他颇感意外,不知两人意图为何。

  他对这两人并没有太深刻的印象,只是觉得张罗义为人深沉,不喜欢表现,而孙海棠精明?#25318;剩?#20026;人?#19981;?#20843;面玲珑。他对下面的小弟道:“让他俩进来吧!”

  时间不长,张、孙二人走进谢文东的房间。两人看到谢文东,都有些拘谨,垂手说道:“谢先生,你好!”

  “坐吧!”谢文东向自己对面的沙发摆摆手,示意两人坐下,笑道:“两位不用客气。”

  看着谢文东那张充满阳光又和蔼可亲的笑脸,让人很难将他与心狠手辣、阴险歹毒这样的词汇联系在一起。张罗义和孙海棠互相看了一眼,皆暗中摇头苦笑。

  谢文东含笑问道:“两位来找我,有什么?#34385;?#21527;?”

  “哦,谢先生!”张罗义首先说道:“我和孙小姐这次来找你,主要是有件事请你帮忙!”

  “哦?”谢文东一怔,随后笑道:“大家都是自?#21917;耍?#26377;什?#27425;?#38590;的事,只管说出来,我能做到的,会尽量帮你!”

  ?#36824;?#24590;么样,谢文东的场面话讲得还是很好听的,张罗义也?#36824;?#24367;抹自负盈亏,直截?#35828;?#22320;说道:“我想投靠谢先生。”

  谢文东单凤眼一眯,看向张罗义,笑眯眯道:“张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罗义道:“王?#30452;?#26432;,让我‘?#20889;ァ?#24456;大,也让我明白,世界上很多?#34385;?#37117;是自己无法抗拒。俗?#20843;?#22823;树底下好乘凉,所以,我想投靠在谢先生旗下,即便能谋个小职位,我也心满意足了。希望,谢先生成全。”

  谢文东听后,仰面而笑,心里却惊讶不已,听张罗义话里的意思,他似乎猜测到王良是被自己干掉的。这人的头脑不简单。他故意装做为难的样子,说道: “张兄能来投奔我,说明这是对我的信任,我很感谢你,?#36824;?#26368;近文东会发展得很快,人员齐整,并接近饱和,只怕,我要让张兄你失望了。”

  张罗义道:“谢先生,二十四帮的场子那么多,全部拿下之后,用人的地方肯定会很多啊!”

  谢文东摇头道:“那又不全是我的,我只占五成而已。”

  张罗义笑道:“如果我是谢先生,我绝对不会把到手的场子再送出去。而且,谢先生不是也已这么做了吗?”

  谢文东两眼精光?#20102;福?#30446;光如刀,注视着张罗义柔声说道:“聪明人,未必要把心里所想到的?#34385;?#37117;说出来。”

  张罗义道:“我只是想让谢先生明白,我是个可以用的人。”

  谢文东先是轻笑,接着哈哈大笑,站起身形,来张、孙二人面前来回徘徊两圈,突然问道:“张兄为什么来投靠我?”

  张罗义?#20102;?#29255;刻,说道:“我只是不想成为谢先生的敌人,我只是想为自己找条山路。”

  他这是实话,也正因为这句实话,让谢文东原本生出的?#34987;?#21448;随之消失,如果张罗义这时候说因为自己如何崇拜谢文东,如何仰幕谢文东等等的话,那后者一定会找个机会毫不犹豫地除掉他。

  谢文东点点头,说道:“张兄确实是个聪明才智明人。希望,我们以后能合作愉快!”

  张罗义?#25104;?#19968;喜,道:“这么说,谢先生是接受我的投靠了?”

  谢文东笑道:“我想世界上是没有几个人会把张兄这样的人才往外推的。”

  张罗义拱手道:“多谢谢先生看得起兄弟!”

  谢文东目光转,看向孙海棠,问道:?#20843;?#23567;姐的来意和张兄一样?”

  始终在旁一言未发的孙海棠忙说道:“是的!谢先生!”

  谢文东幽幽说道:“希望两位日后对文东会,能象对自己的社团一样尽心尽力,或许,会没有以前那么自由,但是文东会里,我敢保证,你们得到的会比失去的多得多!”说着,他伸出手,笑道:“欢迎两位加入!”

  逆水帮老大张罗义和金蝶帮老大孙海棠,双双加入文东会,这对文东会整体实力的影响并不大,但却让谢文东的信心更足。

  他相信,文东会全面独霸东北的时代已不再久远,未来的东北,文东会将是绝对的天王。当然,这所有的一切,都要感激二十四帮。

  张、孙二人投靠谢文东,消息并没?#26032;?#19978;传出去,其他帮会的老大也不知道这件事。

  谢文东封锁消息,一是不想引起其他老大们的?#21482;牛?#20877;者,张、孙二人或许在日后能成为一支奇兵。

  自王良死后,黑道太平好长一段时间,二十四帮仍下落不明,谢文东也未再有所行动,日子似乎渐渐平淡下来。

  在C市这样干耗着,不是办法,谢文东准备调集人力,回DL从长计议。

  正当他着手准备回去的时候,却先接到三眼打来的电话,称DL受到攻击。

  而进攻DL的势力,正是隐藏行踪、消失已久的二十四帮残部。谢文东?#21467;裕?#21621;呵笑了,他正要找二十四帮还找?#22351;劍?#35841;知他们竟然主动找上门来了。正好借此机会,讲其一举歼灭,铲除掉这个心腹之患。

  当天下午,谢文东带着李爽、高强、格桑,要先坐飞机回DL,剩下的?#34385;?#20132;由张研江和姜森处理。

  还?#22351;人?#31163;开,突然有位不速之客前来造访。

  这人身材短小,但体形肥胖,一张?#32844;?#21448;圆的大?#25104;?#38262;?#35835;街欢?#22823;的眼睛,头发梳得油光铮亮,身上带有一股浓烈的香水味。

  他叫?#26432;?清,出自山口组。

  若是换成旁人,谢文东也就不见了,但山口组的人找上自?#28023;?#20182;多少有些好奇,想看看他们究竟是何意图。

  ?#26432;?#26159;典型一说客,没?#19981;?#36825;前,已先笑得阳光灿烂,让人自?#27426;坏?#29983;出亲近?#23567;?br/>
  “谢先生,我?#38405;?#21487;是久仰大名,今天有缘相见,实在是三生有幸啊!”?#26432;?#30340;汉语十?#30452;?#20934;,出口成章,只听他说话,让人很难相信他会是个曰本人。

  谢文东打量他片刻,笑道:“?#26432;?#20808;生的汉语讲得不错!”

  ?#26432;?#31505;道:“?#20197;?#20013;国已生活快十年。”

  谢文东对他这人的底?#35206;?#24863;兴趣,他问道:“你这次来找我,是代表山口组吗?”

  “是的!”?#26432;?#31505;呵呵地点头道。

  “那么,你来找我谈什么呢?”在T市,谢文东曾和山口组拼过一场,干掉山口组不少人,之间的梁子早已结下。

  “我是来和谢先生?#36127;?#20316;的?#34385;欏!倍杀?#24179;和说道。

  “合作?”谢文东差点笑出来,问道:“我和你们山口组会有什么合作?”

  ?#26432;?#36947;:“现在东北?#38382;?#28151;乱,我们山口组可以帮助谢先生对付二十四帮,平定之后,希望谢先生?#24066;?#25105;们山口组在东?#34987;?#21160;,并做一些买卖。”

  “哈哈!”谢文东大笑,道:“不用山口组帮忙,我们文东会也一样能解决二十四帮。”

  ?#26263;?#28982;!”?#26432;?#28857;头道:“我绝对相信谢先生及贵帮会的实力,对付二十四帮,或许是轻而易举的事,但如果同时又要应对二十四帮背后所依仗的那个社团,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