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88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88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5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听了谢文东的话,沈春河吓得?#27426;?#21990;,连声说道:“不敢不敢,小弟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31227;?#39575;谢先生啊!”说着话,他目光低垂,看向谢文东推到自己面?#26263;?#25903;票。

  谢文东目光如炬,直?#22402;?#22320;盯着他一会,然后慢慢将手收回,淡然说道:“我要了解猛虎帮在大东地区的详细状况,包括具体的人数以及分布的情况,最快什么时候能给我确切的消息?”

  沈春河没?#26032;?#19978;答话,而是先状似的随意地拿起面?#26263;?#25903;票,低头一看,顿?#20415;?#20303;了。谢文东给他的?#20040;?#35753;他做事,这并不奇怪,令沈春河又惊又喜的是谢文东竟然一下子就给了他五十万,这出手也太大方了!他难掩心中之喜悦,?#25104;?#30340;笑容堆得更多,五官都快揪到一起。他拿着支票,手都直哆嗦,冲着谢文东笑道:“谢先生,这……这你太?#25512;?#20102;……”

  谢文东可没时间和他废话,淡然说道:“回答我的问题!”

  谢文东不是伍晓波,沈春河敢对后者不敬,但在谢文东面前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他手脚麻利地将支票揣进口袋中,然后收敛笑容,认真地思索起来,琢磨了好一会,他正色说道:“谢先生提出的要求,没问题,我肯定能办到,不过,我需要一些时间!”

  谢文东问道:“要多久/”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吧

  沈春河添了添有些发干的嘴唇,说道:“最快也得两,三天的时间。”

  谢文东点下头,说道:“好,我就给你两天的时间,两天之后,我要得到满意的结果,如果你给不出来,后果将不会是你能承受得起的,明白我的意思吗?”

  沈春?#30001;?#23376;一颤,连连点头,说道:“谢先生请放心,我?#27426;?#20250;给出令你满意的答复!”

  “很好!”谢文东微微一笑,随后?#28044;?#34955;里掏出钱夹,抽出一张钞票,放在桌上,接着站起身形,笑呵呵地说道:“两天之后,我给你打电话,到时,千万别让我失望!”

  “?#27426;ǎ欢ā!?#27784;春河连连点头。

  谢文东深深看了他一眼,说道:“?#19968;?#26377;事,先告辞了!”说完,他迈步向外走去,几乎在同一时间,咖啡厅的四周站起一群人,纷纷随谢文东走了出去。看着文东?#23835;?#20840;部离开之后,沈春河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谢文东的模样并不凶恶,身材也不魁梧,但是,他却能给人带来一股无形又沉重的压力。沈春河不?#25954;?#21367;入到文东会和猛虎帮的争纷中,但谢文东找到他的头上,他又不能不应允,他摸摸口袋中的五十万支票,?#37027;?#19968;下子又愉悦起来,打探大东区的猛虎帮情报,对于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只要自己做得干净,肯定不会被猛虎帮的人发现,轻轻松松赚得五十万,何乐而不为呢?想着,他嘴角挑起,又忍不住笑了。

  正当文东会在积极筹备,准备要向猛虎帮的大东地区的势力动手时,一个意想?#22351;?#30340;人给谢文东打来电话,李雪若。

  由于她求自己帮忙的事情已经?#24867;ǎ?#35874;文东以为她打电话来是感谢自己的,哪里想到,电话刚接通,李雪若就劈头盖点的怒声问道:“谢文东,你究竟在搞什?#22402;?你把?#24050;?#26657;的学生害惨了你知道不知道?”

  谢文东听得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疑问道:“李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有几名学生被一?#27627;?#28010;打成了重伤,现在都在医院里?#26412;齲?#22914;果他们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

  谢文东差点气笑了,?#27425;?#36947;:“李小姐,你的学生被打,和我又有什?#22402;?#31995;?”

  “和你没关系?你推的倒是干净,难道那不是你干的吗/被打的学生就是那几个卖毒pin的学生,我只是要你想办法让他们不要再卖毒pin,可是没让你下这么重的毒手,你别忘了,他们还仅仅是学生!”

  谢文东皱起眉头,颇感茫然,顿了片刻,说道:“这样吧,我将此事?#26159;?#26970;,然后再给你答复!”说完话,?#22351;?#30005;话那边的李雪若做出?#20174;常?#20182;已将电话挂断。随后,谢文东立刻令人去找伍晓波,?#26159;?#26970;究竟怎么回事。

  时间不长,伍晓波赶到谢文东的办公室,满面的疑惑,问道:“东哥,你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吗?”

  “东北大学那边的事你是怎么处理的?”

  伍晓波?#35835;算?#31070;,急声说道:“我让几名小兄弟过去,教训了那几个贩卖毒pin的学生?#27426;伲?#28982;后逼他们保证以后不再向学生卖毒pin了!”

  “下手很重吗/?”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吧

  “没有!其实都没怎么动手,只是吓唬吓唬他?#21069;?#20102;,那就是群?#27426;?#20107;的毛头学生,也不至于我们下重手!”

  这就奇怪了!谢文东边听边琢磨,难道,重伤学生的那些流氓不是己方这边的兄弟?等伍晓波说完,他又问道:“去东北大学那几个兄弟报抽社团的名号了吗?”

  伍晓波摇摇头,说道:“没有,我觉得没有那个必要吧?何况,教训几个学生,报出社团的名号,实在有?#24867;?#31038;团的脸。”

  唉!谢文东叹了口气,说道:“那个名叫李雪若的老师刚刚给我打来电话,?#30340;?#20960;个卖毒pin的学生遭到一?#27627;?#27667;的报复,被打成了重伤,现在已都住院了。”

  “扯淡”伍晓波老脸一红,急道:“东哥,我?#20999;?#24351;可没下那么重的手,那臭三八是在诬陷我们……”

  ?#22351;?#20182;说完,谢文东摆摆手打断他的话,然后幽幽说道:“其实这并不难解释。几个学生,去哪能弄到毒品,背后肯定有一群毒?#36137;?#23376;在遥控他们,那些毒?#36137;?#23376;哪能善罢?#24066;藎?#20182;们?#20063;坏?#25105;们,自然去找那几个学生算账了”

  伍晓波还真没想到这?#22351;悖?#24515;里只认为是李雪若血口喷人,他?#24189;?#22836;发,说道:“很有可能,东哥,那些事我们还管不管”

  一个猛虎帮就够令人头疼的了,谢文东实在不想也没有精力去?#20013;?#25630;别的事,不过他又事先答应了李雪若要把这件事解决,现在出现这样的插头,他无法袖手旁观,谢文东?#20405;?#25215;诺的人,当然,对敌人则是例外

  谢文东敲了敲额头,对伍晓波说道:“老伍,这回你亲自去趟东北大学,找到李雪若,把事情搞清楚,看看到底是那个帮派在搞鬼”

  “是,东哥”伍晓波答应的是心不甘,情不愿,。现在文东会正准备?#22402;?#29467;虎帮,他手边的活很多,本来就忙不完,现在又要去管这个烂摊子,他心里当然不会痛快,另外,他对李雪若这个女人没什?#26149;?#24863;

  谢文东看出他的心思,悠然一笑:“查出对方的身份之后,如果可能的话,就将其打掉,这样一来,也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听到这个,伍晓波立即来了精神,笑问道:“东哥,如果对方实力较强呢”

  谢文东耸肩说道:“那就再等等,等我们?#24867;?#29467;虎帮,然后再对?#31471;?#20204;”

  “?#26657;?#19996;哥,我这就去查”

  “恩,小心?#22351;恪?#22351;蛋是怎样炼成的2吧

  “我明?#20303;?#20237;晓波走了,去查打伤学生的那些混混们究竟是什么人,他带着几名得力的兄弟到了东北大学,通过电话,很容找到李雪若。他们两人互相看不顺眼,见面时也是话不投机,没几句,便又争吵起来

  最后还是伍晓波做出让步,提议去医院看看那几名学生,?#26159;?#31350;竟是什么人干的

  李雪若没有反对,随伍晓波一同去了医院

  受伤的一共是五名学生,其中有三人伤势较重,直到现在还没有苏醒过来,另外两人伤势较轻一些,可即便如此,当伍晓波见到那两人时,还是被他们的样子吓了一跳

  两人浑身的淤青,眼睛也封了侯,一个牙齿还掉了几颗,脑袋上都缠着厚厚的纱布,躺在病床上,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看到受伤的学生,李雪若气汹汹的说道:“都是你们干得好事”

  “你……”伍晓波刚要说话,可转念一想,把话又咽了回去,懒得和他做争辩。他走到两张病床之间,左右看了看,问道“你俩谁还能说话?”

  他不问还好,这一问,两名学生双双将头扭向一旁,看也不看他

  “嘿!”伍晓波差点气乐了,冷笑道:“你俩还真挺有默契的!我告诉你们,这件事还没完,就算你们幕后的人放过了你们,我们也不会就此罢休!”

  听了这话,两名学生同是一证,然后齐齐回过头来,怒冲冲地看着伍晓波。其中有一人嗓音沙哑地问道:“你是谁?警察?”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吧

  “哼!”伍晓波哼笑一声,说道:“你俩不用管我是谁,我只问你俩一件事,打伤你们的人是谁?他们是不是你们的幕后老板?”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