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41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41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5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那名南洪门干部听完他的话一愣,会面的时候,于华臣与对方都谈得好好的了,而?#19968;?#25215;诺要一天的考虑时间,怎么才刚刚分手就要做拼杀的准备了呢?

  看出手下兄弟的疑惑,于华臣笑呵呵地说道:“我是不会同意向文东会投降的,等一天的时间过了,恼羞成怒的文东会?#27426;?#20250;大举起来攻,提前做好准备还是有必要的。”

  “哦……” 南洪门干部面带难色,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虽然他嘴上说愿意与文东会死拼到底,可是真让他去这么做,马上?#20013;?#29983;惧意。他沉吟了好一会,方低声说道: “华哥,我看算了,文东会?#25340;螅?#32780;我们势弱,虽然我们暂时能占些优质,?#36824;?#25991;东会有源泉源泉?#27426;?#25588;军啊,而谁来增援我们呢?打下去,我们顶不了多长时间。”

  “呵呵!”于华臣悠?#27426;?#31505;,点头说道:“没错!我们如果能顶住文东会半个月都算是?#30007;?#20102;。?#36824;?#21363;便是投降,也不可能是现在,还得再等等!”于华臣有他自己的想法,为了投降之后能得到谢文东的重用,他希望趁现在这个机会,尽可能表现自己的能力,至于下面的兄弟,在他眼里只是?#27426;?#28846;灰,是他表现能力的工具。

  南洪门干部没明白他的意思,好奇的问道:“那……华哥准备等到什么时候?”

  于华臣揉了揉额头,慢悠悠说道:“至少,得等到这场伏打完之后的。”

  与于华臣会面完之后,文东会这边开始按兵?#27426;?#31561;于华臣给出答复。可是一整天的时间过去,南洪门那边始终都是风平浪静,看南洪门的堂口,根本没有要投降的意思,而于华?#23478;?#19968;直未打来电话。

  孟旬为此心中十分不满,于华臣这人怎么说话不讲信誉,无论你同不同意向已方投降,都应?#20040;?#20010;电话知会一声啊!最后,还是孟旬先给于华臣打去电话,询问他考虑得如何。

  接到孟旬的电话之后,于华臣连忙赔笑,说了一通无关紧要的客气话,?#36824;?#24403;孟旬问到他是否愿意归顺文东会的时候,后者的态度立刻冷淡下来,说道:“我既然已经加入洪门,当竭尽全力,忠贞不二,怎能三心两意,反?#27425;?#24120;呢?关于投降的话,?#29616;?#37325;以后不要再向我提起了!”

  听完这话,孟旬的?#20146;?#24046;点气歪了,这个于华臣实在是可恶至极,昨天晚上,是他自己提出来要考虑考虑的,今天倒好,反而责怪起自己来了!他强压怒火,幽幽说道:“于兄若是这么说,那我?#20405;?#33021;在战场上兵戎相见了!”

  “哈哈!”于华臣大笑,说道:“贵帮实力虽然强盛,?#36824;?#37027;能吓得住别人,但吓不住我!”

  孟旬眉头拧成个疙瘩,没有再说话,直接挂断?#35828;?#35805;。收起手机后,他忍不住怒骂一声:“可恶!”随后,孟旬找到谢文东,将自己与于华臣的通话大致进述了一遍。谢文东听后也很生气,面对反?#27425;?#24120;的人,谁的?#37027;?#37117;好不了。

  琢磨了一会,谢文东问孟旬道:“小旬你?#27425;?#20204;应该怎么做?”

  孟旬想也没想,正色说道:“东哥,以我之见,今晚就?#38405;?#27946;门的堂口下手,即使强攻不来,也要给他个下马威!”

  谢文东点点头,可随后又摇了摇头。他心里虽然也很气恼,?#36824;?#21364;?#29992;?#26092;冷静得多,于华臣的态度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必然是有所依做仗,如果现在去强攻,只怕未必会占得便宜。想罢,谢文东委婉地说道:“小旬,我们是不是等等再去进攻?”

  孟旬多聪明,听谢文东这么一说,也就明白了他的顾虑。孟旬深吸口气,尽量让心中的怒火平息下来,然后冷静地?#20843;?#20102;一会,说道:“东哥,?#38405;殼暗男问?#26469;看,南洪门不太可能在堂口附近设下埋伏,也不大可能再来新的援军,我们强攻进去,应该是没问题的。”

  “哦……”谢文东揉着下巴?#20102;?#20102;片刻,随即点头说道:“好吧小旬,这次进攻仍然由你来主导,?#36824;?#25105;需要带二百兄弟,给你做接应。”

  “接应?……”孟旬疑惑地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笑道:?#24052;?#19968;你强攻不下,撤退时到南洪门的追击,我可以带兄弟们接应你,顺便为你殿后!”

  孟旬哈哈大笑,说道:“我看东哥是多了,前面我已经进攻南洪门堂口两次,可皆是无功而返,撤退也很仓促,可是两?#25991;?#27946;门都没有追杀出来,说明他?#19988;?#26159;心存顾虑,不?#20063;?#29575;从堂口出来。”

  谢文东微微一笑,说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小旬,这?#25991;?#21548;我的。”

  孟旬耸耸户,无奈道:“好吧,东哥!”他虽然觉得谢文东这么做是多此一举起,?#36824;?#21518;者是老大,他只能无条件的服从。

  凌晨?#38477;?#36807;后,以谢文东、孟旬为首的文东会帮众倾巢而出,浩浩荡荡的向南洪门堂口冲去。

  路程过半,谢文东带着方天化,田启以及两百名兄弟留在原地,不走了,孟旬带领文东会的主力兄弟,没有停留,继续向南洪门堂口进发。

  很快,孟旬等人便到了南洪门堂口的近前,看的出来,南洪门对文东会的进攻也是早有准备,上下人员严阵以待,双方碰面之后皆无二话,当场便厮杀到了一处。

  于华臣临阵指挥的本事确实很不错,面对文东会凶猛的进攻南洪门人员沉着应对,丝毫没有显得混乱。

  jia战时间不长,堂口外的南洪门帮众放弃与文东会hun战,开始缓缓后撤,?#35828;?#22530;口之内。见对?#25509;?#29992;起龟缩防守的策略,孟旬随即下令,全力meng攻,务必要将对方的堂口冲出一个缺口。

  这时候,双方人员皆使出了全力,在人员相当的情况下,文东会战斗力强,而南洪门占有地利的优势,双方各有所长,打得也是势均力?#23567;?#36825;样的争斗最为艰苦,处于交战中心处的双方人员不时有浑身是血的伤者被同伴背下来。

  正在双方激战正酣时,梧州当地黑帮的援军又来了,这些小混混们的战斗力是不强,但是在双方实力相当的情况下,他们突然出现,也是可以改变场上的局势。

  孟旬早就算到本地黑帮会来帮忙,已做了相应的准备,小混混刚一出现,一?#28304;?#20196;的?#20063;?#22312;孟旬的示意下带着?#27426;?#20804;弟迎了过去。

  ?#20063;?#24102;领的人手?#27426;啵?#21482;三十来号,但都是在望月阁受过训的文东会精锐,双方刚一接触,小混混们就被?#35834;?#21313;余号人。见对方异常凶狠,小混混们大呼小叫的喊喝着,可一个个只是叫的厉害,真正上前拼命的却没有几个。

  随着小混混们加入争斗,场上的局面更是混乱,堂口的门口处于激战之中,外面也打得?#28982;?#26397;天。

  指挥作战的孟旬眉头拧成个疙瘩,赶来支援的小混混们倒是不足为虑,?#36824;?#21335;洪门顽强的防守却颇令人感到头痛,己方这么多人,却死活打不进对方的堂口,反而损兵折将,损失惨重。

  文东会这边感到困难,南洪门那边更是不轻松,面对文东会犹如潮水般的攻击,南洪门伤员更多,留在战场上的人?#24067;?#20046;都麻木了,只是在咬牙坚持?#25319;?br/>
  仗打到这种程度,老奸巨猾的于华?#23478;?#19968;个劲的擦冷汗,不时招呼身边的兄弟前压,决不能放一个文东会的人突?#24179;?#26469;。

  他正指挥着,忽听堂口大门处一片混乱,于华臣举目观瞧,只见堂口正门多出一个彪形大汉,这人两米开外的身高,皮肤黝黑,站在人群当中,如同一座能移动的小山。

  只是?#23545;?#30340;看着,于华臣就已感到丝丝的寒意,他忙拉过一名心腹手下,问道:?#25353;?#20154;是谁?”

  这名南洪门的干部顺着于华臣手指的方向望了望,暗暗咧嘴,低声说道:“看身?#27169;?#22914;果没错的话应该是格桑!”

  于华臣闻言,暗暗吸了口凉气,他没见过割伤,可是却听说过不少关于他的战绩,知道此人凶猛过人,常人难以匹?#23567;?br/>
  果然随着格桑的参战,堵在堂口大门处的南洪门帮众一阵混乱,格桑手中并无武器,但两只碗口大的拳头却?#28909;?#20309;武器都犀利,随着他双拳的挥舞,周围总会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以及骨头折断的脆响声。

  张望了一会,于华?#23478;?#29273;说道:“快想办法,顶住格桑,绝不能让他冲进来!”

  “是!华哥!”

  于华臣的几名心腹兄弟齐齐答应一声,带着留守堂口大厅的数十名南洪门人员冲了过去。

  知道格桑骁勇善战,身手过人,这些?#35828;?#22330;之后,并不与格桑颤抖,而是一拥而上,又是搂脖子又是抱腰,想把格桑?#24067;?#20986;去。

  格桑凭借自身力大,倒也不怕,只听他猛然大吼一声,数名大汉非但没有推动他,反被他顶撞的连连后退,周围人员见状,又冲上来十数人,顶住格桑。近二十号人与格桑一人较劲,就算他力气再大,也承受不了。

  格桑庞大的躯?#27426;?#26041;所推挤得连连后退,时间不长,已彻底被推出堂口大门。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