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九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九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为什么?”三眼挠了恼头发,没理解谢文东的意思,不解地问道。

  谢文东笑道:“二十四家帮会一起推出个盟主,为了什么?就是要在东北称王称霸,得到更多的利益嘛!别看他们说得好听,用不了多久,他们的本性就会显露出来,或许,他们不会先对我们下手,但是,那些小帮派可就倒霉了,他们将是第一个牺牲品。”

  三眼摇摇头,道:“可是东哥,那他们为什么一开始就和我们作对,打我们的场子,如果按你所说,他们应该是假意讨好我们,而不应该是把关系搞僵。”

  谢文东?#27425;?#36947;:“现在,他们还有再继续找茬吗?”

  三眼拿出手机,看了两眼,摇了摇头,说道:?#38712;?#26102;好象消停了,至少还没有收到各地兄弟们遭遇袭击的回报。东哥,是不是他们的目的达成了关系?”

  谢文东摇头笑道:“不知道,这点?#19968;?#27809;有想清楚。”

  回到D市,已是深夜,谢文东刚洗完脸,换?#30431;?#34915;,准备躺在床上,手机响了。

  接起一听,原来是东心雷打来的。“东哥,青帮又和我们全线开战了!”

  “哦?”谢文东一怔,青帮可真会找时机啊,早不打,晚不打,偏偏等自己到了东北之后,他们才开始打。他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不乐观。”东心雷道:“我们在各地的很多场子都遭受到攻击……”

  “是同时吗?”“没错!东哥,青帮显然?#24615;?#35851;的。”

  谢文东深吸口气,低头?#20102;?#19981;语。东心?#20934;?#38382;道:“东哥,你看,你是不是回来一趟?”

  “不可能。”谢文东摇头道:“我这边也有事情需要解决,最近?#27426;?#26102;间难以抽身。”二十四帮会叛乱,事情并不比青帮全面进攻北洪门小,?#22351;?#22788;理?#22351;保?#25991;东会就危险了。文东会是谢文东的根本,他接手被洪门,?#38405;?#20123;根深蒂固元老们的态度之所?#38405;?#24378;硬起来,除了老爷子那层关系之外,还因为他有文东会做倚靠。如果文东会发生意外,对他的损失不是大与不大的问题,而是关系到还能不能生存,还能不能在中国立足。他想了想,说道:“老雷,把五行兄弟抽调回来,暂时先缓解一下压力。另外,尽可能不要和青帮正面冲突,各地的场子,能守则守,守不了就退,保住人员的整齐最重要,一切都等?#19968;?#21435;之后再做决定。”

  “东哥,这样做对我们的损失太大了。?#21271;欢?#30340;防守,受损失的程度?#27426;?#20250;大过主动进攻的地方,而且把还没有作为的五行兄弟调回,间接说明谢文东当初把五行兄弟派到南方的决定是错误的,容易落人口实。帮会中任何人都可以犯错,惟?#35272;?#22823;不可以,这关系到老大的威信。

  谢文东当然也明白这?#22351;悖?#21487;是五行兄弟不回来,他实在不放心北洪门当前的?#38382;疲?#25152;以,他也只能认了。他叹了口气,说道:“老雷,?#27425;?#30340;意思做吧!”

  “好的!东哥,我就去给五?#20889;?#30005;?#21834;!?br/>
  “如果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发生,立刻给我打电?#21834;!薄?#26159;!”

  谢文东挂?#31995;?#35805;,睡意全消,他点着一根烟,走到窗前,慢慢吸起来。

  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巧合的事,他刚一离开北洪门,青帮就开战。谢文东手扶窗棱,轻轻?#20040;?#31383;面。他是秘密离开T市的,而且消息也封锁了,青帮又是怎么知道他离开的?莫非……

  烟抽到一半,他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一个词,釜底抽薪!

  刚开始,这些帮会高调袭击文东会在东北各地的场子,可等自己一回来,他们立刻停止了进攻,表面上看,因为他们达到了称霸东北的目的,实际上,会不会就是想把自己引回东北,?#20204;?#24110;借机进攻北洪门,如果自己回救,他们就再乱,让自己首尾不能相顾。若真是这样,出这个计谋的人可太毒了。

  二十四帮会叛乱,十有八九和青帮有关系!谢文东掐掉香烟,眼中精光一闪,随后变得幽深。

  他重新换好衣服,把三眼叫到自己的房间。

  时间不长,三眼衣衫不整,睡眼朦胧的敲门进来,打个呵欠,问道:“东哥,什么事?”

  谢文东问道:“张哥,叛乱的二十四家帮会有没有在D市的?”

  三眼不知道东哥为什么突然?#25910;?#20010;,想了想,说道:“有啊!那个狗屁盟主韩国庆的帮会林海帮就是D市的,还有小刀盟也是。”

  谢文东和林海帮、小刀盟的老大只是今天才见过一次面,以前没有接触过。他感觉周缘这人虽?#27426;?#33258;己充满敌意,但头脑过于简单,是被?#35828;?#26538;使的料,而韩国庆始终保持沉默,让人看不出深浅,这样的人最可怕。至于究竟哪家帮会与青帮勾结,谢文东一时间还猜想?#22351;劍坏靡坏?#28857;的去查。他问道:“周缘回D市了吗?”

  三眼摇摇头,道:“这点?#19968;?#19981;清楚,东哥,我让兄弟们去查一下吧!”

  谢文东点头道:“好!”

  三眼问道:“对了,东哥,查周缘干什么?是不是要干掉他?”在聚会上,周缘最能找茬,也最反文东会,?#35789;?#19996;哥不除掉这人,他也要准备动手了。

  谢文东笑道:“?#19968;?#30097;这二十四帮会中有与青帮勾结的。”

  “是吗?”三眼茫?#22351;潰骸?#38738;帮的势力还没有发展到东北吧?!”

  谢文东道:“可是,青帮有钱啊!有些人,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什么?#25214;?#37117;敢冒!”

  三眼点点头,道:“我明白了!东哥!”

  很快,三眼派?#35828;?#26597;的情报传回,周缘没?#35874;谼市,韩国庆也没?#35874;谼市,二十四家帮会的老大都留在A市,显然,他们是在商议事情。

  第二天,下午,周缘才回到D市。谢文东正想去找他,可是,还没有动身,周缘又走了,不过,他不是一个人走的,而是带走了小刀盟下的全部人员。

  小刀?#35828;?#28982;不是搬家,而是出去打仗的。谢文东看出这?#22351;悖?#20915;定先不找上周缘,而是暗中观察他们究竟要和谁打。

  没过两天,二十四帮会的人员一齐集中在A市,用人员众多来形容他们并不为过,人数达到近万。

  接下来,韩国庆要求A市各黑道的帮?#23835;?#20986;部分的场子,供新成立的东北兄弟联盟使用。

  场子就是钱,谁会好端端的把自己口袋里的钱分给别人,A市的各大黑帮没有一个理会他们的。当初同意成立东北同盟,是希望自己能占到些便宜,现在,便宜没有占到,反而要有损失,各老大对他们的要求蚀之以鼻。

  他们没把韩国庆的要求当回事,可很快便糟到二十四家帮会的报复性打击。

  二十四帮会抱成一团,共同组织人手,一夜之间,横扫A市的黑帮,到凌晨五点左右时,A市的地头蛇要么被?#20445;?#35201;么逃到外地,势力基本上已荡然无存。

  这只是刚刚开始,只是拉开序?#27426;?#24050;。接下来,二十四帮会好象加足马力的庞大机器,在东北横冲直撞,疯狂吞并中小型帮会。而且,在有所谓盟主的支持之下,使他们的吞并动作变得合情合理,光明正大。

  没出半个月的时间,二十四家帮会的实力都得到大副提升,旗下场子多一倍有余。在东北,风头正劲,士气如虹,隐隐有凌驾文东会之上的走势。

  这时候,那些当初赞同成立东北兄弟联盟的老大们开始后悔,人人自危,生怕二十四帮会的大刀哪天砍到自己脖?#30001;稀?br/>
  反观文东会,连日来开成了避难所,几乎所有?#27426;?#21313;四帮会打跑的老大都来找文东会诉苦,希望文东会能结束当前混乱的局面,再回到以前文东会一支独秀但却相对稳定的环?#22330;?br/>
  最主要的是,能把本来属于他们的场子再夺回来。

  二十四帮会越来越嚣张,惹得黑道怨声载道,对二十四帮会行经的指责也越来越多。

  对二十四帮的扩张,谢文东没有管,他在看,也在等,等那些帮会的老大们为自己当初所做的决定感到后悔,等有更多的老大来向自己恳求。

  文东会清闲,静观二十四帮在东北上串下跳,谢文东却没有闲着,这半个月来,他一直在遥控北洪门与青帮作战,在他的办公桌上摆的不是东北地图,而是北洪门的势力地图。

  无论文东会还是北洪门,都容?#22351;?#20986;现半点的差池,就象他的左膀右臂一样,缺了哪个都不?#23567;?br/>
  这天上午,谢文东在办公室里刚给东心雷打完电话,三眼走进来,先看了看桌面上摆放的已?#36824;?#30011;得乱七八糟的地图,小声说道:“东哥,四海帮老大、吉庆帮老大要见你。”

  谢文东头也不抬地说道:“我现在忙,没有时间。”

  三眼叹口气,又说道:“那我去打发他们,对了,还有个叫王建国的人要见你,我也一并推掉吗?!”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