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26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26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5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费尔南多这么说只不过是在虚张声势,吓吓谢文东而已,战争不是游戏,?#22351;?#23637;开,不是说结束就能结束的,而且前方伤亡重大,官兵心生仇恨,都已杀红了眼,即使费尔南多下达撤退的命令,前方的战斗人员也未必会很快执?#23567;?br/>
  谢文东现在不管那么多,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在故意诈自己,他微微一笑,摇头柔声说道:“总理先生不能撤兵!”

  “为什么?”费尔南多感觉好笑得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耸耸肩,说道:“没有为什么,我说不能,就是不能!”

  听闻这话,费尔南多火往上撞,再抑制不住?#20146;?#37324;的火气,?#25104;?#38452;?#20102;?#38081;,冷声说道:“谢先生,我想你忘记了?#22351;悖?#23433;哥拉的总理是我,而不是你!”

  谢文东站起身形,向前走了两步,双手一扶办公桌的桌案,说道:“没错!你是安哥拉的总理,你也能决定安哥拉许多事,不过,有件事恐怕总理先生未必能决定得了。”

  费尔南多一愣,凝视谢文东,疑声问道:“谢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经济!”谢文东双眼一弯,笑眯眯得说道:“如果我将东?#19988;?#34892;里的安哥拉国债全部抛出的话,我想,总理先生就不会在这里坐的这么安稳了吧?!”

  闻言,费尔南多?#25104;?#39039;变,下意识得站起身形,两眼眨也不眨得盯着谢文东。

  只见他这幅表情,谢文东便已然明白了国债的重要性,借着他昨天从德拉柯和李晓芸那里得到的信息,他又继续悠悠说道:“如果我把我手里的那些国债全部抛出,结果会怎样?安哥拉的货币将会大幅贬值,国家信誉?#19981;?#38543;之破产,外资撤离,进出口全面下降,社会通货膨胀,我想,到那时总理先生不仅在椅?#30001;?#22352;不稳,恐怕连整个安人运ZHENG党都会受其牵连吧?那时,总理先生可就不仅是安人运的罪人,?#19981;?#25104;为整个安哥拉的罪人,不要忘记,当初是你把安哥拉国家银行的股份买给我的!”

  费尔南多突然觉得脑袋翁了一声,如同被五雷灌顶了一般,愣在原地,表情惊骇、呆滞,直勾勾地看着谢文东,久久未语。

  他如此?#20174;Γ?#20196;谢文东心中更是有底,身子薇薇前探,对上费尔南多的目光,柔声说道:“总理先生,现在,你还想求和吗?”

  扑通!费尔南多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身子晃了晃,一屁股又重重地坐回到椅?#30001;稀?#20309;谓养虎为患,这就是养虎为患!当初费尔南多为帮谢文东得到安哥拉国家银行的股份花费了大力气,现在倒好,谢文东反而借此为依仗,转过头来要挟他。

  正如谢文东所说,他?#22351;?#25226;安哥拉的国债大量抛售出去,安哥拉的经济会受到沉重的打击,而费尔南多也难?#24736;?#31350;。

  静!办公室里一下子?#24067;?#19979;来,但气愤的沉重却令人?#20889;?#19981;上气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费尔南多回过神来,身为总理多年的他,应变能力也是极快的,他没笑?#24067;?#31505;容,冲着谢文东连连摆手,说道:“谢先生不要生气嘛,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34183;?#20122;军经常在边境挑起事端,打?#26469;?#20260;我方无数的边防军,我也希望能利用这次机会好好教训一下他?#29301;?#39034;便也彻底解决安赞之间的领土纠纷问题!”

  谢文东心中暗笑,这个费尔南多转变还真够快的!不过这也正是谢文东最想看到的结果。他微微一笑,提起裤腿,又慢慢坐回到椅?#30001;希?#21547;笑说道:“如果是这样,我想我和总理先生还有继续合作下去的必要。以后需要找总理先生帮忙的事情依然有很多,该给总理先生的,我绝对不会吝啬,不过总理先生如果想?#20040;?#36827;尺,或许想依仗什么来要挟我,那么,对不起,总理先生恐怕不仅什么都得?#22351;劍?#29978;至,连你的职位都未必能保得住!?#34987;暗?#26368;后,谢文东?#25104;?#31505;容消失,随之布起一层寒霜,两眼眯缝成缝隙,但却遮掩不住其中那精光四射的锋芒。

  费尔南多身子一震,这样的谢文东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高高在上、见?#23545;?#21338;的费尔南多也被谢文东犀利的眼神吓了一跳,?#25104;?#40657;漆漆的肥肉直颤动,下意思的微微垂头,避开他的目光。

  谢文东注视费尔南多片刻,随后抬起手来,看眼手表,站起身形,说道:“总理先生,该说的话我已经说完了,我要表达的意思总理先生想必也应该很明白了,?#19968;?#26377;事,先告辞了!”说完话,他扶了扶衣襟,转身向外走去。

  费尔南多想说话,可?#26263;?#22068;边,却一个字都没吐出来,眼睁睁看着谢文东大摇大摆的走出他的办公?#25671;?#20182;在椅?#30001;?#38745;静坐了好一会,长吁口气,同时皱着眉头,擦了?#28860;?#23450;的虚汗。

  谢文东以安哥拉国债为要挟,可以说是正中费尔南多的要害,真若是撕破脸来,谢文东倒是没什么,只是损失一些资金和在安哥拉的利益,而费尔南多则不然,不仅总理的职位保不住,连整个安人云zhengdang都会陷入极大的?#65308;?#20043;中,到那时,很多人都不会放过他?br/>
  这次会面,是谢文东和费尔南多首次的针锋相对,同时也彻?#30528;?#36716;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如果说以前费尔南多对谢文东客气有加,是因为他口袋里的钱,那么现在,费尔南多对谢文东又多了一层顾?#29301;?#32780;?#19968;?#26159;很深的顾虑。

  安赞战争越演越激烈,随着全面的爆发,国立优劣的重要性随之逐步显露出来。安哥拉军的后勤保障极为完善,前方出现损失和消耗,后方可源源?#27426;?#30340;进行补给,而?#34183;?#20122;军虽然是本土作战,但由于国立虚弱,饥荒眼重,?#30001;戏磟f实力倾向安哥拉军,使之阵线连连被突破,防御也一再向?#34183;?#20122;的内陆?#39038;酢?br/>
  战争打到这种程度,人们都已可以断定,安哥拉的取胜只是时间问题。

  见安赞之间的战争大局已定,安哥拉总理费尔南多又在自己的控制之内,不会再发生变数,谢文东不想在安哥拉继续耽误时间,准备启程返回中国。

  这天,清晨,谢文东正准备去东?#19988;?#34892;找李晓芸,详?#35206;?#26597;东?#19988;?#34892;所掌握的安哥拉国债数额,好做到心中有数,马戈伊找上门来,同时?#21246;?#26469;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黑人。这名中年黑人是光头,身材不高,身体十?#22336;?#32982;,圆圆的脑袋,圆圆的身子,?#23545;?#30475;去,活像一个大黑球。

  此人虽然其貌不扬,但架子可不小,脑袋扬得高高的,身边还跟有数名身材健壮的随行人员。

  到了别墅的门口,马戈伊含笑向中年黑?#35828;?#35821;了几句,然后?#20204;?#25151;门,推门而入。

  此时谢文东正在边看英文版的报纸边吃早餐,在餐桌的左?#19968;?#26377;?#33464;恕?#20851;锋、田启几人。

  谢文东的英文口语不错,但读起字?#20174;行?#33510;难,不是询问身边的?#33464;耍?#21518;这倒也是有?#26102;?#31572;。

  见马戈伊来了,谢文东呵呵一笑,稍微晃晃手中的报纸,说道:“马戈伊先生,来得好早啊,还没吃早饭吧,坐下来一起吃!”

  马戈伊快步上前,低声说道:“多谢谢先生,我已经吃过了。”顿了一下,他又压低声音地说道:“谢先生,我带来一个人。”

  “哦?”能让马戈伊领导自己这里的人肯定不简单,谢文东好奇地挑起?#27982;?#38382;道:“什么人?”

  “是个?#34183;?#20122;人。”马戈伊轻声说道:“这个人名?#24418;?#37027;卡洛,是当地反zf武装势力比较强一股的负责人。”

  “呵呵!”谢文东忍不住笑了,?#27425;?#36947;:“是?#34183;?#20122;反zf武?#26263;?他是怎么到安哥拉来的?”

  马戈伊正色说道:“乌那卡洛一直都在为安军提供帮助,他来安哥拉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和zf;谈?#26657;?#20182;为安军提供帮助,推翻现任zf;,回报是安哥拉扶植他上台从新组建zf!”

  谢文东对政治方面的勾心?#26041;?#27809;兴趣,问道:“那他来找我为了什么?”

  马戈?#20102;?#32824;肩,说道:?#20843;?#27809;有告诉我,只想和写先生亲自谈。”

  谢文东放下报纸,略微琢磨了一下,说道:“那好,让他进来吧!”

  “是!谢先生!”马戈伊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时间不长,他将那位中年黑人领了进来,对于别墅内部的华丽,中年人显得很意外,目光不时飘向左?#25671;?#39532;戈伊在他?#21592;?#21621;呵一笑,伸手说道:“这位就是谢先生!”

  顺着马戈伊手指方向,中年黑人抬头一瞧,正好对上谢文东亮晶晶的眼眸。

  两人相互打量对方一番,随即走到一起,礼貌性的我了握手,中年黑人咧开嘴巴,抢先用流利的英语说道:“我对谢先生是仰慕已久了!”

  想?#22351;?#36825;个矮粗胖的中年黑人能说出一口标准的英语,谢文东倒是?#34892;?#24778;?#21462;?#20182;不知道,作为曾经是英殖民地的?#34183;?#20122;,其官?#25509;?#35328;就是英语。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