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14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14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5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这该死的?#19968;?”看着田启?#24230;?#30340;背影,方天化大嘴一咧,没好气地嘟囔一声。

  田启临阵倒戈,出其不意的杀掉尤春平,血杀的突然?#32972;?#23558;南洪门的追兵杀得大败,这仅仅是战场的一角而已,随着他们这边激战的展开,早已经埋伏在夜总会周围的文东?#23835;?#21592;齐齐冲?#32972;?#26469;。

  此时,南洪门将春?#23478;?#24635;会团团包围,而随后出来的文东会则是将南洪门连同夜总会一起围。南洪门人员被突如其来的敌人杀了个措手不及,准?#35206;?#36275;,仓促迎战,正个阵营都显?#27809;?#20081;不堪。而文东会这边却是有备而来,?#30001;?#21448;是出现在对方的背后,刚上一来就占足了便宜。

  由于双方都动用了主力,人员太多,战场也分成了数块,不过在各个战场上,南洪门的?#38382;?#37117;不容乐观,尤其是得知堂主尤春平被杀的消息之后,南洪门人员的?#20998;?#24613;速下降,人心惶惶,不知的该战还是该撤。

  坐镇于后方的那伟在第一时间也听到了田启趁乱杀尤春平的消息,他?#35835;?#29255;刻,猛然尖叫一声:“不好,我?#20405;?#35745;了!”他刚想下令撤退,可是话还没有出口,文东会的人就杀了出来,向夜总会方向望去,只见双方人员混战在一处,场面怎是一个乱字能形容,这时候再想全身而退,已然没有可能。

  那伟反应极快,权衡一下其中的利弊,立刻意识到现在的?#38382;?#23545;己方极为不利,若坚持下去,弄不好就得全军覆没,此时撤退,虽然会遭到对方的追杀,损失必然惨重,但总比让兄弟们都交代在这要强得多。

  想罢,那伟拿出电话,拨打给前方指挥作战的头目,传令下去,全体人员马上撤退,?#22351;?#32829;搁。

  下完命令之后,那伟探着脑袋,又想夜总会方向观察一会,隐隐约约中,只见身穿黑衣的文东?#23835;?#21592;如同下山的?#31361;ⅲ?#22312;霍霍刀光中,身穿白衣的己方兄弟成片成片往下倒。那伟忍不住打个冷战,对开车的司机急声道:“兄弟,调头,快走!”

  “是!那大哥!”司机这是亦是吓得?#25104;?#33485;白,片刻都未敢停顿,听完那?#26263;拿?#20196;,立刻启动汽车,掉头想原来撤回己方堂口。

  哪只汽车才刚刚启动,突然之间,一辆大型号的卡车从其后方呼啸而来,卡车没有鸣笛,不过马达的轰鸣声以及车体挂风的声响,离得好远都能听得到。那伟耳朵灵敏,扭头一瞧,三魂七魄吓得飞出一半。

  后面的那辆大卡车正式冲着他所坐地面包车而来,之间的距离只剩下十?#35813;?#36828;,但对方缺没有丝毫减速或者避让的意思。暗叫一声糟糕!那伟想也没想,身子前探,一把将侧前方的车门拉开,接着,身子如同一根离弦之箭,直挺挺的窜了出去。

  扑通!轰隆——那伟窜出汽车,足足摔出两米多远才滚落在地,几乎同一时间,那辆大卡车已行到面包车的近前,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闷响,面包车像是被射出膛口的炮弹,四轮离地,直直飞了出去。

  咔嚓!哗啦啦!由于卡车的惯性太大,碰撞后产生的力道足足将面包车推飞出十米开外,才算落到地上,在一连串的声响中,面包车如同一只破沙袋包,在地上又翻滚了七、八圈才算轰?#22351;?#22320;,这时再看面包车,整个车体都已经扭曲地变了形,?#25169;?#30340;玻璃以及零件散落?#22351;兀?#22312;车厢铁皮的缝隙中,有鲜红色血汩汩流淌出来。钢铁打造的汽车尚且变形成这样,里面的血肉之躯的人其情况也就?#19978;?#32780;知了。

  那伟趴在地上,看着残破不?#26263;?#38754;包车,嘴巴大张,半响回不过神来。虽然他是老将湖,虽然他经历过无数次的大风大浪,也有过无数次的?#35272;鍰由?#20294;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24535;?#36807;。

  咯吱!在刺耳的刹车声中,卡车缓缓停下,接着,从其副驾驶座位上跑下一人,下地之后,身子微微有些打晃,他看都未看趴在路边的那伟,快步走到卡车的后方,将集装箱的门打开,接着手指那伟所在的方向,大声吼道:?#26263;?#23376;在那边,兄弟们上!”

  哗啦啦!在急促的脚步声中,集装箱里至少窜出二十号穿黑衣,手持片刀的文东?#23835;?#21592;,这些人下了车之后,提着?#19968;錚?#30452;奔那伟冲去。

  那伟如梦方醒,吓得急忙从地上站起,摸了摸身上,想抽刀应战,可是突然之间他发现片刀在自己跳车的时候已不知摔到哪去了。他心头一颤,见对方已快冲到自己近前,他二话没说,转身就跑。

  文东会众人?#30446;?#25918;他离开,紧随其后,穷追不舍。

  那伟以身手见长,此时又是生死关头,自然发挥出了全力,他速度奇快,几个箭步窜出,便将后面的文东?#23835;?#21592;甩出?#27426;?#36317;离。正当他想逃离的时候,忽然前方车?#25340;?#20142;,一行人站在道路的中央,为首的一位,不是旁人,正是最令那伟?#24535;搴图?#24814;的谢文东。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背着双手,悠悠说道:“那兄,?#20197;?#36825;里已等候你多时了!”

  哎呀!看到谢文东,那?#26263;?#33041;袋顿时嗡了一声,他向谢文东的左右看了看,除了有五?#23567;?#34945;天仲等其贴身的随从之外,在谢文东身边还站有一人,正是一只眼睛封了侯的田启。

  这时候,那伟早已把一切都明白了,田启根本不是被文东会打伤的,他也不是来找己方帮其报仇的,这一切只是一场勾引己方上?#26412;?#24515;布置的苦肉计罢了。

  “好个卑鄙无耻的田启!谢文东,你好狠、好毒的手?#20255;?”那伟收住脚步,两眼喷火,气急败坏得大声咆哮道。

  谢文东上前一步,说道:“那兄,俗话说的好,兵不厌诈!你落得今天这个下场,完全是你自找的。”

  那伟又气又惧,就在他耽搁的?#24067;洌?#21518;面的文化会追兵也到了,呼啦一声,二十多号文东?#23835;?#21592;将那伟团团围住,众人相互看了看,随着其中一人的喝喊,二十多名大汉齐齐抡刀,向那伟扑杀过去。

  若是在平时,那伟手中若是有wu器,应付二十多号?#35828;?#20063;没问题,但现在他中了谢文东的全套,深处困境,?#37027;?#24908;乱,?#30001;霞一?#20002;失,再和文东会的人厮杀起来,便显?#27809;?#25163;忙脚,难以招架。

  打斗时间不长,那伟身上的衣服便已划开数条口子,虽然未?#35828;?#30382;肉,不过模样却是狼狈不堪。谢文东含笑观战,暗暗摇了摇头,说道:“那兄,我敬重你是个人才,可以考虑不杀你,不过,你现在必须马上投降,带着你手下的兄弟们!”

  “放屁!”战团之内的那伟边应?#31471;?#38754;八方的片刀,边怒声吼道:“谢文东,老子告诉你,我宁死不降……”他话音未落,随着?#22351;?#19968;声,胸?#26263;?#34915;襟?#30452;惶?#24320;一条口子。

  那伟吓得?#25104;?#19968;变,再不敢?#20013;?#21435;?#26032;?#35874;文东,小心翼翼地应对周围如狼似虎地文东会众人。

  又争斗了一会,处在漩?#20804;?#24515;地那伟有些绝望了,之间周围文东会的人越聚越多,而己方的兄弟却一个都看不见,若是这样下去,自己不?#27426;?#26041;砍死,也得被活活累死。他正琢磨着,一个不留神,胳?#20179;?#34987;一把侧面偷袭而来的片刀划出一条口子。

  伤口不深,但却疼痛钻心,那伟忍不住怪叫一声,不过疼痛感却刺激起了他的求生**,心思一转,暗道自己这回只能豁出去了!恰巧这时,又一把片刀由他身后狠狠砍来,那伟故作骇然,躲闪的动作稍慢了半怕,扑,这一?#20405;?#20992;,在那?#26263;?#36523;后足足挑开了一条进尺长的大口子,鲜血?#24067;?#23558;他背后的衣服染红好大一片。

  伤口看?#25340;?#30446;惊心,但是那伟以避开了要害。他夸张的嚎叫一声,就势向前?#35828;梗?#21608;围的文东会众人见状大喜,一拥而上,一个各高举着手中的片刀,作势要劈砍下去。

  如果这些片刀真砍着那伟身上,就是他是神仙也没救了,不过此时谢文东猛?#27426;?#21917;一声:“住手!”

  听到话音躺在地上假?#25226;?#22852;一息的那伟长处一口气,他这是在赌?#30007;?#25991;东要留下自己活口,他很?#20197;耍?#36824;真度对了。

  谢文东?#38405;?#20255;没有丝毫的感情,之所以喝住手下兄弟,是因为那伟还有利用价值。毕竟南洪门的人力仍有许多,只要自己抓了那伟,便能不费一兵一卒,轻松取得南宁。

  他眯着眼睛,看了看受?#35828;?#22320;不起的那伟,说道:“把他拉起来!”

  “是!东哥!”两名文东会小弟?#36861;?#20992;交于左手,来到那伟近前,一个人馋住他一只胳?#29627;?#23558;其硬生生拽了起来。

  伤口受力牵动,那伟疼的怪叫一声,冷汗随之流了出来,他耷拉这脑袋,好学身上已?#22351;?#21147;气都没有,,任人宰割。

  两名文东会小弟相见一笑,接着,拖着那伟走出人群,直射谢文东而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