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00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00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当天下午,谢文东、刘波、姜森等人坐车在南宁的城东巡视。南洪门在城东据点内的人员不是很多,但几处据点的分布却十分集中,动一则牵动全部,极难下手。在刘波的指引下,谢文东大致查看了一番,最后暗暗摇了摇头,几处据点,哪出都不容易打。谢文东颇感为难,转念一想,打不了南洪门的据点,只能退而求其次了,先拿下一处大的场子再说。想罢,他对刘波说道:“老刘,南洪门有没有偏远?#22351;?#30340;场子?”

  刘波想了想,摇摇头,说道:“据我所知,南洪门的场子都集中在市中心一带,可以说占了全市最好的地方,如果想?#31227;?#36828;一些的,?#19968;?#24471;再仔细去查一查。”

  谢文东眼珠转了转,摆手说道:“不用查了,?#21364;?#25105;过去再说!”现在谢文东急于在南宁找到落脚点,无论是谁的场子,只要能将其打下来一处就?#23567;?br/>
  刘波点头应是,开车直奔东?#20960;?#36817;而去。到了滨湖路一带,谢文东边注视着窗外边让刘波减缓车速。滨湖路这边学校较多,相对繁华一些,街道?#33050;?#30340;网吧、酒吧、迪厅不少。谢文东问道:“老刘,知道这里属于谁的地盘吗?”

  刘波到南宁也只是几天的时间,对这里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听完谢文东的文化,他微微摇头,拿出手机,说道:“东哥,我先问一下下面的兄弟!”

  “嗯!”谢文东点点头。

  刘波给暗组人员打去电话,他低声交谈了一会,随即放下手机,对谢文东说道:“东哥,这里不是南洪门的地盘,不过情况有些复杂,目前有好几个小帮派在争抢这里。”

  谢文东?#35835;?#19968;声,问道:“知道是哪几个帮派吗?”

  刘波点头说道:“我已经让熟悉这里情况的兄弟赶过来了,一会就能到。”

  “好!”谢文东含笑点头。

  汽车在路边停下,等候时间不长,一名穿着T恤衫,学生打扮的青年走了过来,到了车前,向左右看了看,随后拉开车门,钻了进来。

  进来之后,他先是冲着谢文东点头施礼,然后又向刘波问好。谢文东打量青年,此人模样普通,毫无出奇之处,在他的印象中,暗组的人员都差?#27426;啵?#20960;乎都是混在人群里没人再会多看一眼的?#20405;幀?br/>
  谢文东笑呵呵的问道:“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面色一正,说道:“东哥可以叫我小李。”

  谢文东笑问道:“你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

  自称小李的青年点下头,说道:“自到南宁,我就一直在这边,认?#35835;?#20960;个当地的小混混,也了解到当地不少的情况。”

  谢文东扬头说道:“讲一讲。”

  滨湖路这边的情况确实很乱,一共有三个帮派在此处勾心?#26041;牵?#26126;争暗斗,不过三个帮派的实力都不强,不?#22351;?#35805;早就去争抢市中心的地盘了。三个帮派?#30452;?#26159;和?#21482;帷?#27491;义帮以及永顺帮。在此三帮中,和?#21482;?#30340;实力最强,也最成?#20302;?#21270;,另外两帮则相?#20113;?#24369;,人员的管理也十分松散。三帮从年前就为了争夺该地的场子而产生了矛盾,之间发生的大小火拼已算不清有多少次了,直到现在仍处于你死?#19968;?#30340;敌对状态。

  仔细听着小李的讲述,谢文东心理默默核计着,等他说完,他问道:“和?#21482;?#26377;多少人?”

  小李挑起目光,想了一会,说道:“应该有一百多人吧!正义帮和永顺帮的人要少一些,战斗力也弱,每次与合子会发生火拼,吃亏的大多都是这两个帮派。”

  谢文东扑哧笑了,心中暗道:柿子也是挑软的捏为好啊!想罢,他挠挠头发,说道:“带我去看看正义帮的场子。”谢文东为首先将目标选在正义帮身上,一是它实力若,再者谢文东听这个帮派的名字不是很顺耳。混黑道的,何来正义可言?

  小李闻言,忙点头应是。在他指引下,众人坐?#36947;?#21040;一条不是很宽的小街道内,街道?#33050;裕?#32593;吧林立,行在路上的大多都是年岁不大的学生,走到街道中段时,小李指指路边的一家门面不小的酒吧,说道:?#32610;?#37324;是正义帮的场子。”

  谢文东透过车窗瞄了几眼,甩头道:“再去看看其他的场子。?#26412;?#21543;再大,毕竟还是酒吧,里边的空间有限,装不下己放那么多的兄弟,谢文东对此处不是很满意。

  小李摇头,说道:“没有了,东哥,正义帮目前只剩下这一?#39029;?#23376;。”

  “恩?”谢文东挑起眉毛。

  小李解释道:“就在两天前,正义帮的另一个场子已经?#32531;妥只?#25250;了去,现在他?#20405;?#21097;下这一个场子,看样子,也是坚持不了太久了。”

  “哦!”谢文东点点头,目光扫过姜森和刘波,笑道:“我看咱们暂时就把目标定在这里吧,把此处先拿下来,让兄弟们好能有个落脚聚集的地方。”

  ?#22351;?#21016;波说话,姜森抢先赞同道:“好!就按东哥的意思做!”自进入南宁以来,姜森的心一直都是提到嗓?#21451;郟?#29616;在听谢文东说不打南洪门的场子,该打小帮的?#30528;蹋?#23004;森心里长松口气,想也没想,连声赞同。

  刘波白了他一眼,仔细琢磨了片刻,点头说到:“东哥,可行!”

  “那好,就这么定了。”谢文东转头?#24066;?#26446;道:?#32610;?#20041;帮现在还剩多少人?”

  “大概三、四十是有了。”

  “哈哈!”谢文东仰面大而笑,悠悠说道:“今天晚上,搞定他们”

  “是!东哥!”众人齐声答道。

  这种几十人的小社团,谢文东等人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想灭掉他?#29301;?#21644;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20303;?#30333;天无话,晚间,十?#22351;?#24038;右,谢文东带上姜森、袁天仲、无行以及十几名血杀兄弟直奔正义帮的酒吧而来。

  他们前脚刚到,还没有来得及下车,只见街道另一边车灯?#20102;福?#34892;?#27425;?#36742;面包车,到了酒吧门前,面包车一齐停下,接着车门打开,从里面跳出四十多号手持片刀、棍棒的小混混。这些人即不叫喊,也不吆喝,拎着?#19968;?#30452;冲冲就向酒吧里面?#22330;?br/>
  “东哥,这……”袁天仲皱着眉头,苦笑着看向谢文东。

  谢文东也乐了,自己来的还真不是时候,刚好被别人捷足先登了。他正琢磨己方要不要插手的时候,先冲进酒吧的混混们又都退了出来,接着,又是一帮混混从里面反杀出来,双方人员在酒吧门口相互破口大骂,时间不长,两边人不约而同的一拥而上,展开了混战。

  小混混们的拼杀和南北洪门之间的争斗不一样,他们手中虽然有刀,但一般情况下不会下死手,更不敢将人置于死地,看到谁不行了,小混混们会一拥而上,用刀在其身?#19979;一?#32780;不是要命的劈?#22330;?#25152;以小混混?#20405;?#38388;的争斗虽然激烈,也?#20889;虻没?#36523;是血的,但到医院缝几针就没事了,出来之后还是活蹦乱跳的。

  谢文东等人是来抢场子的,现在倒好,坐在?#30340;冢?#25104;了坐山观虎斗了。

  看着外面的小混混们你?#27425;?#24448;,大的没完没了,?#30340;?#30340;姜森等人皆坐不住了,不时地低头看着手表,嘟囔道:?#32610;?#20040;几个人,怎么打起来要这么久?”

  谢文东笑了,对司机说道:“开车,我们先走吧!”

  姜森一愣,疑问道:“东哥,我们不抢场子了?”

  谢文东耸肩说道:?#20843;?#20204;还没打完,惊诧就的来,我们现在到别的地方避一避,免得引来麻烦,等会在回来!”

  “嗨!”姜森泄气地叹了一声,顺便将带着手上的黑皮手套也摘了下来。

  正如谢文东所料那样,他们刚走时间不长,惊诧就到了,在深夜里,警笛的鸣叫声离好远就能听到。原本大的不可开?#22351;?#23567;混混们顿时放弃争斗,做鸟兽散,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偌大的火拼现场,转瞬时间便人去楼空,剩下的只有没来得及带走的片刀、棍棒、鞋子、还有片片血迹。

  警察对此事似乎也司?#21344;?#24815;了,到了之后只巡视了一拳,将残留的道具拿起,时间不长就收队了。

  警察走后,过了半个钟头,谢文东等人坐车又转了回来。停在就把门口之后,谢文东拉着车门笑道:“有人先为我们打了头阵,这仗就更好打了!”

  众人闻言,皆咧嘴而笑。姜森上前拉住正要下车的谢文东,说道:“东哥,你在?#36947;?#31561;等,由我和兄弟们去搞定就可以了。”

  知道他关心自己的身体,谢文东轻声笑了笑,说道:“老森,我没事。再说,我进去也?#27426;?#25163;,只是看看热闹!”

  他这么讲,姜森也不好多说什么,回头看了五行兄弟一眼,示意他们保护好谢文东。

  酒吧门口发生异常火拼,酒吧里的客人也吓?#38376;?#20102;七七八八,所剩无几,这时,谢文东等人进来了。

  以为来了新客人,原本无精打采的服务生立刻迎上前来,笑容满面地问道:“先生,你们几位?”

  谢文东等人都是西装格律的,和小混混闷的大半不一样,服务生还真把他们当成了喝酒的客人。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