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90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90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胡悦冷眼看着说?#26263;?#37027;名大汉,冷生问道:“什么情况?”

  那大汉正色说道:“你们在云南的势力不是已经被文东会给打跑了吗?可也没见文东会会对当地的各帮大下杀手啊!你说文东会将进入百色之后会对我们动手,这么讲根本就是毫无依据,在危言耸听嘛!”

  众老大们闻言,纷纷将目光投向胡悦,看他如何解释。

  胡悦?#25104;?#38590;看,表情阴沉,他握了握拳头,冷笑一声,说道:“?#20405;?#26159;文东会还没有倒出时间罢了!”紧接着,他挑起眉毛,直视大汉,话锋一转,疑问道:“朋友,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到底?#21916;?#32943;帮我洪门?”

  那大汉耸耸肩,说道:“如果胡兄如此蛮不讲理,那么对不起,我手下的兄弟一个都不会借给你们!”

  “放肆!”胡悦冷然怒喝一声,两眼冒着凶光,用力的挥了下手,随他的动作,站于会场?#35762;?#30340;南洪门帮众中冲出数名膀大腰圆的汉子,直奔那大汉而去,大汉见势不好,理科站起身?#21361;?#20182;带来的两名手下兄弟也双双护在他左右。

  大汉瞪圆眼睛,看着胡悦,怒道:“胡悦,你要干什么?”

  站在台上的胡悦伸手指了指他,冷声道:“你妖言惑众,?#30475;?#22842;理,破坏我洪门和各老大?#20405;?#38388;的关系,你这等小人,留你作甚?杀!”

  大汉的两名手下哪是南洪门帮众的对手,连抵抗都为来?#30473;?#20316;出,便被蜂拥而至的南洪门帮众按到在地,大汉见对方动了杀意,暗叫一声不好,转身刚要想歪跑,就在他回身的?#24067;洌?#21018;好一名从他背后上?#26263;?#21335;洪门人员撞了个满怀,同时,那人是厚重的钢刀也深深的刺进大汉的肚腹内。

  扑!这?#22351;?#21050;得结结实实,?#37117;?#20174;大汉的后腰探出,鲜血顺着钢刀的血槽扑扑直喷。

  “啊——”大汉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接着,身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扑通!随着大汉倒地的闷响,周围发出一片惊呼声,众老大们谁都没有想到,向来软弱,平和的南洪门这次竟然变得如此强硬,疯狂起来,会在吴立风的生日宴会上突下杀手,一时间,与会的众老大们纷纷站起身?#21361;?#20854;各自的随从也皆把身上的?#19968;?#25487;了出来,一?#24067;洌?#27668;氛融融充满喜气的生日宴会立刻被浓浓的血腥和火药味所掩盖。

  卡布比其他老大要沉稳一些,他坐在椅?#30001;?#27809;有动,只是?#25104;?#38081;青,眼神冷冰的几乎能冻死一头大象,南洪门现在是明摆着胁迫自己这些老大们出力帮他们,软的不行就开始动硬的了,这哪是生日宴会,简直就是鸿门宴嘛!

  他越想越气,用拳头狠狠的一砸桌面,作势要起身,在他身边的谢文东抬起手来,按住他的胳膊,笑眯眯的摇了摇头,卡布虽然和谢文东只是刚刚才认识,但对他却有种说不出来的信任感,这或者是因为他?#25104;?#20174;容不迫的微笑,也许是因为他身上与众不同的独特气质。

  “小兄弟,你为何拦我?”

  谢文东低声说道:“这场宴会是南洪门举办的,以先咱的?#38382;?#26469;看,他们是早有准备,埋伏下了众多帮众,卡布老大现在出头,可不是明?#20405;?#20030;啊!”

  细细一琢磨他的话,卡布暗道一声有理!不过他嘴上依然强硬,疑问道:“如果我硬是出头,小兄弟你认为他们敢对我下手?”谢文东收敛起笑容,环视周围的南洪门的帮众,幽幽说道:"大难临头,南洪门的人已经变得疯狂,根本不?#23835;ゼ平?#20160;么后果,这时候,他们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卡布来大,你还是小心?#22351;?#30340;好."

  谢文东阻拦卡布,倒不是在乎他的死活,而是觉得他有利用的价值,卡布?#38405;?#27946;门充满?#25490;?#26021;和不满,那就代表着他不会?#24066;那?#24895;的和南洪门站到一起,象他这样的人,己方能拉拢就拉拢,以后绝对会?#20889;笥么?

  卡布点?#35828;?#22836;,挺起的腰身又缩了回去,这时,他简直把谢文东当成自己智?#20381;?#30475;,他问道:"小兄弟,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先迎合南洪门,一切都等脱身之后再从长计议!"谢文东淡然说道.

  "对!"卡布重重点?#35828;?#22836;.

  谢文东看着台?#19979;?#38754;?#34987;?#30340;胡说,自言自语地喃喃说道:"?#34987;?#28781;即将降临的时候,其?#32610;?#24448;往就是疯狂."

  卡布?#25104;?#38378;过一丝诧异,扭头惊讶的看着身边的谢文东.

  "吴立风!胡说!,你们究竟要干什么?为什么杀人?"一名中年老大此时候气德满面通和弄感,指点着吴立风和胡悦大声质问道.

  吴立风这时坐不住了,站起身形,满面堆笑,连连摆手,说道:"各位老大,大家先坐下,我们慢慢谈!"

  "谈个p!我看你们南洪门就是?#35805;?#22909;心!我?#20146;?"?#20405;心?#32769;大带着手下人转身就要向外走,胡悦冷哼一声,说道:"走?没有我的?#24066;?今天谁tmd都别想走!"说着话,他大喝道:"兄弟们,都别cang着了,出来吧~"

  随着他的令下,只见他背后的屏风后?#25509;?#28044;出来数十号手持利刃的南洪门帮众,与此同时,会场的大门一开,从外面也冲进去数十号的南洪门人员,这还仅仅是一部分,向走廊里看,人头涌涌,黑压压的一片,也数不清有多少南洪门的人。

  看到这,众老大们皆都傻眼了,南洪门这回是动真格的了,竟然毛副了这么多人,自己要是想硬冲出去,基本没有可能.

  "胡悦,你究竟要干什么?"

  "干什么?"胡悦身子抖动着,五官扭曲,凶芎?#19979;?咬牙切齿地说道:"实话告诉你们,我们与文东会作zhan,你们帮也得帮,?#35805;?#20063;得帮,如果想眼睁睁看着我们去死,嘿嘿,今天我就?#20154;?#32473;为?#19979;?拉你?#20146;?#38506;葬!"

  "你你"有不少老大已气得说不出话来,想大骂胡悦几句,可又畏惧周围那些真刀真枪的南洪门人员,一个字也骂不出来.

  "吴立风,胡悦,你们这么做简直就是毫无道义,会被同道的兄弟取笑"那名中年来大不服气地又开始叫喊,可?#22351;?#20182;把话说完,胡悦?#22351;?#24618;叫一声,身子前探,伸手指着中年老大的?#20146;?疯狂地吼叫道:"道义?狗p道义!杀,杀,杀!给我杀了他!"

  南洪门帮众可不管那些,也不在乎对方是谁,只按命令做事,十数名南洪门人员三?#35762;?#20570;?#35762;?#20914;到中年老大近前,二话没说,抡刀就砍,可怜?#20405;心?#32769;大以及几名手下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便纷纷倒在阴森雪白的刀光下,鲜血将地面的大理石染得通红.

  眨眼工夫,已有两名老大在众目睽睽下被杀,南红门的手段即疯狂又残酷,但也有效地震住在场的每一个人.

  谢文东身后的袁天仲嘴角挑了挑,对?#21592;?#30340;刘波低声说道:"刘哥,南洪门耍起狠来,和我们也差不了多少啊!"“哼!”刘波哼笑一声,说道:“滥用武力,?#27426;?#24471;恩威并施,得?#22351;?#20154;心不说,只能增加这些老大们对他们的厌恶与憎恨,南洪门这是在饮鸩止渴,他们在百色的日子长不了了。”

  “呵呵!”袁天仲轻笑着点?#35828;?#22836;,这时,做白脸的吴立风又连连向众人摆手示意,打着圆场,含笑说道:“各位都做,各位都做嘛!有事我们慢慢谈,慢慢谈!”

  这回他的圆场倒是起了效果,众老大们?#25104;?#38590;看,,一个个穿着粗气,又慢慢做回到椅?#30001;稀?br/>
  见状,吴立风长松了口气,他还真怕事情闹僵,?#22351;?#20247;人不顾死活就是要向外冲,难道自己这边还能把这些老大都杀掉吗?他笑呵呵的说道:“对嘛,大家都坐下来,有事好商量,我和各位老大也都是老相?#35835;耍?#22312;百色这一亩三分地,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没有必要闹到动刀动枪,只要这次各位能帮我度过难关,我吴立风将铭记各?#22351;?#24681;情,日后?#27426;?#25253;答各位!”

  他这番?#26263;?#26159;出于真心,只是在此时此刻这种情况小下,听在众人的耳朵里却变了味道,活像是在讽刺自挖苦自己,众老大们的?#25104;?#20063;随之变得更加难看。

  胡悦向吴立风使个颜色,示意他不要再多言,他转头看向距离台子最近的?#20146;?#30340;卡布,没笑挤笑,放柔声音,客气地问道:"卡布大哥,我现在倒是很想听听你的意思,你是想帮我们洪门还是打算坐视不理?"

  卡布绝对是关键,他的意想能左右很大老大,如果他肯站在自己这边,那就再好不过了,如果他不肯己方,那就?#30473;?#26089;铲除,除掉隐患的同时,也能起到杀鸡给猴看的威慑做用,胡悦是彻底豁出去了,而且也打定了主意,今天凡是不肯帮己方的,一律杀不赦,绝不留情

  由于事先已得到了谢文东提示,卡布心里恨得咬牙,可?#25104;?#27809;有表露出来,他本想暂时答应对方,可是谢文东却拉了拉他的衣角.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