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88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88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南洪门在百色的堂主名叫吴立风,是汉人,由南洪门从广州直接派到广西的。这两天他也在为西林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任谁都能看得出拉,文东会?#22351;?#25171;下西林,那么下一步肯定就是他的百色,到时候文东会大举进攻来,他如?#25991;?#25269;挡的住?更要命的是,对方的带头人还是谢文东。吴立风对谢文东还是非常了解的,知道他阴险狡诈,诡计多端,难对付的很。他先前已经派出一波援军到西林,现在西林吃紧。他准备再派一波人员过去。

  听了他的意思,吴立风手下一名心腹智囊连连摇头,表示不?#20303;?#27492;人名叫胡悦,跟随吴立风时间虽然不长,但因头脑过人,为人?#39029;希?#39047;得吴立风的重用。胡悦说道:“风哥,西林那边就是无底洞,我们派多少援军过去开哦更怕都没用,而且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我?#21069;?#20804;弟都派走了,?#22351;?#25991;东会打过来怎么办?”

  吴立风叹了口气,眉头拧成一个疙瘩,他也不想再向西林增派援军了,可是又没有其他的办法,他幽幽说道:“如果我?#20146;?#35270;不理,等西林丢了,我们也照样遭殃,以我们现在手里的人力,想抗衡谢文东,那太不现实了、唉!西林那边能托一天就是一天吧!”

  胡悦眼珠转了转,说道:“风哥,你?#27425;?#20204;能不能借助其他帮派的人员,先顶以顶文东会的势头。”

  吴立风挑起眉毛,狐疑道:“其他帮派?他们肯帮我们吗?现在恐怕?#27425;?#20204;笑话还来不及呢!”

  胡悦一笑,说道:“现在各帮个派,眼中只有利益。我想风哥只要给他们一些?#20040;Γ?#26377;些帮派会来帮助我们的。”

  “哦……”吴立风揉着下巴,?#20102;?#26080;语。

  胡悦继续说道:“再过两天,正好是风哥的生日。借着这个机会,风哥可以举办一场宴会,将各帮派的老大统统邀请过来,提出我们的条件,他们若是答应了也就罢了,若是不答应,嘿嘿,我们就让他们有?#27425;?#22238;。”吴立风吸了口凉气,惊讶的问道:“阿悦,你的意思是让我把不肯帮我们的老大统?#25104;?#25481;?那……那岂不是会引起众怒?”

  胡悦暗叹口气,风哥哪都好,就是胆子太小,为人也太仁厚。他说道:“风哥,现在我们可是到了生?#26469;?#20129;的关头,在不能对各帮派软弱了。我们现在就要拿出如果我完蛋大家谁都别想好的气势,也只有这样,才能逼迫各帮的老大向我们低头!”

  “恩…让我想想!”吴立风皱着没头,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打转,?#35760;?#24819;后,他最终还是同意了胡悦的意思。

  两天后,吴立风过四十岁生日,邀请各帮派的老大们全区参加,消息很快就在百色传开了,分散在各地的暗组人员自然也听到了风声,急忙将消息回传给刘波。等刘波对谢文东说完,后者忍不住笑了,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吴立风的心还真够大的,西林已岌岌可危,我们的兄弟眼看就要打到百色,兵临城下的情况下竟然还有心思搞生日宴会,真是有意思的很啊!”

  刘波目光一凝,低声说道:“东哥,我看事情未必会那么简单。”

  谢文东呵呵轻笑,颔首道:?#26263;?#28982;不会那么简单,除非吴立风是个?#24213;印?#25152;以我们要去看个究竟!”

  扑!听完这话,别说刘波差点让自己的口水噎到,一旁的五行和袁天仲也都吓了一跳。孤军深入百色就够危险的了,现在南洪门的堂主要举办生日宴会也要去,这可真是等于往虎口里钻了。顿了片刻,众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东哥,不可……”

  谢文东满不在乎的摆摆手,说道:“吴立风这个人并没有见过我,只要我稍微改变一下装束,他是不可能认出我来的。"

  刘波愣愣的问道:“可是,万?#27426;?#26041;把东哥认出来了怎么办?”

  谢文东?#36843;欢?#31505;,说道:"等到那时,我们随机应变,再做打算嘛!"

  "众人皆都无语.

  西林的?#38382;?#30636;息万变,两天的时间虽然不长,可也?#27426;?这两天里,孟旬带领文东?#23835;?#21592;已大张旗鼓地向西林市内推进,刚开?#21152;?#21040;了一些来自警方的阻力,可很快便被,孟旬用钱解决了,接下来,文东会连续红站南洪门的数处据点,南洪门主力龟缩在剩下的几处据点内不?#39029;?#26469;,只能一个劲地向其它地区请求援助.

  两日后,吴立风过生日这天,南洪门在一家名为百花山庄的大饭店包下整整一层,论势力,南洪门在广西绝对是排在第一?#22351;?#22823;社团,?#36824;?#21508;黑帮对他们如何不满,如何不服气,现在其堂主吴立风过生日,又发出了邀请,还是得给些面子前来参加的.

  等到了约定的是就,晚间九点左右,百花山庄门前突然变得热闹起来,车水马龙,人流?#27426;?

  百花山庄远离市区,位于百色的近郊,地势比较偏僻,属于旅?#38382;?#22320;,白天人来人往,前来吃饭的旅游团不计其数,可到了晚上,?#35828;?#20415;十分冷清,象今晚这么热闹的情况还真没有过几次.

  谢文东,刘波,五行,袁天仲以及几名暗组兄弟坐?#36947;?#21040;百花上装门前,他们今天久额换了一身笔挺的西装,带着墨镜,?#25104;?#33258;然流露出高人?#22351;?#30340;傲气,看起来和普通黑帮人员倒也没什么区别.

  到了饭店门口之后,谢文东没?#26032;?#19978;下车,而是坐在?#36947;?#31561;着,目光不时地注视着进进出出的人群.

  时间不长,?#27426;?#30001;数量轿?#24213;?#25104;的车队赶到,停下后,车门齐开,从里面走走出二十多名身穿西?#26263;?#22823;汉,众人捧月一半簇?#24213;?#19968;名身材又矮又胖的中年人向里走。看罢,谢文东眼睛一亮,对刘波等人甩下头,接着,拉开车门走了出来,快步追上那二十名汉子,?#24515;?#26377;样的跟在他们后面。

  这位中年矮胖子名叫卡布,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在百色,其家族也是有名的?#26519;?#21183;力,规模极大,声望也高,手下的打手,随从数以百计。守在饭店门口的南洪门人员认?#31471;追?#36524;身施礼,客客气气得打招呼道:“卡布大哥!”

  “恩!”

  卡布派头不小,连正眼都未看他们,只是用?#20146;?#21756;了一声,扬着脑袋,走了过去。

  南洪门的人见怪?#36824;鄭?#30456;互苦笑了一下,谁都没说什么。

  卡布等人在前面走过去了,谢文东、刘波紧随其后。由于双方的衣服颜色、款式相似,冷眼看去,不知内情的人还真会以为他们是一起的。

  走过南洪门守卫身边时,谢文东也装模作样得用?#20146;?#21756;了哼,背着手,迈着四方步走了过去。

  南洪门守卫见状,?#20146;?#37117;差点气歪了,卡布家族是百色一带的老牌势力,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有骄傲的本钱,可你一个手下人穷神奇什么?!几名南洪门守卫皆露出不满之色,好在一旁的小头目识大体,向手下兄弟连连挥手,示意他们不要惹麻?#22330;?br/>
  ***!南洪门众人在心里骂骂咧咧,没好颜色得瞪着谢文东走了进去。

  哎呀!进入饭店之后,刘波、五?#23567;?#34945;天仲皆长出一口气,?#37027;哪?#20102;一把冷汗,暗道好险!谢文东可没有他们那么紧张,依然是满面轻松的样子。按理说,身为南洪门的死敌,混入对方的腹地后应该低调才对,可谢文东截然相反。

  他快步绕过卡布的众多手下,来到他身边,笑呵呵得说道:“卡布老大,你好!”

  通过南洪门帮众对卡布的尊敬程度,他知道这个名叫卡布的胖?#30001;?#20221;肯定不简单,但至于他?#38750;?#30340;身份以及究竟是什么人,谢文东就有点都不清楚了。

  听有人?#22949;?#24049;打招呼,卡布停下脚步,转头看向走过来的谢文东,上下将他打量一番,?#36214;?#30340;眉毛皱了皱,感觉自己从未见过这个年?#23835;恕C坏人?#24320;口说话,卡布的手下人已?#36861;?#19978;前,将谢文东拦在卡布两米开外的地方。

  看着?#35760;?#30446;秀又满面笑容的谢文东,卡布心生好感,向手下人一摆手,示意他们无须紧张,接着,他问道:“年?#23835;耍?#25105;们认识吗?”

  谢文东上前两步,含笑说道:“卡布老大当然不认识我,可我却对卡布老大仰慕已久,一直有心结交,却苦无机会,这次借南洪门堂主寿宴之机,前来打扰,还望卡布老大不要见怪!”

  呀!卡布暗自一愣,看谢文东年岁轻轻,但却言吐不俗,说话时气色从容,不卑不亢,倒是个难得一见的年?#23835;恕?#21345;布对他的好感又增加几分,哈哈一笑,问道:“年?#23835;耍?#20320;叫什么名字?是哪帮哪派的?”

  谢文东说道:“我叫文兴,?#22270;?#21517;兄弟刚到百色不久,有心立足,却担心势力太弱,所以暂时也未组建帮派!”

  “哦!原来是这样!”卡布应了一声,举目顺势瞧了瞧站于谢文东身后的刘波等人。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