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76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76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周挺将手中的钢刀向谢文懂面前一扔,说道:“你自己了断把!这已经是我能给你的最大的仁慈了,如果让我们动手,你会觉得痛苦。”

  谢文东看了看自己脚的的钢刀,并没有捡起,举目对周挺说道:“我想见见求小姐!”

  “你放心!你死以后,我绝对不会为难她,立刻放她走。”周挺挺直腰身,正死说道:”我和你不一样,我说话向来算话,绝不食言!”

  谢文东摇摇头,语气坚定地说道:“我只想见见求小姐!”

  周挺直勾勾地盯着他一会,随即举起手来,打了个清脆的指响。

  随这啪的一声,从那栋未完工的楼房里走出三人,一左一右?#30452;?#26159;两名彪形大汉,而在二人中间被他俩架着的正是秋凝水。

  秋凝水此时已清醒过来,看到不远处的谢文懂,她?#25104;?#39039;时露出喜色,惊讶道“文东?!”可是当她看清楚谢文东目?#26263;?#22788;境,?#25104;?#30340;喜色马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惊骇和担忧,颤声问道:“文东,你你怎么是一个人?他们是谁?”

  ?#22351;?#35874;文东接话。周挺先冷声说道“谢文东,你看见了把!秋小姐在我这里毫发无损,只要你死了,一切都会结束,我自然也不会再为难她。”

  谢文东是要救秋凝水,可也没傻到真去拿刀自尽。他垂下头来,似在考?#20405;?#25402;的话。而实际上,他心里正在默默盘算着。,看自己怎样才能把球凝睡安然无恙的救下。现在对方露面的算上周挺共有七人,其中两名正抓着秋凝水,而另外四人就在周挺左右,这四人手中有抢,对自己威胁也最大,如果想救下秋凝水,就必须得一下将四人都?#20667;簦?#21487;是这太难了。那么聪明的谢文东此时也被难住了,脑海里勾画出无数个方案,可是细细一琢磨又觉得不?#20303;?br/>
  见他久久无语,周挺颇感不?#22836;常?#35828;道:“谢文东,既然你不想自我了断,那就只能由我们动手了!”

  他语音未落,只见谢文东身字连晃,似要站立不足。周挺看罢,心中暗笑,谢文东那一头把自己撞的不轻,看来他的滋味也同样不好受。想罢,他顿生轻视之意,对身边的四名手下人一甩头,冷声说道:“擒下他!”

  四名南洪门汉子在谢文懂手里已吃过一次亏,这次可?#22351;?#37117;不敢大意,一个个端这手枪,呈扇形小心翼翼地向谢文东?#22351;?#28857;围绕过来。谢文东依然是抵着头,身子微微摇摆着,好象根本没有发觉对方的靠近。

  他略长的刘海遮住眼睛,同样也将他眼中那骇人的精光遮掩住,每次市他的大脑已运转到了激素,考?#20146;?#24049;该用什么样的手?#25991;?#23558;这四人在最度眼的时间内?#20667;簟?br/>
  很快,那四名南洪门汉子已到了谢文东的近前,四人分站一面,将谢文东围在当中,四把手枪,齐齐顶住他的脑袋。这时见谢文东还是毫无?#20174;Γ?#22235;人相互看了一眼,皆都笑了,站于谢文东左右的两名汉子慢慢伸出手来,去抓谢文东的双臂。

  谢文东暗皱眉头,现在已经到了该动手的时候,如果再不反击,真被他?#20405;?#20303;手臂,?#20146;?#24049;想反击都没机会了,可是顶在他头上的四把枪对他的威胁太大,令他难以移动分毫。

  他心中急如火烧,可是表面上依然不为所动。

  这时,两名大汉的手已经抓住他的手腕,别看他们的动作缓慢,可得手之后,两人的手掌顿时变成铁钳一般,紧紧扣住他手腕的同时幽静验十足的捏住了他的脉门,令谢文东的双臂如同过?#35828;?#20284;的使不上力气。

  见状,四名大汉长出一口气,周挺的?#25104;?#20063;露出笑容。他甩了甩昏?#33080;?#30340;脑袋,一步三摇的来到谢文东近前,接着,费力的弯下腰来,将地上的钢?#37117;?#36215;,看着谢文东,喘着粗气说道:“谢文东,现在只能由我亲自动手了,既然如此,那么咱们就把新帐?#28903;?#22909;好地算个清楚!”说着,他拿着钢刀在谢文东面前来回?#28982;?#20102;几下,突然想起谢文东?#21246;?#26377;防弹衣,周挺目光一凝,冷喝道:“把他的上衣给我扒掉!”

  一名大汉急急应了一声,来到谢文东的面前,一把将他的衣襟抓住,接着猛地一扯,只听澌的一声,谢文东身上中山?#26263;?#34915;扣全被扯掉,露出里面的白衬衫。看到这,后面的秋凝水忍不住惊叫出声,眼泪也止不住的流?#39135;?#26469;。她既担?#30007;?#25991;东的安危,又怪他太?#25285;?#20026;了救自己而独自来涉险···

  南洪门众人对谢文东早已恨之入骨,对他可不会有丝毫的客气,那大汉毫不停顿,又去抓谢文东的衬衫。

  正在这个关键时刻,靠近公路的那一边突然间传出一声沉闷的枪响。

  这一声枪响,将在场的众人都吓了一跳,人们齐齐扭头,寻声望去。

  周挺这次到昆明带来的人?#27426;啵?#21487;也不少,单单是白燕借给他的杀手就有十多号,只?#20405;?#25402;并不待见这些人,也不信任他们,将其都派到外面,负责盯?#25671;?#25171;探和防御,而留在他身边的这几名汉子,都是他的心腹兄弟。

  在?#35828;?#21644;公路之间,周挺埋伏了数名杀手,以防文东会的?#27515;?#31361;然袭击,此时传出枪响,那肯定是有敌人在接近,?#22270;?#26041;的杀手交上手了。周挺眉头凝成个疙瘩。

  正在众人这一愣神的?#24067;洌?#35874;文东终于抓住了这难得的机会。被扣的双臂猛地用力一晃,凭借他身上超强的爆发力,将两名大汉抓住自己手腕的手硬生生的甩开,紧接着,他手腕抖动,衣袖下的金刀自然脱落,之间毫无停顿,谢文东?#21576;?#25187;住金刀,猛地向后一挥手,?#22351;?#37329;光划了出去。

  太快了!

  快到站与他身后?#20204;?#39030;住他脑袋的那名大汉还没?#20174;?#36807;来是怎么回事,喉咙已被锋利的刀锋生生的切开。这一条深深地大口子,将那大汉的气管、血管一同割断,喷射而出的鲜血溅在谢文东以及周围众人的?#25104;稀?br/>
  “啊——”

  想?#22351;?#26126;明已被制住的谢文东竟然还能挣脱开,而且眨眼的功夫还杀了己方的一名兄弟,另外那三名大汉无不变色,一个个的表情又惊又骇,三人只是停顿了一下,接着齐齐去掏枪,,可是这时候他们再想拿出枪来,已然太晚了。

  谢文东摇摇欲坠的身子突然间变的灵活起来,身形急速的想做手边一靠,用后背顶撞了一下左边的大汉,趁着对方站立不稳的时候,他手中的金刀也已狠狠刺入对方的?#30446;凇?br/>
  扑!随着刀身入肉的声响,那人惨叫一声,仰面而倒,谢文东身如狸猫,?#24067;?#21448;冲到右侧那名大汉。此时那人也已将枪抽了出来,可是?#22351;忍?#36215;瞄准,谢文东身形提留一转,绕到他的背后,同时用细如蚕丝的银线勒住他的脖子。

  那名大汉根本没看见那是什么东西,只觉得脖子冷然间一紧,接着,钻心的巨痛席卷而来,令他忍不住想大吼出声,可是他张大嘴巴却一句话也喊不出来,原来他的气管业已被银线切断。

  说是迟,那是快,谢文东解决掉三名大汉,只是眨眼工夫的事。

  周挺和最后一名大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20405;?#25402;最先?#20174;?#36807;来,几乎是尖叫着?#26263;潰骸?#26432;了他!杀了谢文东!”

  他身边的大汉将手枪抬起,却迟迟没有扣动扳机。

  被银丝缠住脖子的大汉虽然已经断气,但谢文东没有松手,依然紧紧拉扯着金刀,使大汉身子立而?#22351;梗?#25377;在自己身前。

  正在那名大汉琢磨着是不是要冲自己同伴的尸体开枪时,谢文东憋住力气,大喝一声,猛地将面?#26263;?#23608;体推出去,直向持枪的大汉撞去。

  后者变色,忙抽身?#28860;悖?#20182;是把同伴的尸体避开了,但随后而至的金刀也深深刺入他的胸口。

  “哎呀——”

  大汉惨叫着一屁股坐在地上,谢文东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全力一拉银丝,深入大汉胸口的金刀如同受到召唤似的,到飞出去,同时,也在大汉的胸口出留下一个大黑窟窿,鲜血汩汩地流淌而出。

  除掉最后一名大汉,谢文东生怕对方对秋凝水下毒手,也来不及理会周挺了,运足了浑身的力气,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直向秋凝水跑去。

  “谢”眼开着自己就要成功杀掉谢文东,可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38382;?#31455;然完全逆转了,谢文东不仅争脱开己方兄弟的控制,而?#19968;?#25226;四名兄弟都杀了。这突?#22351;?#36716;变令周挺一时间无法?#35270;Α?#31561;谢文东与他擦肩而过时,他才大叫一声,爬伏在地,将死去兄弟手中的枪拿了起来。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