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八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八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赵武颤颤巍巍地从面包?#36947;?#29228;出来,四下一看,自己的几名兄弟?#22351;?#20154;打倒大半,剩下几个,也都各?#24050;?#20307;,不敢露头。

  他再举目向远处看,隐约能见到晃动的黑影,看样子,正向自己这边移动。

  他心中一紧,躺在地上人都是中枪而死,但又没有听到枪声,对方明显安装了消音器,北洪门只是为了杀自己这个小人物,至于用这么猛的火力吗?赵武不知该感到荣?#19968;?#26159;倒霉,他对剩余的几名手下大喊道:“你们顶住敌人!”说着,他一把拉住司机的手腕,急声说道:“你和我走!”。

  他前方,左侧,?#20063;?#37117;是敌人,只剩下后面是安全的,那是?#27426;?#20004;米多高的围墙,围墙里面则是盖了两年有余还没有建好的烂尾楼房。他面子别无选择,想?#26263;?#20154;的枪火硬冲出去,成功的几率基本没有,躲进工地里,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他拉着司机,跑的袄围墙下,然后对司机说道:“你蹲下!”

  司机原来以为赵武良心发现,要带着他一起跑,结果是让他做块垫脚石。司机肺子差点气炸了,不过,赵武的?#20843;?#21448;不?#20063;?#21548;,只能满独子怨恨,默不作声的蹲下身。

  赵武?#22351;?#27809;客气,踩着司机的肩膀,猛的一用力,艰难爬上墙头。,接着一翻身,连滚带爬地条起围墙里,进了工地,他长长出了口气,心也随之安稳了一些。后面的时间见他成功跳过围墙,他向后退了退,助跑两步,快。到围墙时,想上一窜,双手抓住围墙边,两脚连蹬墙面,?#19978;В?#20182;没有赵武那么好运,正在他翻墙时,一颗子弹从后面飞来,正中他的后心。司机惨叫一声,扑通摔在地面,手脚抽搐几下,便没了动静。

  赵武可没时间管他人的死活,在夜木幕中,深一脚浅一脚的跑进烂尾楼内,躲藏在一处墙角,拿出手机,给其兄打去电话求救

  赵文此时正在熟睡,他迷迷糊糊接起电话,只听赵武声音慌张,语调颤抖地说道:“大哥,快来救我!我快死了,大哥救我啊!。”

  “怎么回事?”赵文睡意全失,听弟弟的口气,肯定是出事了,他腾的从床上坐起,喝道:“慢慢说,别语无伦次的!”。

  “大大哥,我要死了,我被北洪门的人偷袭”赵武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如果你不快点过来。,可能就再也看?#22351;?#25105;了。”

  赵文眉头拧疙瘩,边起床穿衣服边问道:“你现在在哪?”。

  赵武将出事的地方讲述一遍,最后又补充道:“大哥,我就在工地的二楼,你快点来吧!”。

  “对?#25509;?#22810;少人?”“不…不清楚,可能五六个人,也可能七八个人吧?反正他们人?#27426;啵?#21487;也不少,而?#19968;?#37117;有枪……”。

  唉!赵文挂断电话,心中有中说不出来的无力感,有这样一个不争气的草包弟弟,实在让人头痛。本来,他可以?#35748;?#38889;?#20405;?#20250;一声,让老大分给自己一些人手帮忙,可是他又不好意思开口,并实赵武已经够能惹麻烦的了,引起帮中不少人的怨言,作为青帮十把尖刀之?#22351;?#20182;实在没脸张这个嘴。还好,他有自己的手下,而且都是骁勇善战,身手不凡的人?#25319;?br/>
  他带着二十多名心腹部下,开车直奔出事地点,快要接近工地时,远处突然闪出?#22351;览?#30005;,紧接着,只听轰隆隆一声巨响,第一辆汽车化成一团火球,弹起三米多高,受惯力的作用,在空中又向前翻滚了几下,方摔落地上,?#36947;?#36710;外都是火,黑烟缭绕,火光冲天。

  “哎呀,不好!”赵文这时候再意识到不好,已然来不及,钻进圈套容易,再想退出来,可比登天还?#36873;?br/>
  这时,车?#21448;?#22260;出现十数名黑衣人,手中清一色带着消音器的微型冲锋枪,数以百计的子弹由四面八方向车队清洒过来。

  赵文等人被打个措手不及,仓促应战,只刚一接触,己方便有了死伤。

  枪战的场面十分短暂,前后没有超过十分钟,接下来,枪声小时,黑夜又陷入死一般的?#33391;拧?br/>
  躲藏在烂尾楼里的赵武听外面枪声消失,判断战斗已经结束,他哈哈大笑两声,兴高?#38378;?#22320;从工地里冲出来,可是,来到道路上一看,顿时傻眼了,战斗确?#21040;?#26463;了,而战场上,再没有剩下一个活人。

  一辆汽车烧得只剩下铁架,另外几辆汽车车身上都是密密麻麻弹痕,汽车的周围到处是尸体,而他的哥哥赵文,正是其中之一。

  他身上有两处致命伤,一处是太阳穴,一处是心脏。赵武傻了,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实的,他的哥哥赵文竟然被杀了?!!

  赵文的死,对青帮来说是个沉重打击,虽?#26179;?#24517;能影响到青帮的整体实力,但确实造成帮内兄弟士气?#27426;?#31243;度上的低落。

  这对青帮是个坏消息,但对北洪?#29228;?#35828;,可是个天大的喜讯。北洪门S市分堂堂口的人无不欢呼雀跃,不知道是谁杀了赵文,帮自己一个大忙。

  当天晚上,王建国赶到T市,与谢文东会面。

  这回,他可比上次的低气足多了,因为他杀了赵文,青帮的十把尖刀之?#22351;?#36213;文。

  谢文东看着面容平静,但?#20146;?#37324;透出得意之色的王建国,笑眯眯地问道:“王先生是如何杀死赵文的?”

  十把尖刀可以说是青帮最厉害的十大打手,本身皆有不俗的本事,?#30001;现?#22810;的随从,想要除掉其中任何一个,都不容?#20303;?br/>
  王建国将他暗杀赵文的经过详?#24863;?#36848;一遍。

  谢文东边听边点头,暗赞王建国的计谋过人,如果你抓?#22351;?#19968;个人的弱点时,那么,就去抓他身边最亲密人的弱点。利用赵文的弟弟赵武,将其引入事先?#24613;?#22909;的陷阱中,确实是条?#21916;摺?#35874;文东笑道:“这个办法,是王先生想到的?”

  王建国微笑道:“?#20197;?#32463;是个军人!”这点,被姜森猜中了。他又道:“而且,还参加过战争。”

  “哦?”谢文东挑起眉毛,在他印象中,中国最近的战争就要算对越反击战了。看王建国的年纪,五十出头,三十年前正是二十多岁的壮年。他笑道:“是对越反击战?”

  “没错!”王建国点头道。

  谢文东仰面而笑,道:“可你,现在却是身在越南帮,为越南人做事,他们会信?#25991;?#21527;?”

  王建国道:“我只知道,无论是谁,都会尊重强者。三十年前,我作为军人,曾打痛打怕过越南人,现在,他们却很尊?#27425;遙?#21253;括他们的老大。”

  谢文东颔首而笑,等对方继续说下去。

  王建国道:“其实,杀死赵文的策略,并非是我想到的,而是来自越南真正,它的名字?#23567;?#22260;点打援’!”

  谢文东揉着下巴,笑道:“围点打援?有意思!解释一下!”

  “我们在对越南人作战时,曾无数次使用过闪击战,将越南整个团甚至整个师的军队进行包围。这时我军优势很大,只要发动进攻,就可轻松将被包围的敌军全歼。但是,我们却不打,等敌人派来军队救援,这时候,我们诱敌深入,将敌人的援军引到我们事先?#24613;?#22909;的埋伏圈里,进行全面打击。结果,敌人派来一支援军,我们就消灭他一支,直到敌人不?#20197;?#27966;支援后,我们才歼灭被包围的越南军队,这就是围点打援!”讲起越战,王建国顿时兴奋起来,说话时,双手不停的挥舞着。

  原来是这样!谢文东仰起头,赞道:“兵者,诡道也,此言不假。”说着,他?#20843;计?#21051;,看向王建国,说道:“不过,这个策略好是好,能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只是,也很容易?#22351;腥四?#22806;包夹,两面受敌,反使己方陷入?#27426;!?br/>
  “没错!”王建国惊叹地看眼谢文东,说道:“?#29575;?#27491;是如此。这个策略用一两次,敌人还会上当,用得多了,也就不灵了,到后来,敌人吃过几次亏,也变?#20040;?#26126;了,职员部队不再草率冒进,而是注意和被包围的部队进行联系,制定计划,对我军展开里外夹击,有几次我们在周围点打援的时候,反?#22351;?#20154;打得很惨,损兵折将,到后面,基本也就不用了。”

  谢文东闻言,哈哈大笑,越南人还是很聪明的,至少他懂得学习和变通。

  王建国又道:“谢先生的头脑真是惊人,想?#22351;劍?#21482;考虑一下就能看出这条策略的缺点,我们当时可是被越南人用血的手腕,教训了数次之后才放弃围点打援的。”

  谢文东淡?#22351;潰骸?#36825;不算什么,?#24616;?#32773;清嘛!”

  说着,他点着香烟,又道:?#20843;淙晃?#28857;打援在战争中有缺陷,但在黑道的火拼中,还是很有效的。”

  “是的。”王建国可不敢存有丝毫小看谢文东的意思,只是通过简单几句对话,他已能看出这个青年不简单。他说道:“我们围住赵武,放心大胆的对付赵文,是因为赵武对我们不构成任何威胁,我们不用担心里外受?#23567;!?b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