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69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69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没有了陆寇的坐镇和指挥,南洪门堂口也随之彻底失去?#35828;?#25239;能力。很快,一楼和二楼的南洪门人员被以姜森,?#20063;?#20026;首的文东会精锐所打散,随后,二人留下一部?#20013;?#24351;打扫残局,带着剩下的兄弟前去增援三楼。+、南洪门在三楼的帮众虽然精锐,可是也招架不住如此众多的敌人冲击,何况文东会的单兵战斗丝毫不?#20154;?#20204;弱。在文东?#23835;?#21592;的强烈猛攻,南洪门帮众已?#35828;?#20877;无路可退,全部缩在走廊的最里端,上百号人还在做得最后的抵抗。

  谢文东不关心这些南洪门的小弟,他在乎的是陆寇。随着己方的兄弟冲进陆寇的房间,四下一瞧,哪还?#26032;?#23495;的身影,倒是房间的窗户被打开,谢文东眉头一皱,抢步来到窗台前,低头向下观望,他没有看到陆寇,倒是看到院墙外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己方兄弟们。

  这时,袁天仲快步来到谢文东的身旁,说道:“东哥,不知道陆寇现在躲到哪去了,我带兄弟去找一找……”

  ?#22351;人?#35828;完,谢文东暗叹口气,摆手说道:“?#25381;?#21435;找了,陆寇已经跑了。”

  “啊?”袁天仲两眼瞪得溜圆,大吃一惊,问道:

  “***会员28677奉献东哥,你怎么知道?陆寇?#23835;?#19979;堂口还有这么多兄弟不顾,自己先跑了?”

  谢文东向楼下弩弩嘴,说道:“如果不是陆寇还有他身边的人,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得打倒咱们这么多的兄弟!”

  、顺着谢文东的目光,袁天仲向楼下一瞧,看清楚被打倒的己方兄弟,他又急又气,连连跺脚。这可真?#20405;?#29087;的鸭子?#22336;?#36208;了。他已经把陆寇打成重伤,眼看着要取他的性命了,结果陆寇却跑了。

  “放虎归山,其患无穷啊!”谢文东幽幽感叹一声。他没有直接责备袁天仲,但他自言自语的叹息比责骂袁天仲一百一千句还令他难受。袁天仲老脸涨红,滴着脑袋,憋了半响,猛地一抬头,咬牙切齿的说道:“东哥,我去追他!”说完话,袁天仲大步流星的向外走去,同时带上十多号兄弟。

  现在去追陆寇,谢文东已不抱太大的希望了,以陆寇的头脑,他若是真想跑的话,每人能追得上他。不过他也没有阻止袁天仲,不管怎么说,追还有一线希望,若是不追,就彻底没戏了。

  袁天仲怒气冲冲,带着十多号兄弟出了堂口,飞快跑到堂口侧身的事发地点,扶起一名受伤的兄弟,问道:“是谁把你们打伤的?是陆寇吗?

  那小弟前胸挨了?#22351;叮?#20260;口不是很深,却血流不止,满头满身都是汗,他嘴唇哆嗦着摇摇头,又点?#35828;?#22836;,伸手向南面的道路指了指,声音地微地说道:“那……那边……”

  袁天仲留下一名兄弟,让他通知其他己方人员赶快过来救援,然后带上其余的众人,坐上停在路边的车辆,按照受伤兄弟手指的方向追了过去。

  那名文东会小弟指的方向没?#20889;恚?#38470;寇等人抢了文东会的一辆面包车,然后急速的向南面飞驰而去。现在,陆寇的状况?#24067;?#19981;乐观,新伤?#30001;?#26087;伤,以及痛失堂口和手下数百兄弟的打击,已将他琢磨的油尽灯枯。

  ?#30340;冢?#38470;寇身上的上口已被保镖?#20146;?#24049;包扎上,但他时而昏迷,时而清醒,同时又剧烈的?#20154;?#30528;,更吓人的是,陆寇此时竟然?#20154;?#20986;血来。见状,围在他左右的数名大汉都急得流下泪来,其中一人对开车的兄弟大?#26263;潰骸?#21435;医院!我们马***会员28677奉献上送寇哥去医院!”

  “不?#23567;?#38470;寇闻言,连连摇头,颤巍巍的说道:“现在曲靖都已被文东会控制,我们去医院,肯定会被发现,谁都活不了,现在得赶快出城。”

  “可是,寇哥,你的伤……”

  “不要紧!”陆寇嘴角抽动了一下,随即缓缓闭上了眼睛,声音低得几乎让人听?#22351;劍?#35828;道:?#26263;?#20320;们回到广州,见到向大哥,就说我……无法兑现当初的承诺,回不去了,我……实在愧对向大哥对我的厚望,未能完成使命……”说着话,陆寇的眼角淌出泪珠,哭了。

  周围的大汉们再也忍不住,一个个哭得泣不成声。

  “寇哥,你千万别这么说,你的伤没什么,?#27426;?#20250;没事儿的……”一名大汉边抹着眼泪边颤声说道。

  “呵……我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

  陆寇摇了摇头,慢慢睁开眼睛,仔仔?#36214;?#29615;?#21448;?#22260;的每一个人,悲由心生,说道:“我来云南,已报有一死的决心,本想能以我一己之力,扭转败局,结果……我已经尽力了,只是愧对向大哥对我的知遇之恩,也愧对兄弟们对我的期望……我,死不足惜……”

  /“寇哥……”

  陆寇仰天哀叹,喃喃说道:“为什么……天?#25381;?#25105;洪门……?#21462;取?#21703;!”陆寇连续咳了数声,接着,一张嘴,喷射出一口鲜血的水血。

  寇哥……寇哥……”

  对于周围人的召唤,陆寇已听不见了,两眼一闭,又晕死过去。

  南洪门众人这时候是真急了,哪还?#35828;蒙下?#23495;的叮嘱,直奔最近的医院而去。可是行出不?#21486;?#38470;寇又幽幽转醒,不过状况却更令?#35828;?#24551;,他?#25104;?#30340;痛苦之色已经消失,?#29616;?**会员28677奉献毫无神采,只?#20889;?#21574;的迷离。

  他喃喃说道:“真是怀念在大哥身边的日子,无论面对成功还是失败,那都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真是怀念以前那些同?#20351;部?#30340;兄弟们,只是陆寇无能为力,九泉之下,实在无颜去见各位兄弟们……”

  呜……”听着他的自语,?#30340;?#24050;是哭声一片。

  陆寇死了。支持坏蛋是怎样炼成的***手手打

  堂堂的南洪门八大天王之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南洪门第二号人物,最终死于一辆破旧的面包?#30340;凇?#22914;果陆寇不执意去云南,如果陆寇身上没有旧伤,如果陆寇对?#20302;?#29609;?#38405;?#27946;门不是那么?#39029;希?#20182;都不会死。+可是没有那些如果,正因为执着、仁义、忠贞等等这些因素组成了与众不同又令人?#27425;?#30340;陆寇,陆寇自出道以来就一直在南洪门内打拼,出生入死,立下的功绩不计其数,南洪门给了他名望、金钱、地位,而他回报给南洪门的是他的才华与生命。

  面包车在距离医院不足五百米的路边停下,?#30340;冢?#21741;声一片。陆寇平素为人忠厚重义,对身边的手下也视如兄弟,现在陆寇身亡,众人无不悲痛欲绝。

  不知过了多久,一名大汉***会员28677奉献止住哭声,猛地抬起头,看着众人说道;“寇哥已死,我们岂能苟且?#30634;?”

  闻言,众人抹了抹眼泪,?#36861;?#36716;头向他看来。

  那大汉深吸口气,说道:“寇哥无颜面?#38405;?#20123;死去的兄弟们,可我们回去又有何练面去见向大哥?”

  被他这么一说,众人?#36861;状?#19979;头去。

  大汉沉声说道:“?#20063;?#36208;了,就在这里等文东会的人追过来,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在这种情况下,他一个人冲动立刻感染到所有人。众人齐齐点头,异口同声道:“对!我们都不走了,要死也和寇哥死在一起!”

  这几名南洪门的保镖打定主意,提着片da,一起走下?#36947;矗?#31449;在路中,严阵以待,?#22351;?#25991;东会的追兵赶来。

  想追上已经逃走的陆寇,袁天仲也没抱太大的希望,只是这口恶气实在咽不下去,又无处发泄,坐在?#36947;錚?#19981;停地催促开车的兄弟加速再加速。

  现在汽车已经达到了全速,开车的小弟暗暗咧嘴可也不敢多说什么。

  正向前走着,忽见前?#25509;?#25968;名大汉站在路中,在路灯的?#25214;?#19979;,几人皆是一身的白衣,手中提着清一色的片da。

  死机心中一惊,急忙放慢车速。袁天仲心里正在窝火,突然感觉车速慢下来,他没好气地问道:“怎么回事儿

  袁大哥,前面好像有南洪门的人在挡路!”

  “什么?”袁天仲猛的挑起眉头,身子前探,向前一瞧,可不是嘛,看衣着,那确是南洪门的帮众没错。他心中暗喜,只要找到南洪门的人,就不难问出陆寇的下落。当汽车距离对方还有十多?#33258;?#26102;,袁天仲就迫不?#25353;?#22320;说道:“停车、停车!”

  在他的催促下,司机急忙将?#20302;?#19979;来。?#22351;?#27773;?#20302;?#31283;,袁天仲便已拉开车门,抢先跳了下去。

  袁天仲边向那几名南洪门大汉近前快行边冷声问道:“陆寇现在在哪?”

  “就在?#36947;鎩?#19968;名南洪门的汉子想身后的?#30340;?#25351;了指,说道:“有胆的你就过?#31383;傘?/这几名南洪门的汉子有恃无恐的站在路中,而?#19968;?#20844;然叫嚣,他们或许能吓唬住旁人,但却吓?#22351;?#34945;天仲+//袁天仲艺高?#35828;?#22823;,?#30001;?#23545;方人员?#27426;啵?#20182;冷笑着说道:“我过来又能如何”说话之间,他与对方的距离已不超过五米

  冷然间,两名大汉?#36861;着?#21564;一声,瞪着猩红的双眼,举到想袁天仲冲过去。正所谓仇家见面分外眼红。陆寇的死是由旧?#35828;?#33268;的,但袁天仲却?#20405;?#27515;陆寇的导火线,这几名陆寇的保镖看到他哪能不愤怒。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