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68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68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23567;?#21482;看陆寇这来势汹汹的?#22351;梗?#26684;桑心理便不?#20197;?#26377;丝毫的大意。他急忙抬起手臂,以护腕架住对方的锋芒。只听见当啷一声脆响,格桑与陆寇各退了一步。

  ?#22351;?#23545;方收刀,格桑抢步上前,挥拳直击陆寇的面嘏。深知格桑力大,陆寇不敢抵其锋芒,凭借灵巧的身法,快速地转到格桑另一侧,手中的钢?#31471;?#21183;递出,根根刺向格桑的软肋。

  暗道一声厉害!格桑侧身?#28860;悖?#21516;时回手一巴掌,猛怕陆寇的太阳穴。

  他二人你?#27425;?#24448;战在一处,格桑力大,而陆寇灵?#26705;?#19968;个刚猛,一个飘逸,正可谓是棋逢对手。不过陆寇毕竟是伤病缠身,短时间内还能支撑,但时间一长,身体肯定吃不消,但他想速胜格桑,根本没有可能,就算是他身体?#21050;?#26368;佳的时候都未必能赢得过对方。他急,格桑也着急。陆寇已经是半残之躯,而自己却迟迟战?#22351;?#20182;,这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他二人都想在短时间内致对方于死地,打斗时间不长,双双揭开了死手,场面变得异常凶险,争斗的二人也都是险象环生。

  在后观战的谢文东暗暗皱眉,格桑的群战是?#32943;睿?#32780;这种?#27426;砸坏?#21333;条则要相对弱一些,和陆寇打起来也不占任何便宜。想着,他侧头对身旁的袁天仲说道:"天仲,你上,换格桑下来!"

  "是!东哥!"袁天仲急急应了一声,随后抽身而出,冲了过去。袁天仲好大喜功,尤爱表现,而且现在的对手是陆寇,南洪门的二号人物,若是将他杀掉,那不仅是大功一件,自己在道上的名望?#19981;?#38543;之飞速提升。

  袁天仲边冲边向战场边大声叫道:"格桑,东哥叫你后退!"他和格桑在一起相处最久,?#20113;?#20010;性深有了解,知道格桑好战,如果自己想把他换下来,基本不可能,所以他特意把谢文东的名头先报出来。

  ?#22351;?#26684;桑说话,两名陆寇的保镖勃然大怒,吼道:"你们想仗人多,来车轮战吗?"说话间,耳人齐齐窜出来,迎上袁天仲,刚一接触。两名大汉抢先出手,双刀分袭袁天仲的?#26412;?#21644;前胸

  他二人的身手不弱,但?#27493;?#20165;是不弱而已,袁天仲哪会把他们放在眼里。

  身子略微向下一弯,如同泥鳅一般从双刀的下面闪了过去,速度丝毫不减,眨眼工夫,他已贴到两名大汉的近前,只见他手掌在腰间一抹,掌中立刻多出一把明晃晃的软剑,手腕一翻,以剑面向右边那名大汉的?#26412;?#25293;去。

  快!袁天仲的剑又岂是一个快字能形容。右边的大?#27627;成?#39039;变,想招架,砍出去的刀已收不回了,想?#28860;悖?#21516;样也来不及了。随?#25490;?#30340;一声,软剑正拍在他的脖?#30001;希?#21073;身受力,随之回弯,在大汉的?#26412;?#32544;成一个圈。

  ?#22351;?#23545;方反应过来,袁天仲持剑的手臂猛的向回一拉扑的一声,大汉的喉咙被剑锋划开,?#22351;?#34880;箭喷射而出。

  说是迟,那是快。袁天仲一剑了解大汉的性命,只是眨眼之间的事。大汉的尸体还未倒下去,袁天仲已回身一脚,将另一名大汉踢退数步,撞墙倒地。陆寇的保镖都是身手过人的佼佼者,但两名大汉却在袁天仲的手底下连一个回合都没走过去,这让周围的南洪门帮众不无大感骇然,脊梁骨冒寒气。

  袁天仲不管那些,到了还在厮杀的格桑和陆寇近前,猛地一剑,将陆寇砍向格桑的?#22351;都?#20303;,随后对格桑说道:“格桑,东哥让你回去没听见吗?”

  “我……”格桑已被陆寇激起好胜之心,这时候让他退后,令格桑倍?#24515;?#21463;。别人的?#20843;?#21487;以不听,但对谢文东的命令却不敢违?#24120;?#34429;然心中不满,可最终还是无奈地了退下去。回到己方阵营后,格桑低着头,一言不发。

  谢文东笑了,拍拍格桑的胳膊,说道:“格桑,你也累了,先休息一下,至于陆寇嘛,?#19968;?#30495;怕你失手把他打死了,这人对我们还有用!”他这么说,只是在安抚格桑,至于陆寇的死活,他现在已不在乎了。

  格桑憨直,谢文东说什么他就信什么,闻言,他挠着脑袋呵?#24039;?#31505;起来,心中舒服了许多。

  袁天仲换下格桑,与陆寇交上手,场面的?#38382;?#31435;刻发生了变化,陆寇出招快,袁天仲更快,陆寇身法灵活,可袁天仲的身法更灵敏诡异。在他连续?#27426;?#30142;风暴雨般的攻势下,陆寇显?#27809;?#25163;慌脚,招式开?#24613;?#24471;凌乱。

  身子略微向下一弯,如同泥鳅一般从双刀的下面闪了过去,速度丝毫不减,眨眼工夫,他已贴到两名大汉的近前,只见他手掌在腰间一抹,掌中立刻多出一把明晃晃的软剑,手腕一翻,以剑面向右边那名大汉的?#26412;?#25293;去。

  快!袁天仲的剑又岂是一个快字能形容。右边的大?#27627;成?#39039;变,想招架,砍出去的刀已收不回了,想?#28860;悖?#21516;样也来不及了。随?#25490;?#30340;一声,软剑正拍在他的脖?#30001;希?#21073;身受力,随之回弯,在大汉的?#26412;?#32544;成一个圈。

  ?#22351;?#23545;方反应过来,袁天仲持剑的手臂猛的向回一拉扑的一声,大汉的喉咙被剑锋划开,?#22351;?#34880;箭喷射而出。

  说是迟,那是快。袁天仲一剑了解大汉的性命,只是眨眼之间的事。大汉的尸体还未倒下去,袁天仲已回身一脚,将另一名大汉踢退数步,撞墙倒地。陆寇的保镖都是身手过人的佼佼者,但两名大汉却在袁天仲的手底下连一个回合都没走过去,这让周围的南洪门帮众不无大感骇然,脊梁骨冒寒气。

  袁天仲不管那些,到了还在厮杀的格桑和陆寇近前,猛地一剑,将陆寇砍向格桑的?#22351;都?#20303;,随后对格桑说道:“格桑,东哥让你回去没听见吗?”

  “我……”格桑已被陆寇激起好胜之心,这时候让他退后,令格桑倍?#24515;?#21463;。别人的?#20843;?#21487;以不听,但对谢文东的命令却不敢违?#24120;?#34429;然心中不满,可最终还是无奈地了退下去。回到己方阵营后,格桑低着头,一言不发。

  谢文东笑了,拍拍格桑的胳膊,说道:“格桑,你也累了,先休息一下,至于陆寇嘛,?#19968;?#30495;怕你失手把他打死了,这人对我们还有用!”他这么说,只是在安抚格桑,至于陆寇的死活,他现在已不在乎了。

  格桑憨直,谢文东说什么他就信什么,闻言,他挠着脑袋呵?#24039;?#31505;起来,心中舒服了许多。

  袁天仲换下格桑,与陆寇交上手,场面的?#38382;?#31435;刻发生了变化,陆寇出招快,袁天仲更快,陆寇身法灵活,可袁天仲的身法更灵敏诡异。在他连续?#27426;?#30142;风暴雨般的攻势下,陆寇显?#27809;?#25163;慌脚,招式开?#24613;?#24471;凌乱。

  时间不长,陆寇在袁天仲的抢攻下只有招架只功,毫无还手之力,就在周围南洪门帮众高级不好的时候。只听场内袁天仲突?#27426;?#21917;一声,软剑斜挑陆寇的小腹。陆寇倒吸口凉气,急忙抽身后退。

  似乎早已?#35828;?#38470;寇的?#20174;常?#34945;天仲冷笑一声,跟步不上,手壁向前一探。又刺向陆蔻的颈嗓咽喉。

  哎呀!陆寇?#25104;?#39039;变,可此时他再想全身而退已然来来不及了,

  他只能尽量将身躯拧动,逼开要害。袁天仲这一剑是没刺中他的喉咙,却将他的左肩挑开一条大血口子。陆寇闷哼一声,?#25104;?#26356;白,袁天仲不给他喘息之机,接着唰唰唰又连攻了三剑。

  陆寇左躲右闪,避开了前两剑,但最后一剑是再已避不开了,这剑正刺在他的胸口,好在陆寇反应过人,意识到不好的时候身子已尽力后仰,使袁天仲这剑刺的更深。

  袁天仲?#22351;?#24471;势,杀这叠出,片刻都不停顿,见陆寇还能坚持,他下面更然一脚,瞪在陆寇的小腹,将起揣倒在地接着手起剑端,恶狠狠向陆寇的脑袋劈去。

  正在这个紧要关头,一名大汉身?#35828;?#38470;寇的身上,以自己的身体硬挡住袁天仲这致命的一剑。

  只听扑哧一声,袁天仲这剑在那大汉的背后砍出一条半尺长的深可及骨的大口子。那大汉惨叫一声,侧头大吼道:“保护寇哥!”随着话音,他会手反给袁天仲?#22351;丁?br/>
  眼看着自己的一剑就要结果陆寇,却偏偏被眼前这人给挡住了,袁天仲勃然大怒,虽?#27426;?#26041;出手在前,但他抢先一剑,将大汉持刀手臂的手筋挑断,?#22351;?#23545;方回神,他手中一剑顺势向前?#22351;藎?#21050;进对方的脖子。

  袁天仲收剑,一脚将hi体踢开,举剑又要对陆寇下死手,可是这时周围的南洪门帮众已然漫谈过来,呼啦一声,齐齐在向袁天仲扑去。袁天仲就算能杀掉陆寇,可是?#19981;岜欢?#26041;的众人?#35828;梗?#38590;以脱身。

  他暗暗咬了咬牙,权衡利弊,无奈之下,只好后退。

  趁着这个机会,几名保镖奋力地将受伤的陆寇托到后面。众人此时再看陆寇,也已浑身上下都是血,?#25104;?#27627;无血色,惨白得吓人。

  哎呀!中人心中一惊呼,有名保镖二话没说,背起陆寇就向后面跑。

  陆寇伤势很重,但神志还清醒,他虚弱地问道:“你……你带我去哪?”

  “寇哥,这仗我们打不了了,我带你回广州!”那名保镖带着哭腔说道。

  “不?#23567;?#38470;寇摇头,断断续续地说道:“我不能走,临来云南之前,我已经向向大哥做过保证……”

  保镖急道:“寇哥,这场仗我们已经输了,再留下来就是等死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30504;?#23495;哥,我们先回广州再做打算吧!”

  ?#21834;?br/>
  说完话,久久没听知道背后的陆寇答言,保镖回头一瞧,陆寇已趴在他的?#25104;?#26127;过去。

  哎呀!那保镖心如刀绞,步伐更快,几个箭步回到房内,随后提腿一脚,将窗户踢开,接着一手抱着陆寇,一手搭在窗台,跳了下去。另外的几名保镖不敢耽搁,随后也纷纷跳出窗户。

  到了外面,众人不敢走正门,由堂口侧身翻墙而出。

  为了防止南洪门的人ta脱,文东会已在堂口的四周设下守卫,只是人员?#27426;?#32610;了。他们刚刚翻过?#21621;剑?#31435;刻有数名文东会的小弟,冲了过去,别无二话,见面抡刀就?#22330;?br/>
  陆寇的保镖在袁天仲那样的高手面前是不堪一击的,但应付起文东会的普通帮众还是不在话下的。双方交手时不长,几名文东?#23835;?#21592;便被拼了命的大?#22909;强?#20498;在地,南洪门众人也不敢有片刻停顿,随即夺路而逃。

  陆寇在几名贴身保镖的殊死搏杀下逃出堂口,但是南洪门的绝大多数帮众还困在里面,甚至上下人员都不知道陆寇已经走了。

  堂口,三楼。

  袁天仲?#29615;溆刀?#26469;的南洪门帮众逼退,他回到文东会身边,老脸一红,垂首说道:“对不起,东哥,我没有杀掉陆寇!”

  谢文东在后面看得很清楚,袁天仲虽然没有杀掉陆寇,但却将其击成重伤。他微微一笑,说道:没事,跑不了他!”说着话,他想身后的众人一甩头,喝道:“兄弟们一起上!我们今天无论如?#25105;?#35201;拿下堂口,活陆寇!”

  “杀——”文东会众人大吼着又冲上前去,与南洪门帮众再次展开混战。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