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74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74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见对?#25509;?#26469;了大队人马,辛丑向自己的周围望了望,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敌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追的太突前了。眼看着张局风和辛海二人跑到前方的车队之中,辛丑恨得跺了跺脚,可还是未敢继续追上去,抽身退了下去。

  北洪门的这次进攻,可谓是倾巢而出,把能派上用场的人员都派上来了,就连张一和萌旬这两位并不擅长搏斗的智囊都上阵。

  看到败逃回来的张、辛二人,任长风急忙将他二人让进?#30340;凇?#24352;局风喘了几口粗气,随后说道:“我已经把南洪门的援军引过来了,但带队的是辛丑,此人甚是厉害,我和辛兄弟都不是他的对手。”

  “恩!”任长风应了一声,点头而笑,说道:“真是冤家路窄,我和他打过两次,?#19978;?#37117;半途而废,未分出个输赢,今天我势必要取下他的狗头,为死在他手上的兄弟报仇雪恨!”说这话,对开车的死机喝道:“兄弟,把车开全速!”

  此时路上都是溃败的小混混,死机为难的说道:“任大哥,路上的人太多了!”

  “管他们干什么?给我撞过去!”在任长风严重,这些黑帮混混门本来就是己方的跑回,现在利用完了,也不再有任何的价值。

  他是老大,他下令死机不敢不听,脚踩油门,几乎是闭着眼睛向前开。他们一列车队横冲直撞的奔向南洪门据点,直把路上逃亡的小混混们吓得?#36861;?#21521;街道?#33050;?#36530;闪,一时间?#26032;?#22768;练成了一片。

  南洪门好不容易将各个黑帮的势力击退,还没来得及缓口气,处理伤员,北洪门的主力就到了。周生见状,冷汗顿时流了出来,可此时害?#20081;?#27809;有用,敌人揖让冲到眼前,硬着头皮也得上。周生只是把肩膀的伤口简单包了一下,随后带领着手下众人,迎上北洪门帮众。

  北洪门和那些黑帮混混们可不一样,论起单兵的战斗能力只在南洪门之上,而不在其下,?#30001;?#26469;着众多,在人数上占有压倒性的优势,而南洪门这边刚刚经过一场恶战,伤者不少,人员疲惫,这时再交手,南洪门哪里还能?#20540;?#24471;住北洪门的冲击。

  双方交占的时间不长,南洪门这边便已坚持不住了,大批的人员要么被打倒在地,要么被打退下来,一时间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任长风一马当先,带领着?#27426;?#21271;洪门的精锐兄弟直?#30001;?#36827;南洪门的阵营之内,双手?#20540;叮?#24038;右?#25104;保?#27599;一次挥刀,总能伴随出对方的惨叫声。

  当他?#22351;?#21335;洪门阵营中心地带时,正好和周生碰了个正着,任长风不认?#31471;?#20294;见他对周围的南洪门帮众指手画脚的连续下达着命令,猜测他应该是南洪门这边的头目。任长风提着血迹斑斑的唐刀,一个急冲刺就到了周生近前,招呼也不打,论刀就劈。

  任长风现在已杀的浑身是血,周生冷然间也没把他任出来,只是见他这刀来势汹汹,心头暗惊,不敢大意,急忙横刀招架。

  别看任长风身材高挑清瘦,但是力气却大得惊人,?#30001;?#21776;刀钢口锋利,这?#22351;?#19979;去,直接将周生手中的大?#36710;?#21128;出一个大豁口

  ,同时震地后者手笔发麻,虎口崩裂,血丝流淌出来。

  “哎呀……”

  周生怪叫一声,受起震压之力,他噔噔噔倒退三步,然后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想?#22351;?#26469;人如此?#35828;茫?#20182;仰起头,目光惊骇地看着任长风,惊声问到:“你……什么人?”

  任长风哪会和他废话,手臂向前?#22351;藎?#19968;招仙人指路,?#26007;?#30452;取周生的颈嗓咽喉。

  快!这?#22351;?#23682;是一个快字能表达。

  周生从?#20146;?#37324;激灵灵打个站,脑袋急忙向旁一片,总算是躲过着要命的?#22351;叮?#21487;是还?#22351;人?#20316;出其他的反应,任长风手腕?#27426;叮斗?#21448;像周生的?#26412;?#27178;划过去。这一次。周生是再也?#28860;?#19981;开了,只听扑的一声,唐刀将周生的脖子硬生生地撕开,血管,气管连同肌肉齐被?#25238;希?#21482;剩下?#24811;?#30456;连。

  连喊声都未来得及发出,周生仰面倒地,两眼瞪得又大又圆,身子不自?#22351;?#28608;?#20063;?#21160;着。

  任长风一个箭步上前,唐刀向下又是一次,直接贯穿周生的心脏,直到这时,他方大声喝道:“你给我记清楚了,老子是任长风

  !”说话之间,他猛地把唐刀八处,连带着,一股血剑?#21448;?#29983;的胸腔里喷射出来。

  哗---周围的南洪门帮众都已惊呆?#27966;擔?#29978;?#28860;?#24536;了上前去抢救周生,谁能想到,那么骁勇善战的周生竟然连人家的一招都?#22351;?#20303;,就直接了断了。本来众人就已经恐惧到了极点,一听到“任长风”这个名字,南洪门帮众双腿不听使唤地连连后退。

  反观北洪门这边,士气高涨到了极点,尤其是根在任长风深厚的那批精锐人员,?#22336;?#39640;声叫?#26263;溃骸?#20219;大哥把敌人的头?#21487;?#20102;,兄弟们上啊!快上啊!”

  周生的死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南洪门的帮众的士气受到沉重的打击,大半的人员无心再战,惊慌失措地向据点内败退,而另有一部分帮众则两眼通红,丰乐寺的要找北洪门人员拼命,只?#19978;?#20182;们的数量太少,被北洪门的大队人马一冲就彻底淹没在人海当?#23567;?br/>
  场上的局势变化的太快,南洪门由劣势?#24067;?#21464;成了败势,

  举目观望战场,任长风得意的哈哈大笑,甩了甩唐刀上的鲜血,然后向前一指,大喝道,兄弟们,别给南洪们任?#20301;?#20250;,都给我想据点里冲~。

  吼

  任长风领人打仗,根本不需要统帅力,他在前面的冲锋陷阵就是鼓舞己方士气最好手段,有他在,北洪们人员往往能发挥出百分之一白二的战斗力。

  正在这时,任长风的侧面突然凌空窜来一条黑影,两道利电。

  直劈他的左?#20063;?#26681;

  任长风眼中精光一闪,大喝一声“来得好”,接着手双?#20540;叮?#21521;外硬搪。

  只听当啷啷一声脆响,两团火星在唐刀的刀身上冒出来,任长风冲其冲力,向后连续倒退数步,而那黑影落地之后,也受反弹之力,不由自主的倒退两步。

  任长风举目再看,来者不是旁人,正是南洪门的后起之秀,辛丑!

  “原来又是你!好、好、好!”任长风眼中精光更威,连声说了三声好,挥?#38431;?#36763;丑战在一处。

  这两人针尖对?#19979;?#33426;,瞬时打到一处。

  辛丑虽然是挡住了任长风,但改变不了南洪门这边整体的败势,据点的正门在交战不长时间就被北洪门所攻?#30130;?#21452;方在据点内部又展开了你死?#19968;?#30340;混战拼杀。

  各黑帮的混混?#21069;?#36864;;北洪门的大队人马突然杀到;卢湾据点全面吃紧;大批北洪门帮众已涌入据点之内······一连串的消息源源?#27426;?#30340;传回到南洪门的分部。

  直到这个时候,向问天和萧方等人才终于意识到这不是简单的一次进攻,而是早有预谋的一战,北洪门甚至已搬出全部的家底,要与己方做破釜沉舟的对决。

  周挺和那?#26263;?#20154;的心已经提到嗓?#21451;郟?#22914;果卢湾据点被北洪门所占,那么整个卢湾地区就都危险了,?#22351;?#21346;湾地区落到北洪门的手里,那么他们以后再偷袭己方的据点就不用偷?#24471;?#25720;的了,完全可以畅通无阻地直捣黄龙。

  他二人互相对视一眼,随后齐齐站起身?#21361;?#23545;向问天说道:“向大哥,卢湾据点绝对不能有失,现在北洪门已经动用了全力,我们不能再坐视不理,必须得去增援!”

  萧方也跟着点头表示赞同。

  向问天皱皱眉头,环?#21448;?#20154;,低声说道:“我们如果派出主力前去增援,?#22351;?#26377;人来偷袭我们的分部怎么办?”

  “这···”听闻他的话,众人都是一惊,垂下头来,?#20102;?#19981;语。

  那伟急道:“应该不太可能吧!毕竟北洪门已经把主力都带到了卢湾地区!”

  向问天摇头说道:“可别忘了,北洪门那边还有个文东会,势力也不能小觑!”

  “文东会会来打我们的分部?这不太可能吧!**不是说北洪门和文东会有矛盾吗?而且即使要来打我们的分部,也得是北洪门来打,怎么能轮得到它文东会呢?”那伟满腹的疑问。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向问天站起身?#21361;?#20180;细琢磨了半天,?#25509;?#24189;说道:“卢湾据点是?#27426;?#35201;增援的,但我们不能动用分部这边的人手!”

  “啊?”众人闻言皆愣,?#27426;?#29992;分部的人,那动用哪的人?

  向问天?#22868;?#20256;下命令,让那伟?#22270;?#27946;刚从其他地区抽调已方的兄弟,兵分两路,赶往卢湾据点,前去增援。

  萧方急道:“向大哥,我们已把大部分的兄弟都抽调回分部了,再去调人,恐怕筹集不了多少兄弟!”

  向问天正色说道:“能筹集多少就筹集多少,总之,分部这边的人力不易轻举妄动,而且,北洪门这次进攻显然是早有预谋,恐怕不会那么简单,我们还是应小心提防才对!”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