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七十七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七十七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笑眯眯地看着狂笑的王光耀,不知道这?#19968;?#21457;什么神经,但看他得意的样子,不难想象他和同为高干子弟杜庭威的关系。

  过了好一会,王光耀似乎笑累了,喘着粗气,说道:“这点他比不上我,我虽然也好色,但我却不花心,女人有一个就足够了,太多反倒累人!”说着,他仰面又大笑两声。低头亲了亲丰韵少妇的脸,随之将手掌伸进他的衣下。

  好象对此早已习以为常,有谢文动这个外人在场。丰韵少妇丝毫没有羞涩的样子。?#25104;?#36190;放出妩?#38590;?#20029;的光彩。

  谢文东看着面前旁若无人进行亲密的二人,摇头而笑,他俩人真是应了那句成语,物以类聚。

  王耀光和丰韵少妇没觉得怎样,反而谢文东有些不好意识。他随口问句无关痛痒的话,道:“王局认识杜庭威?-

  ?#26263;比?”王光耀将丰韵少妇抱得紧紧的,笑道:“小时侯,我俩人是在同一个军区大院长大的。”

  “哦!”谢文东点?#35828;?#22836;。

  “不过。”王光耀继续道:“那个?#19968;?#24635;是自以为是。仗着老子有些?#26102;荊?#19981;学无术却眼高过顶,想来,以后很难成为我的伙伴,死?#35828;?#20063;好,早死早托生嘛!哈哈——”

  谢文东眨眨凤目,好奇地看向王光耀,在个人。让他有点难以看透,表面上,他象个跨越子弟,但谢文东敏锐的感觉到,他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王光耀将手从丰韵少妇衣服里抽出来,拍拍她的粉面,笑道:?#29256;?#22999;,去帮我倒两杯茶!”

  丰韵少妇?#24230;?#22320;从他腿上站起,含笑走出书房。

  谢文东心中不解。这个王光耀的态度变得还真快,刚才看似要和自己翻脸,现在又让丰韵少妇给自己倒茶,让人琢磨不透。

  王光耀站起身。饶过写字桌,站在谢文动身边,笑道:“我来S市,做市局局长,不是为了针对任何人,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一句实话,我就是来镀金的。”

  谢文东能理解他话中的意识,作为高干子弟,中央那里有后台,仕途自然通达。现在他是市局局长,只要攒些功绩,很快就会被提升到副市长,用不上几年就在被扶正,再过几年,往别的市?#22351;鰨?#31435;刻就是市委书记,只要不出现大问题,用不了多久就会眺到省里,以此为过度,再进中央,可谓前途不?#19978;?#37327;。

  “呵呵!”谢文东笑而不语。

  王光耀又道:“让?#20197;?#36825;个职位苦熬几年的光景,我实在没有这个耐心,我需要有些人帮我。”

  谢文东多机灵,?#22351;?#23601;透,含笑说道:“你现在刚入官场,根基奠定的好坏?#38405;?#20197;后将产生直接影响,所以,你必须在这个时期做出成绩,并以此封住别人的口舌,让别人知道,你是靠自己的能力而不是靠后台才坐到今天这个位置。S市现在乱得厉害,如果你能治理得当,顺便消灭几个黑帮,这个功劳可够大的,别人想不服气都不?#23567;!?br/>
  “哈哈!”王光耀抚?#25340;?#31505;,歪着头赞赏道:“我就是喜欢和聪明人说话,省力、省时间、省口舌。”?#34507;眨?#20182;话锋一转,问道:“你愿意和我合作吗?”

  “呵呵!”谢文东笑眯眯道:“我是生意人,不会做没有?#20040;?#30340;事。”

  王光耀怔了怔,说道:“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东西。”

  谢文东?#27425;?#36947;:“你又拿什么来保证你此时的承?#30340;?”

  他的话很实?#30465;?#19981;管王光耀的后台有多硬,但他现在只是一个市的公安局长,即便可以给予谢文东照顾,也有限得很,与谢文东想要得到的相差甚远。

  王光耀?#20181;?#32937;,笑道:“那你只好赌一回了。赌我以后能飞黄腾达。”

  谢文东悠悠笑道:“我是务实主义者,不?#23835;ツ眯?#26080;飘渺的东西做为自己的?#26102;盡!?br/>
  王光耀笑道:“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和我合作了?”

  谢文东笑眯眯地把玩打火机,让它在自己指间翻转。

  王光耀猛的一弯腰,双手按住谢文东坐下椅子的两个把手,两人脸对着脸,之间的距离不足三寸,甚至能清楚看到对方?#25104;?#30340;汗毛。

  他幽幽说道:“谢文东,你拒绝我,不怕我?#38405;?#19981;客气吗?”

  谢文东眯缝的双眼寒光一闪,隐隐放出骇人的幽光。

  ?#20405;?#23556;人心,让人心寒的目光,像正要准备攻击毒蛇的目光,像饿极了野狼突然发现猎物的目光,反正就是不像人的。他笑悠悠说道:“你会吗?”

  王光耀暗吸口冷气。谢文东和他所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他身上有股近乎于野性的气势,其中包含着阴狠、恶毒、狡诈、凶猛等等太多太多的东西,特别是那双细长的眼睛,深得看?#22351;?#24213;,亮?#20040;?#20154;眼目,好像生命一?#24067;?#19981;再属于自己,而在人家手上掌控,即使见到中央那些高?#35835;?#23548;人的时候,他也没有这样的感觉。他讨厌这样的感觉。

  他心中虽颤栗,却不想也不?#24066;?#34920;现出退缩的意思,他硬着头皮对上谢文东的目光,强硬说道:“你相不相信,只要?#20197;?#24847;,你不会走出这栋别墅。即便我杀了你,警察和一直为你撑腰的政治部也不能拿我怎样!”

  他以为能吓到谢文东,可是,他错了。

  谢文东完全不为所动,甚至连微笑的表情都未变一下,他笑道:“我相信你的话,不过,我也相信,你若真杀了我,你绝对比我多活不了一天!”

  王光耀面色一变。

  谢文东冷笑道:“我敢打赌,到那时,文东会的近万人,北洪门超过五万的帮众,他们会把你撕碎,即使你的?#21487;?#27604;天王子还厉害!”

  他并没有说假话,更没有吓唬王光耀的意思。实力的多与少,决定着权利的大与小。

  王光耀咽口吐沫,放开椅子的把手,慢慢站直身躯,摇头说道:“很难相信,?#19968;?#34987;一个黑社会的头目吓倒。”

  谢文东的目光更加幽深,让一个人承认惧怕另外一个人,是很难的一件事,更何况这人的?#26412;?#36824;极不寻常。

  虽然同为高干子弟,但杜庭威和王光耀比起来,差得太多太多了。简直是天壤之别。

  这人不简单,以后在官场的前途,恐怕真的会不?#19978;?#37327;。谢文东心思极转,突然说道:“我可以帮你。”

  “什么?”王光耀皱了皱眉头,疑道:“你要帮我?”

  当自己气势十足的时候,谢文东没?#20889;?#24212;自己,而现在他占了上风,反而要和自己合作,真是个让人搞?#27426;?#30340;人。

  “是的!”谢文东点点头,说道:“就按照你的意思做吧。”

  “?#27425;?#30340;意思做?我的什么意思?”

  “赌一次!赌你能飞黄腾达。”能和王光耀合作,以S市的现状来说,那?#27604;?#26159;再好不过,只是,谢文东不想受制于人,同样的话,由对方来说还是由自己来说,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也关系到以后谁能占主导。

  王光耀闻言大喜,哈哈长笑,用力地拍着谢文东的肩膀,说道:“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人。”

  这时,丰韵少妇走进?#27426;?#26399;,手里端着两杯刚?#25484;?#22909;的茶。

  王光耀一摆手,豪爽的大笑道:?#29256;?#22999;,我不想喝茶,换两瓶酒来!和朋友在一起,喝酒才过瘾嘛!”

  丰韵少妇?#35835;?#19968;下,看了看手中茶,颇为不满地白了他一眼。王光耀则不好意思地呵呵干笑,还抬手挠了挠头发。

  无?#25105;?#25671;头,丰韵少妇没有多言,默不做声的端茶又退出房间。

  谢文东满有兴趣的看着王光耀,总是感觉这人变得很快,时而阴?#30504;?#26102;而豪爽,时而刚硬,又时而柔情。

  谢文东和王光耀在书房里边喝边谈,这一谈就是两个小时。

  当他要走的时候,王光耀亲自送出来,看得出,他和谢文东谈得很高兴。

  出了别墅,进入轿车之后,东心雷忍不住问道:“东哥,你都和这个王局长说什么了,谈这么久?”

  谢文东揉揉太阳穴,淡?#22351;潰骸八?#20102;很多。”

  王光耀这人十分精明,和精明的人商量事情,一向很费?#36234;睢?br/>
  袁天仲在旁边说道:“如果东哥再不出来,我都快要直接闯进去了!”

  谢文东向他微微笑了笑。

  东心雷说道:“东哥觉得王局长这人怎么样?”

  谢文东想了好一会,说道:“这人不简单,而且,变化无常!”

  袁天仲哼笑一声,说道:“东哥,如果他太难缠,咱们就……”他说话时,还用力晃了晃拳头。

  东心雷打断他的话,说道:“做事情不能鲁莽!”和袁天仲认识这几天,他感觉此人很冲动,只知道打打杀?#20445;?#35937;是个愣头青。

  谢文东也有这样的感觉,不过,有老爷子的提醒在先,他暗中加了小心,只是,他还看不出来袁天仲是本性如此,还是刻意装出来的,如果是后者,那这人的心计和城府以?#25226;?#25216;,都太高深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