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39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39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你说的这些事是对我们政治部有贡献,但绝大多数是不能摆在抬面的,就是大家心知肚明但却不能对外说出来的。”东方易笑道:“不过现在却有个机会,只要谢兄弟能办妥这件事,升职基本上上就可以板上定钉了!”

  绕了一大圈,这才说到重点。有时候谢文东也?#22351;?#19981;佩服政治部高层说?#26263;募记桑?#26377;什么事情从来不直接说明,而是先兜绕圈,等把你圈进去之后再说重点,让你在帮它做事的时候还得心存感激。心中暗笑两声,谢文东歪着头,问道:“是什么事这么重要?”

  “不久之前,军方的一名军官将大量的机密文件卖给台湾,现在这个人已经逃脱,不过根据我们掌握的可*情报,他并为离开中国,极有可能藏匿在上海,另外在他手中还掌握?#20889;?#37327;的军方机密,会在上海与别国的间谍人员接头,当面交易,袁部长希望由你来搞定这件事,抓住那个人,截获他手中的那些机密文件,当然,如果能捕获另一方的间谍人员那就再好不过了,只要你能将此事办得圆满,袁部长也就好向上面交代,顺利帮你提升了!”

  听完东方易的话,谢文东感觉挺新鲜,也很有意思,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想办法抓获这个人,可问题是怎么抓?上海这么大,人口一千多万,再?#30001;?#22806;来人口,不知得有多少人,想从中?#39029;?#19968;个有心隐藏的人,谈何容?#20303;?#20309;况上海又不是自己的地盘,眼线网络也不是很完善,挖出一个人,无疑是大海捞针。再者说,抓?#37117;?#35853;人员也是有?#27426;?#21361;险性的。他摇头说道:“对于这件事,我恐怕是无能为力,上海太大,人口又太多,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帮你们找这个人。”

  “这个……”东方易犹豫一下,说道:“我们这边会派出专人去协助你的,另外,我们会通知上海那边的警方和军方,全力配合你的行动。”

  谢文东本来还想拒绝,可一听东方易给自己指挥警方的权限,精神顿是一震,如果能控制警方,那他再与南洪门交战时所处的?#38382;?#23601;太有利了,至少能使己方处于不败的境地。他眼珠溜溜乱转,琢磨了一会,方慢悠悠地说道:“若是如此,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对了,你说给我派来的专人是谁啊?”

  “霹雳小组!”东方易说道。

  闻言,谢文东眼睛一亮。他对政治部的编制还是很熟悉的,知道政治部下面有几支可供政治部直接指挥调动的特种部队,霹雳小组是其中之一,另外前文提过的迅雷小组也是。?#24656;?#23567;组的人员虽然?#27426;啵?#20294;装备精良,人员的能力也称得上出类拔萃。

  谢文东点点头,说道:“好!这事我接下了,先把详细的情报给我!”

  “这在电话里不好说,我让人直接带给你吧!”

  “可以!”

  自加入政治部以来,谢文东单纯的为政治部效力的事并?#27426;啵?#36825;回让他指挥大局,算起来还是第一次。政治部用谢文东其实也是无奈之举,首先政治部最近在纠察公安部的事情,高层人员基本都被拖住无法分身,另外谢文东就在上海,?#38405;?#36793;的情况比?#40092;歟由?#20182;头脑精明,领导着两个跨地域性的大社团,能力不成问题,所以袁华和东方易一商议,觉得此事交给谢文东去办是最?#40092;?#19981;过了。至于给他提升职?#22351;?#20107;,?#20405;?#26159;临时想出来的?#20889;?#32780;已。

  谢文东的效率高,政治部的效率也同样的很高,早?#30475;?#23436;电话,刚到傍晚时,其派来的人?#26412;?#24050;抵达上海,霹雳小组人员由军区直接接待,赶到医院来见谢文东的是一名政治部的官员和霹雳小组的组长。

  这名政治部的官员谢文东没见过,三十出头的模样,西装革?#27169;?#30382;肤白净,文?#26102;?#24428;,霹雳小组的组长则截然相反,一米八零往上的个头,身材又粗又壮,黝黑的皮肤黑得发亮,只看外面,就给人一种强烈的力量?#23567;?br/>
  谢文东从资料里抽出张小波的?#25484;?#20132;给他二人,说道:“将这张?#25484;?#22810;影印几份,分发给下面的兄弟们,让大家多加留意,查出此人的下落。”

  刘波接过,看了一眼,交给身旁的灵敏,然后疑问道:“东哥,这人是……”

  “贩卖军方情报的逃犯!”谢文东说道:“现在政治部将捉?#20040;?#20154;的任务交给了我,你们全力去查,尽快获得一些线索!”

  “是!”刘波和灵敏二?#35828;?#22836;应是。

  谢文东摆摆手,说道:“现在就去做吧!”

  刘波和灵敏没敢耽搁,拿起?#25484;?#24555;步走了出去。

  等他们离开之后,沈青好奇地问道:“谢先生,刚才这两位是……”

  谢文东笑道:“是我的兄弟!”

  “哦!”沈青应了一声,眼中自?#27426;坏?#27969;露出轻视之意。谢文东是黑道老大,他的兄弟自然也就是黑道人物了,张小波的下落

  连国家的安全机构都查不出来,只*这些乌合之众能查出来?沈青对此不以为然。他说道:“谢先生,我觉得现在应该依仗SH军方的力量,让军方出人出力去查张少波的下落。”

  谢文东想了想,摇头说道:“让军方去查,固然是便捷,但如此一来动静太大,恐怕会打草惊蛇啊!”

  沈青说道:“此事拖延?#22351;茫?#24517;须得在最短的时间内查出个结果,不?#22351;?#24352;小波完成情报交易,我们就算把他的下落查出来也于事无补了。”

  他的话是有?#27426;?#36947;理的。谢文东默默?#20102;?#21322;?#21361;?#24515;?#25216;?#36716;,突然问道:“你认为张小波最有可能藏匿的地?#25509;心男?”

  沈青琢磨了一下,说道:“我估计……他肯定不想太引人注意,所以可能会藏在一些偏僻闭塞的边远地带,至少会远离市中心。”

  谢文东听完笑了,拿出手机,给刚离去不久的刘波和灵敏发去短信,让他两人多留意市中心的地方,特别是那些热?#22336;被?#30340;高档酒店。

  他发短信的时候,沈青在旁留心查看,等他看完谢文东发出的内容后,满满的惊讶,充满疑问地看着他,说道:“谢先生,你……你这是……”

  发完短信,谢文东收起手机,呵呵一笑,解释道:“你是军方的人,张小波也是军方的人,你能想到这?#22351;悖?#24352;少波自然?#19981;?#24819;到这?#22351;恪?#32780;且他既然能向TW卖出如此多的情报,说明他是个极其机敏的人,警惕性也很高,为了摆脱军方对他的追捕,很可能会逆其道而行之!”

  哎呀!听完这话,沈青暗吃一惊,这?#22351;?#26159;他以前从未考虑过的。想?#22351;?#35874;文东的心思如此周密灵活!他直勾勾地看着谢文东,过好一会方喃喃道:“谢先生的猜测很有道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