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37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37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听了向问天这话,白燕心里美滋滋的,非但没有改变主意,反而更加坚定留在谢文东的身边,争取得到更多对向问天有利的情报。她含笑说到:“向大哥,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我当然是在担心你!”向问天想也没想,直接答道。不管他和白紫衣之间有多深的矛盾,但对白燕还是十分喜欢的,但他这种更倾向于兄长对妹妹的?#20405;?#21916;欢。不过他的话却让白燕充满了甜蜜之感,嬉笑一声,说道:“我知道了!向大哥,我不能和你多聊,让谢文东那小子发现就糟糕了。”说完话,她随即将电话挂断。

  向问天本还想多?#20843;?#20960;句,让她尽快远离谢文东,可是白燕根本没给他多言的机会。他轻叹口气,将手机收起,随即对周围的手下人员说道:“这次北洪门和文东会出现的异动,并非针对我们,而是他?#20146;?#24049;内部发生了问题。”说着话,他将白燕对他讲述的事说了出来、

  众人听后,皆都大吃一惊,他们和向问天的感觉一样,谢文东既然是文东会和北洪门的老大,两个帮派应该是亲密无间的,和一个帮派一样,原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双方还是分得很清楚的,而且时有矛盾产生,这次双方分开,各守一处据点,估计也是谢文东的无奈之举。

  萧方哈哈一笑,说道:“文东会和北洪门有矛盾,这是好事啊,我们应该好?#32654;?#29992;这?#22351;恪!?br/>
  众人纷纷点头,觉得萧方说的有道理,但问题是该如何去利用呢?

  萧方边揉着下巴,边说道:“这就需要我们好好想个主意了,而且也需要有适当的机会……”

  这天,中午,谢文东吃过午饭,坐着轮椅,由格桑推着,在?#30342;?#30340;小花园里散心。此时没有白燕在身边,谢文东觉得清净了许多,感受着阳光照在这就的身上,暖洋洋的,谢文东舒适低眯起眼睛,仰起头来,幽?#37027;?#21497;一声。

  逛得时间并不长,谢文东的手机突然响起。由于行动不便,格桑拿起电话,帮他接听。

  打来电?#26263;?#21407;来?#20405;?#30707;油安哥拉分公司的负责人孙瑞。在电话中,孙瑞的语气显得十?#20013;?#22859;,说道:“谢先生,我们对新油田的石油储量已经?#35762;?#23436;成,根据最新的报告,其石油储量恐怕?#23545;?#19981;止一百亿吨!”

  “哦?”谢文东笑了,虽然他不喜欢孙瑞这个人,不过这回倒是带来一个好消息,石油储量越多,他分的利益也就越高嘛!他笑问道:“那根据你们的评估,应该是多少?”

  “应该要高出五到六成。”或许太激动,孙瑞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

  “竟然高出那么多。”谢文东也有些吃惊,不过就?#35762;?#27700;平来说,中国当然要?#21149;?#21733;拉更具有权威性。他哈哈一笑,说道:“这可是件大喜事啊!”

  “没错!”孙瑞说道:“近期我们就打算开始兴建油田了,不知道谢先生这边有没有意见?”

  谢文东回答得干脆,说道:“我没意见!具体的事项,?#19968;?#23433;排人和你去洽谈。”

  “好的。我等谢先生的消息。”

  和孙瑞通过电话之后,谢文东?#22336;直?#32473;王海龙、李晓?#30475;?#21435;电话,让他二人立刻去往按格朗,就新建油田方面的?#20081;?#21435;与孙瑞那边?#20302;ā?#21327;商。此事事关重大,王海龙和李晓芸都没有推脱,立刻同意即刻动身。

  把该交代的都交代完,谢文东还没忘特别叮嘱李晓芸,道:“根据我和中石油所签署的合同,油田虽然是由他们去建,但是钱却是由我们来出,而?#31227;?#20154;员也由我们雇?#21486;?#36825;恐怕需要花费相当大的一笔资金,你那边可?#27426;?#35201;精打细算,仔?#24178;?#26680;,能省则省,别把这笔生意作成赔本的买卖。”

  李晓芸听完这段话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谢文东一?#21486;?#19981;明白她为什么发笑,疑问道:“晓芸,你笑什么?”

  “我笑你太抠门啊!”李晓芸问道:“两处油田区的石油储存量有多少?”

  谢文东说道:“安哥拉测量是一百亿吨,但根据中石油的测量,估?#25340;?#27010;有一百五、六十亿吨。”

  李晓芸笑问道:“你可知道?#20405;?#22810;少钱吗?”

  谢文东一怔,不好意思地笑道:“应该值不少钱吧!”

  直到这个时候,谢文东对手中的这两块大油田的价值还没有一个?#26082;?#30340;估量,只?#20405;?#36947;它能给自己带来不少的财富。

  其实油矿就是钱矿,其生产的利润几乎是纯利润,等油田全面建起之后,每时每刻都能生产出巨额的财富。这也是这个世界的石油公司为什么挤破脑袋都要强?#21152;?#30000;的原因所在。

  听了谢文东模棱两可的话,李晓芸无奈的轻叹口气,她正色说道:“现在?#27426;?#30707;油的价值超过三百美元(二00五年时,一桶原油的价格大约在四十美元左右),就算以一百亿吨的储量来计算,总价值有多少?”

  谢文东倒吸了口气,怔住好一会,方惊讶道:“价值三万亿美元?”

  “没错!就算扣掉给安哥拉的分红,种种的利益瓜分,中石油那边的扒皮以?#20843;?#25910;,各种的损废和消?#27169;?#25152;得的利润也会是个天文数字,当然,如此大规模的储量,不可能一下?#28044;?#37319;完,可能需要?#25913;?#29978;至十?#25913;?#21435;开?#26705;?#20294;是每年所产生的利润,也足够我?#20146;?#22238;好几个现在投资所花费的资金了。这本来就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买卖,文东,你还担心什么?”

  李晓芸的话,既是给谢文东吃了颗定心丸,也等于是给他吃了开心丸。他哈哈一阵大笑,说到:“这方面的事情,?#20197;对?#27809;有你在行,此事就全都拜托你了,我等你的好消息!”

  “你就坐等收第一桶金吧!”李晓芸含笑说道。

  和李晓芸通完电话,谢文东显得非常开心,向格桑示意将手机拿开,随后晃动双手,笑道:“今天真应该好好去庆祝一下,只?#19978;А?#20182;看着缠满纱布的双臂,又无奈地摇了摇头。

  格桑对经济方面的事毫不关心,不过见谢文东高兴,他也乐了,问道:“东哥为什么事庆祝?”

  谢文东笑道:“我们以后会变得很有钱啊!”

  “哦!这确实值得应?#20204;?#31069;一下!”格桑呆呆低憨笑道。

  谢文东被他逗得又是一阵大笑。

  这时,一名南洪门的小弟从后面快步跑了过来,到了谢文东近前,先是鞠身一礼,然后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东哥,戴警官来了,你要见她吗?”

  黛安妮?谢文东一?#21486;?#20182;受伤以来,这还是黛安妮第一次专程来?#30342;?#25506;望自己呢!他转过身,点?#35828;?#22836;。说到:“请她过来吧!”

  “是!东哥!”那小弟答应一声,快步走开了。

  相隔时间不长,在北洪门小弟的指引下,一是很警服的戴安妮缓缓而来.

  看到她,谢文东?#25104;下?#20986;笑容,说道:"安妮,好久不见了!"

  戴安妮站在谢文东面前,上下打量他,虽然他手脚都缠有绷带,但精气神却很足,而?#34915;?#38754;光彩,丝毫不象有伤的样子,看罢之后,戴安妮暗暗松了口气,随即?#31181;?#36215;眉头,说道:"听?#30340;?#26368;近又受伤了?"

  ?#22351;?#35874;文东答话,她又不满地嘟囔道:"看起来,你是很喜欢住院里呢!"

  谢文东嘿嘿干笑一声,晃了晃双手,?#22987;?#35828;道:"只是一些小伤而已."说着话我看,他话锋一转,?#22336;次?#36947;:"你不生我的气了?"

  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戴安妮白了他一眼,沉着脸,冷哼一声,说道:"我为什么要生气?我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堂堂的谢先生去趟安哥拉还能想着我这个区区的小警察,我怎能不高兴呢?"

  听他这么一说,谢文东的肩膀塌了下来,知道戴安妮还在为上?#25991;?#20214;事耿耿于怀,女人的心眼,通常都是很小的.

  深吸口气,戴安妮面色一正,说道:"我这次来见你,主要是向你辞行的."

  我看"哦?"谢文东一愣,疑惑地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

  戴安妮说道:"胡副部长不可能再回sh了,从?#26412;?#35843;派过来的人员也要统统撤回去.

  哦!原来如此!谢文东明白过来,理解的点点头,胡玲霞出了问题,公安部发动大变动,像黛安妮这些从公安部直接下派的专员也自然要调回到?#26412;?#24182;接受政治部的调查。他轻叹一声,说道:“你这次回?#26412;?#20272;计也不能再回sh了。”

  “没错!”黛安妮应道,顿了一下,她突然一近身,贴近谢文东,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利?#38376;?#26611;青攻击胡部长,从而引发公安部高层的动荡,这是你搞出来的吧?你这招实在太狠毒了!”

  谢文东一笑,淡然说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如果他们不做错事,我想搞他们也搞不了,不是吗?落得今天这个下场,可以说是他?#20146;?#20316;自受,咎由自取。”

  戴安妮近距离直勾勾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她方说道:“你说得没错,是他?#20146;?#20316;自受!不过,他们也不是好人,可你更是个坏蛋!”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说道:“因为在这个世界,做坏蛋比做好人更容?#31069;?#20063;更简单。不像被人吃,?#22351;?#20808;吃人。既然无法在阳光下做人,我就只能在黑暗中做鬼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