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1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1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东心雷浑身上下都是大大小小的刀口子,鲜血顺着衣角滴滴答答直响下淌,如果不是他的身高异于常人,北洪门帮众几乎都快?#21916;?#20986;来他了。

  此时见东心雷被南洪门的人追杀,数十名北洪门人员立刻从据点内的战场?#39034;?#26469;,前来接应,?#19978;В?#20182;们的速度于于大鹏比起来,还慢了许多,只是眨眼功夫,于大鹏已快追上遥遥欲坠的东心?#20303;?br/>
  东心雷似乎也感觉自己跑不过对方,他暗暗咬牙,将心一横,猛然收住脚步,转回头来,冲着于大鹏张大嘴巴,高声喝道:“不怕死的就尽管来吧!”

  这一嗓子,东心雷使尽全部的力气,如同平地炸雷一般,直把于大鹏震得耳膜嗡嗡直响。他满面惊色,停住身形,目露骇光,直勾勾地看着东心雷怔怔发呆。

  就在他停顿的这段时间,北洪门的?#39034;?#26426;冲到了东心雷的近前,哗啦一声,将他围在当中,同时七嘴八舌的?#36861;?#21483;道:“保护雷哥!保护雷哥!”

  见周围都是己方的兄弟,东心雷提到嗓?#21451;?#30340;心总算是放了下来,绷紧的神经随之松懈,疲惫不堪,失血过多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左右摇晃了几下,随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啊!雷哥!”数名北洪门大汉齐齐伸手,将东心雷倒下的身子接住,然后拖着他向后急退,另外数十号北洪门人员则挡再

  于大鹏一众的前方,生怕他上来追杀。

  直到这个时候,于大鹏才看出来东心雷已是强弩之末,刚才那一嗓子只是虚张声势罢了。他急得连连跺脚,暗骂自己糊涂,他?#22351;?#24618;叫一声,向前冲去,可是他现在想追杀东心雷,已错过了最佳时机,北洪门的帮众皆豁出性命,拼死将他拦住。

  且说东心雷,被几名大汉架着,直奔战场外面跑,走出?#35206;剑?#20182;感觉?#27426;?#21170;,有气无力地问道:“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雷哥,你的伤势太重了,外面得马上送你去?#30342;?”一名大汉急声说道。

  “去他ma的?#30342;?”听完手下兄弟的话,东心雷心中火?#30504;?#19981;知从哪来的力气,伸手将左右的手下兄弟推开,身子摇晃几下,总算稳住没有摔倒,他抹了一把?#25104;?#30340;血迹,两眼冒着?#22368;猓?#24594;声道:“今天不罢南洪门的据点打下来,谁他ma的都别想走!”说完话,他将残破不堪

  的衣服撕下一条,将早已卷了刃的开山刀缠着手下。随后分开众人,直奔南洪门的据点而去。

  看着已经伤成这样却还一心想着要打下南洪门的据点的东心雷,几名背洪门的汉字都傻眼了。?#22007;?#30475;了看。其中有人惊叫道:“保护雷哥》”一句话,使几个人入梦方醒。?#36861;着?#19978;前去。护在东心雷的左右。

  据点内争斗的激?#39029;?#24230;?#22351;?#20063;不比外面差

  刚开始时。北洪门依仗人多。战斗力强稳占伤风。可随着南洪门的伏兵的突然出现,士气大受打击。同时有了后顾之优。再与南洪门打起来,难免缩手缩脚,发挥不出权利。如此一来。场面上变成势均力敌的局面。可是?#21271;?#27946;门得制东心雷身受中伤。要撤离战场时。原本就已不高的士气一下子跌入带了谷地。上下人员。皆都信心十足,虽然仍在咬牙坚持,但场面上已经全面?#27426;?#25171;入据点大楼内的人员一被南洪门逐步反逼出来。

  东心雷进入据点时。看到的就是这般场?#21834;?#20182;两眼瞪的滚圆。猛的咆哮一声,大吼道:“你们都TAM的阳痿吗?给我提器精神。打下据点。今天要是不成功。谁TAM都别回去了。”

  他破口大骂,不过此时他的?#26032;?#22768;却像是给北洪门的帮众打了一针强心剂。上下人员先是一惊,随后无不面露喜色,?#36861;?#24778;叫道:“雷哥没走,雷哥还在!”雷哥没事,没有受重伤!”

  “兄弟们,咱们和南洪门拼啦!”

  双方正面?#25165;?#30828;的对阵,比拼的就是心气。狭路相逢勇者胜!随着东心雷的现身,北洪门人员的士气再次提升起来,无数的帮众都来了精神,大呼小叫,奋力拼杀,不仅止住溃败之?#30130;?#21453;而还?#38405;?#27946;门展开了最强劲的反击。

  只见场上刀光剑影,血光?#23665;Γ?#21040;处都有叫喊声,到处都有?#22007;?#21422;杀的人群。

  南洪门一部分帮众在据点内死守,东心雷一众猛攻,而在其后方,南洪门的伏兵又与前来支援的文东会、白家帮众打成一片,整个场面,何止一个乱字能表达。

  也就在这个时候,谢文东、任长风、格桑、袁天仲、诸博等人赶到了战场。

  由于场面太混乱,汽?#36947;?#25112;场好远就开不进去了。汽车停在路边,诸博刚想把轮椅抬下去,谢文东摆摆手,说道:“不用轮椅了!”

  “东哥,你的身体·····”

  “没事!”谢文东悠然一笑,慢慢的走下汽车,对他的伤?#30130;?#35832;博再了解不过,他急忙上前,将谢文东搀扶住,同时小声提醒道:“东哥小心!”

  谢文东含笑向他点?#35828;?#22836;。

  他们一行只有5人,但没有一个是小角色,随便挑出一位,都是能独当一面的?#26041;?br/>
  谢文东缓步走向战场,边走他仔细观察,想看看南洪门这边负责带队的头目是谁,可是战场太大,?#24418;?#21452;?#25509;只?#25112;在一起,想短时间内把南洪门的头目?#39029;?#26469;太难了,甚至想找到已方带队的三眼都很困难。

  他们刚刚接近战场的边缘,脚步还未站稳,迎面便跑过来数名身穿白色衣?#26263;?#22823;汉,那几名大汉将打量他们一番,二话没说,轮刀怒吼,冲杀上前。

  南北洪门的人很?#20204;?#21035;,单单从衣着上便能辨认出来。谢文东一行人都是黑色黑裤,即便不是北洪门的也是文东会的。那几名白衣大汉此时已杀红了眼,见来者不是自己人,都没客气,冲上前来就下死手,其中一人使尽全力,对着谢文东的脑袋,恶狠狠就是?#22351;丁?br/>
  ?#22351;刃?#25991;东抽身?#28860;悖?#19968;旁的任长风先一步窜了过去,手中的唐刀一横,将对方砍来的刀片挡住,?#22351;?#37027;大汉收刀,他下面使出一记扫?#29467;齲?#21516;时喝道:“扒下!”

  那大汉也听话,啊的惊叫一声,仰面摔倒,片刀也脱身甩出好远。他刚要挣扎起身,任长风一脚将其胸口踩住,用眼角余光瞥了他一眼,哼笑出声

  另外几名南洪门帮众也被格桑和袁天仲迎住,由于双方的身手根本不再一个档次,没用上几秒钟,全部被打翻在地,呲牙咧嘴、哼哼呀呀地爬不起来。

  谢文东环视几名一眼,摇头而笑,悠有说道:“你们不要过来?#36864;溃?#21483;你们的老大出来!”

  “你他妈是谁?”一名南洪门大汉趴在地上,态度依然嚣张,两眼喷火,怒视着谢文东大吼道。

  “我是谢文东!”谢文东含笑说道。

  谢文东?几名南洪门的帮众听了他的名字,身子皆都哆嗦一下,满面的骇然,齐齐抬起头,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张大嘴巴,半晌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25509;?#20154;惊声说道:“你----你不是死了吗?”

  “哈哈······”谢文东忍不住仰面大笑,同时也暗暗感叹谣言的夸张程度,自己只是向警方装成病危,可是传到南洪门那里,竟然变成自己已死!

  他摇了摇头,向任长风等人使个眼色,说道:“让他?#20146;?#21543;!”说着话,他又对几名南洪门帮众说道:“你们已经中了我的圈套,抵kang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如果够聪明,立刻拉上你们的老大,统统投降,不?#22351;?#35805;,你们今天谁都走不了了!”

  几名南洪门大汉?#22007;?#25600;扶着站起身,呆呆地看着谢文东,又瞧了瞧左右,小心翼翼地慢慢退后?#35206;?见他们真的没有拦阻自己的意思,然后?#36861;?#23574;叫一声,转身就跑,边跑还边大声叫?#26263;?“不好了,谢文东没有死,谢文东来了,谢文东来了......”

  他们惊慌失措的叫喊,等仪间接帮了谢文东大忙,随着他们几人“卖力”的宣传,时间不长,整个战场?#24418;?#21452;方的所有人员都知道谢文东已经来到战场.

  这个消息,令北洪门,文东会以及白家帮众精神大振,反观南洪门这边,都?#36335;?#22823;难临头似的,一个个的表情无不是又惊又骇,心生寒意.

  在如此大gui模的激战,一个人所发挥出的实际作用是很有限的,但是所产生的心理震慑却是无限的,南洪门的敌人并不少,但是无论面?#38405;?#20010;敌人,都没象面对谢文东那样,从?#20174;?#36807;,谢文东早已在南洪门帮众的心目中留下深深的阴影,他的突然出现,?#38405;?#27946;门的心理所造成的压力绝对?#20405;?#21629;的。

  首先是据点内南洪门帮众受到了影响,原本他们还想与东心雷一众拼个高下,可听说谢文东到了,上下人员的?#20998;?#27844;了一半有余,不约而同地放弃反攻,开始全面龟缩放手,可是防守永远都是?#27426;?#25384;打的,他们越是退缩,北洪门那边的士气越是高涨,进攻也越是犀利,渐渐的,南洪门帮众开始守不住大堂,?#36861;?#21521;二楼败退。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