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1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1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姜森笑道:“经过审问,庞柳青把他知道的都说出来了。他和胡玲霞之间竟然还存有不正的男女关系,看起来谣言也不?#27426;?#37117;是假的,无风不起浪嘛!胡玲霞在私生活方面确实比较混乱,根据庞柳青的交代,胡玲霞真的跟她的顶头上司于部长有一腿。”

  “原来如此!”谢文东幽幽而笑,良久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他不放心地问道:“庞柳青交代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姜森,刘波,灵敏三人齐齐点头,说道:?#20843;?#19981;敢说谎,而且他的说辞很有条理,前后连贯,不可能是临时编出来的谎言。”

  谢文东点点头,正色说道:“给我电话。”

  灵敏忙掏出手机,递给谢文东。后者接过,沉吟了片刻,按动号码,给东方易打去电话。时间不长,电话接通,话筒里传出东方易心不在焉地疑问声:“喂?什么事?”

  “东方兄……是我……谢文东……”谢文东?#25104;?#26159;笑呵呵的,但说话时声音却异常微弱,断断续续,好像随时要短气似的。

  听闻他的话音,东方易吓了一跳,忙问道:“谢兄弟,你……你这是怎么了?”

  谢文东两眼弯弯,嘴角上挑,虚弱地说道:“你还不知道吗,我遇到杀手的伏击,中了两枪,这两天伤势恶化,恐怕……是不行了,你马上到上海一趟,我有很多事情要向你交代……咳……咳……”话未说完,他开始激烈地?#20154;云?#26469;。

  东方易的脑袋翁了一声,他?#20405;?#36947;谢文东遭遇杀手袭击的事,只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严重有性命之忧的程度。一时间,他?#19981;?#20102;手脚,结结巴巴地说道:“只……只是挨了两枪而已,怎么搞的这么严重……

  听了他自言自语的嘟囔声,谢文东的?#20146;?#24046;点气歪了,“只是”挨了两枪,感情东方易把自己当成神仙了吧?!他继续演戏,颤声说道:“快……晚了,东方兄恐怕就……见?#22351;?#25105;最后一面了……”

  “好,好,好!我这就去上海!”

  挂?#31995;?#35805;,谢文东把手机还给灵敏,笑骂道:“这个?#19968;錚?#30693;道我挨了两枪竟然还?#30001;?#20102;!”

  姜森等?#31169;?#24525;俊不止,感觉谢文东不仅头脑厉害,演戏也是一流。灵敏不解地问道:“东哥,你把东方易骗到上海来干什么?如果被他看到你安然无事,他可能不会善罢?#24066;?#30340;。”

  谢文东一笑,说道:“庞柳青在我们手里,他交代的事情由我们对外说,没人会相信,包括政治部在内,让东方易过来,就是让他来做个旁证,他的一句话,比我们的一千句一万句都管用!”

  说着话,他悠然笑了笑,又道:“利用庞柳青这个人,完全能搞垮公an部的正,副两个部长,这是政治部最想要的结果,东方易就算有天大的气,也生不起来了。”

  灵敏连连点头,赞道:“东哥英明!”

  得知谢文东伤势严重,有性命之危,东方易真是急了,于公于私,他都和谢文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两人之间的感情一直都很不错。接完谢文东的电话之后,他片刻也未敢多耽搁,推掉身边的一切事务,带上几名随行人员,第一时间坐上飞机前往上海。

  当他赶到?#30342;海?#36827;入谢文东所在的病房时,里面空空,竟无一人,再看病床,似乎预感到什么,他头脑晕沉,眼前发黑,哀叹一声道:“谢兄弟,想?#22351;轎一?#26159;来晚一步啊……”说话间,他还留下几滴眼泪。

  正在他心头感慨万千的时候。忽听身后传?#27425;?#35805;声:“先生。不找谁啊?”

  东方易扭回头一瞧。只见自己身后站着一位年岁不大相貌平常的青年女郎,这个女人他认识。正是谢文东的贴身保镖之?#22351;?#27700;镜。水镜受里伶着水壶。睁大眼睛。奇怪地看着他。当他看清楚来人是东方易时。?#25104;?#27969;露出惊讶之色。连忙笑道:“原来是东方先生。快里面请!”

  睹物私人!现在东方易是睹物思人。看到水镜。他自然想起了谢文东。他满面哀色。叹道:?#20843;?#38236;小姐。我==?#19968;?#26159;来晚了一步。没见到谢兄弟的最后一面啊----”

  扑!水镜文言。差点吐血,不明白这位政治部的高官今天发什么神经。突然跑道上海不说。还静?#30340;?#21517;其妙的话。若是换成旁人。水镜早发或了。但是碍于东方易的身份。他强压怒火。厕身越过东方?#20303;?#36208;进病房内。将手中的水壶重重防在桌?#30001;稀?#30385;着眉头说道:“东方先生说的是什么话?东哥现在正在?#30342;?#21518;身的花园里!”

  “什么?”东方易傻眼了,谢文东在花园里?他没有死??#35835;?#22909;一会他才反应过来,急声说道:?#20843;?#38236;小姐,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废话!这种事情怎能开玩笑!”

  “那--那你带我去看看!”

  水镜无奈地叹口气,甩头说道:“跟我来吧!”

  ?#30342;?#21518;身确实有个小花园,不大,有凉亭也有座?#21361;?#20379;住院的病人休息散?#25509;?#30340;。

  ?#23545;?#30340;,东方易就看到谢文东神采奕奕地坐在轮椅上,正探着身,笑呵呵地看人下棋,在他左右,还站有几名青年和汉子,显然是负责保护他安全的人员。

  看罢,东方易?#25104;?#30340;悲情和惊讶一扫而光,取儿代之的是满面的愤怒,两眼都快喷出火来。?#22351;?#21040;近前,他?#22351;?#24618;叫一声:“谢文东!”

  唰!这一嗓子,把在场的众?#31169;?#21523;了一跳,包括下棋的那两位病人。众人齐刷刷转头,无数道目光一起落在东方易身上。

  看到他,谢文东?#25104;?#30340;笑容更加灿烂,连声说道:“呦!东方兄,你来了,好快的速度啊!”

  东方易一溜小跑,直向谢文东冲去。

  在旁保护他安全的袁天仲.?#20063;?#31561;人同是一惊,纷纷上前,将东方易阻拦住。东方易正在气头上,哪还管面?#26263;?#20154;是谁,一把将袁.褚等人推开,众人?#25104;?#37117;沉了下来,正要发火,谢文东沉吟一声,适宜他们不用紧张,全部让开。

  东方易来到谢文东近前,将他上上下下,仔仔?#36214;?#25171;量了一番,怒声喝道:“谢文东,你不是快死了吗?”

  “啊!是啊!”谢文东笑道:“给你打电话时,情况挺危险的,不过现在已经好了!”

  “放你娘的屁!”东方易为人向来沉稳,斯斯文文,可这时候也又急又怒的骂了娘。他双手掐腰,歪着脑袋,斜?#26377;?#25991;东,咬牙道:“你?#26263;?#36824;挺象嘛!你怎么说的来着,‘快......快来,不来......?#22270;坏?#25105;最后一面了.....’,***狗屁最后一面,你活得比?#19968;?#27963;蹦乱跳!”

  “嘿嘿!”谢文东发出一连串的干笑,悠悠说道:?#23433;?#21361;是假,但是急事找东方兄缺是真!”

  “什么急事?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东方易喘着粗气,不?#22836;?#30340;怒声喝道。

  谢文东向左右望了望,帮他推轮椅的那名大汉立刻会意,推着他走向花?#21543;?#22788;,到了一块周围没人的地方方停下来。东方易?#25104;?#38452;沉,默默跟在后面。

  “咳!”谢文东先是低咳一声,随后说道:“我抓了一个人,庞柳青!”

  “那关?#31227;?#20107;····”话未说完,东方易突?#27426;?#20303;,怔了片刻,他双目大睁,惊骇道:“你说什么?你抓了谁?庞柳青?那个····上海市的公an局局长?”

  谢文东含笑点头,说道:“是的!”

  东方易?#25104;?#39039;变,连眉毛都竖立起来,伸手指着谢文东的?#20146;櫻?#22068;巴一张一合,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顿了半响,他猛的俯下身来,双手按住轮?#21361;?#36148;近谢文东,压低声音急道:“你疯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你抓庞柳青做什么?”

  谢文东?#25104;?#27809;有任何的紧张,反而轻松说道:?#26263;?#28982;是帮政治部做事了!”

  “别!别把这件事扯到政治?#21487;?#19978;!”东方易脑袋连摇,说道:“这是你自己做的,和政治部没有任何关系····”

  谢文东打断他的话,连续说道:“?#20197;?#24222;柳青身上挖到许多重要的信息,比如他和胡玲霞之间存在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比如,胡玲霞和于部长的关系也不象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纯洁,等等诸如此类,当然,如果政治部没兴趣,那么就算了吧!”

  ?#26263;?#31561;!”东方易满面惊讶,忙将谢文东拦住,兴趣十足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胡玲霞和庞柳青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她和于部长竟然也……也有?#20405;?#20851;系?”

  “呵呵!”谢文东笑了,说道:“东方兄,你不是对这些不?#34892;?#36259;么?”

  东方易扎扎眼睛,干笑着说道:“那……那到不是,听听也无妨!”

  谢文东仰面而笑,随即将庞柳青交代的所有密闻一五一十向东方易讲述一遍。

  东方易越听越紧张,也越听越兴奋,不知不觉,汗也流了出来,等谢文东讲完,他迫不?#25353;?#22320;问道“这些都是庞柳青亲口说的?”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