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七十二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七十二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哦!”听到是谢文东的意思,格桑咕噜一声,不管嘴里的羊肉有没有?#35272;茫?#20840;部吞进?#20146;?#37324;,然后小心地将盘子交给身边上,晃身就准备上前迎战精瘦青年。

  姜森急忙拉住他,在他耳边小声叮嘱道“东哥说!,要下死手,不留活口!”

  “嘿嘿!”格桑笑了,声闷气地说道“这更简单啦!”

  他伸了伸筋骨,走到精瘦青年近前,低头看了看他,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两人的身材相差太过于悬殊。精瘦青年长得又瘦又小,还?#22351;?#19968;米七,和两米开外的格桑站在一处,他刚刚到格桑的胸脯。

  格桑估计,自己的一?#20405;?#25331;就能让对方挂掉。“嘿嘿!”他憨笑一声,说道“朋友,出手吧-”

  对方虽然长得人高马大,但精瘦青年并未放在心上。首先,他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再者,看格桑那傻乎乎的样子,更不将他放在心上,打架不仅仅光?#21487;?#20307;的,更需究竟临场的智慧及经验。

  精瘦青年拱拱手,说声?#26263;米?#20102;?#20445;?#25509;着,快速跨前两步,跳起身形,对着格桑的胸口就是一脚。

  格桑也不闪,等对方这?#30424;?#21040;他近前时,犹如小骇大腿粗细的手臂轻轻一晃,将对方这腿架开,同时说道“朋友,你还是拿出你的武器吧!”

  他这么说,明显是没看得起精瘦青年,认为他赤手空拳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精瘦青年平时也是眼高过顶的青帮精锐,哪能受得了这样的侮辱。

  他气得怒喝一声“我看你找死!”说着,他提溜一转身,敏捷如同灵猴般,?#24067;?#36716;到格桑身后,右腿支地,左腿全力向上一撩,?#21534;?#26684;桑的下阴。

  这一招非常狠毒,格桑虽然皮糙内厚,抗击打能力极强,但下体还是和普通人一样的脆弱,真要是被青年蹋实,即便不死,这辈子也算废想?#22351;?#20182;舍下这么重的手,周围人皆暗中皱起眉毛,为格桑捏把冷,汗。

  格桑憨厚,但不是傻子,对方下了死手,他哪能感觉?#22351;劍?#24515;中怒火顿起。

  ?#36947;?#24930;,实则快极,?#26412;?#30246;青年一?#30424;?#26469;时,格桑双膝嚷然一并,硬生生将对方的脚腕夹住。

  谁都没有料到憨笨的格桑反应如此之快,包括精瘦青年在内。

  当他意识到不好,再想抽腿的时候,已然来不及了,格桑的双腿好象铁钳子一般,将他的脚腕夹得牢牢,难以动弹分毫。

  不给他挣脱的机会,格桑双?#35753;?#28982;用力一扭,只听?#38738;?#19968;声,精瘦青年的脚腕折断,向外恻弯曲,白森森的断骨剌穿度肉的裤腿,支了出来。

  “哎呀!’精瘦青年痛叫一声,仰面摔倒在地,骨头折断的滋昧,任何人都承受不住。只是眨眼的工夫,精瘦青年痛的满面是汗,?#25104;?#29022;白如纸。

  他牙关咬得咯咯作响,没时间查看腿上的伤口,因为格桑的大拳头已向他面门打来。

  他手腕?#27426;叮?#25351;间出现两张扑克牌,对着扑向自己的格桑恶狠狠甩了过去。

  他以为这多少能把对方的攻势阻挡一下,哪知道格桑?#22351;?#19981;避,硬挺着挨他两记扑克,仍是把拳头打了过来。

  ?#20843;唬?#22070;!”“扑!”

  格桑在前扑中避开要害,两张扑克都钉在他肩膀上,扑克的一角已完全没入内?#23567;?br/>
  不过,精瘦青年的下场可比他悲惨许多。格桑这十成十的一拳,结结实实?#20197;?#38738;年的?#25104;稀?#20182;本身的力道已经移吓人的,?#30001;?#36523;子前冲的惯力,变得更加可怕。

  这一拳,将精瘦青年的颅骨都打碎了,?#25104;?#30340;五官都扭曲成一团,血内模糊,人亦当场气绝身亡。

  格桑低头看了一眼,回手将肩膀上的两张扑克拔掉,摔在地上,象是一只红了眼的公牛,在韩非等人面前来回走动,震声喝道“还有谁来?”

  地下格斗场本就是你死?#19968;?#30340;地方,格桑在那里拼杀多年,始终没有败过,这不仅是他的功夫一流,其实战经验以及反应速度、格斗?#35760;桑?#37117;早已磨练得如火纯青,当他要发起彪来,只能用恐?#35272;?#24418;客。

  如果谁因为外表而小看他,那结果会很惨,精瘦青年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妈的,杀人偿命!”韩非身后一付三十出头的彪形大汉怒吼一声,还没有征求韩非的同意,先飞身跳了出去,冲到格桑近前时,手中多出两把尺长的匕首,?#37325;?#20182;的左右双肋。

  格桑见对?#22204;?#21183;汹汹,不敢大意,向后退了一步。

  别看只是一步,但格桑身高腿长,这一步的距离,刚好避开对方的锋芒。

  等大汉双?#35835;?#23613;,准备回收之机,格桑冷笑一声,斜着跨出,接着,长臂一伸,?#35753;?#22823;的手掌将大汉的脑袋抓住。

  “啊?”大汉倒吸口冷气,暗道一声好快的身手!他想回?#32922;?#26684;桑的小臂,但他还是慢了一步,后者双臂突然加力,将大?#21644;?#21040;在地。

  大汉忙使个鲤鱼打挺,想要站起身,他的身子向上起,格桑的大拳头也刚好落下来。

  这一起一落,恰巧撞在一处。?#38738;?#19968;声脆响,格桑一拳正?#20889;?#27721;的胸口,若是换成旁?#27515;?#25171;,大汉或许还没有什么,但对方是魁梧如熊的格桑,情况完全不同。他这拳,将大汉胸前的肋骨打断数根,其中有一根断骨剌穿了大汉的心脏。

  大汉在地上抽搐两下,翻了翻白眼,便没了声息。

  格桑拍了拍他的脑袋,见他毫无反应,咧嘴笑了,嘟囔道“你还真他妈倒霉,这样也能把你打死!”

  ?#22351;?#20004;分钟的时间,已方折损两人,韩非等人无不变色,心里又惊又怒?#20013;?#30171;。

  韩非暗中把拳头握得嘎嘎直响,要知道,他带来的八名随从都是他的贴身保镖,得力的助手,每人都有一身不俗的本事,挑出任何一个,身手都不见得比青帮的‘十把尖刀’低,可是,就这么一会工夫,让对方连杀两人,他哪能不心痛。不过,格桑那恐怖的杀伤力也让他心寒不已,他简直不是人,而是一台?#26012;?#20919;血的杀人机器。

  “韩大哥,我上!”又有一名青年红着两眼,走到韩非身旁,请令出战。

  韩?#21069;?#25163;,沉声喝道“回去!”

  他对谢文东冷声说到:“谢先生的手下果然?#35828;?韩非领教了,我看今天的比较也就到此为止吧!”

  韩非不是?#20405;?#21916;怒无形于色的人,当他发火的时候,直接表现在?#25104;?这?#22351;?与谢文东和向问天比起来,显得差了一些.

  谢文东有些失望,他本以为韩非能再派人手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呢!

  他很清楚,韩非身边的人,都是青帮的精锐,他的得力干将,今天能多杀一个,以后就少了一分威胁.

  既然韩非说了软话,他也不好再强求.他哈哈大笑,看着地上的尸体,摇头叹道:“骂人无好口,打人无好手.真是?#19978;?害韩先生死了两名手下,希望你不要介意!“

  “呵呵!“韩非冷笑到:?#26263;?#28982;!我当然不会介意,因为?#19968;?#32034;回得更多.”

  “是吗?”谢文东笑道:“看来,你我是同一种人,都是?#20405;?#19981;?#23835;?#20804;弟的血白流的人.”

  “我和你不一样.”韩?#21069;?#28982;说到.

  “哦?“谢文东问道:“哪里不同?”

  韩非道:“我的刀,是光明正大的别在腰上,而你的刀,却是暗藏在心里~!”

  谢文东闻言一怔,随后仰面而笑,说道:“可能,我不是喜欢炫耀的人吧!”

  韩非道:“青帮和北洪门之间的事情,本?#27425;一?#26377;些犹豫不决,不过,我现在倒是坚定了.”

  谢文东针锋相对道:“这样?#21734;?#22043;!要么就不做,要做,就拿出你的全部实力出来.我不希望我的对手太软弱,那会提不起我的征服欲望!”

  韩非冷问道:“你以为你赢定了?”

  谢文东含笑?#27425;?#36947;:“你何时听说我输过?”

  “好大的口气!”韩非道:“我只知道,嚣张的人不会胜利到最后!”

  “呵呵,胜负不是看谁嚣张与否!”谢文东指了指脑袋,笑道:“而是,要靠这个!”

  “希望,等我打败你的时候,你还能这么说!”?#34507;?不再理会谢文东,转头对向问天道:“多谢向先生能来T市,还帮了我的大忙!”

  向问天悠悠道:“你以为我来这里,是为了帮你?”

  韩非笑了,道:“难道不是?”

  有能挑拨谢文东和向问天的机会,他是不会放过的.

  向问天道“洪门不是我的,不是他的,不是任何一个人的,而是属于洪门旗下数万名洪门弟子的,洪门的名誉关系到无数门人的名誉,也关系到洪门正统的延续,我不?#23835;?#23427;轻易毁掉,尽此而已!”

  韩?#20405;?#37325;点点头,仰面感叹道“向先生果然是黑道中为数?#27426;?#30340;英雄,我能有你这个的对手为荣!”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