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90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90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商场四楼的枪声很快把其余的杀手纷纷吸引过来,先前那些红?#24230;?#21592;眼睛被闪光弹晃花,但是后来这些人都没事,如此一来,只靠金眼一人便难以应付。

  外面射来的子弹越来越密集,虽然金眼看不清楚具体是什么情况,但也感觉到敌人的数量在?#26412;?#22686;多,子弹打在墙壁上,噼啪作响,灰屑飞溅,弹在?#25104;希?#28779;辣辣的疼痛。金眼被压制得不敢露头,只好退缩回去。

  听到金眼的咒骂声,谢文东边摸着眼泪边问道:“金眼,现在什么情况?”

  “东哥,我也看不见,不过敌人的数量很多,火力很猛!”金眼靠墙而坐,边喘着?#21046;?#36793;说道。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谢文东暗皱眉头,连金眼的眼睛也被闪光弹照花,其他人也就?#19978;?#32780;知,己方人员眼睛皆都失明,而敌人却能视物,就算五行的枪法再高明,任长风、袁天仲的神兽再厉害,恐?#20081;?#26080;法抵挡住敌人。

  想着,连那么冷静的谢文东都流出了冷汗,可见眼?#26263;男问?#20043;危急。

  红叶这边也不轻松,他们判定谢文东及其心腹手下就躲藏在卫生间里,可是却不知道刚才扔出的闪光弹闪到对方几个人,但通过对方犀利的反击来看,闪光弹的效果似乎并不太大。他们以强猛的火力把金眼压制的不敢露头,可同样的,他们也心存顾虑,不敢轻易向里冲。

  双方对峙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拖得时间越长,自?#27426;?#35874;文东这边?#25509;?#21033;,首先他们的视力在渐渐恢复,一旦恢复到正常,红叶那边便不占优势,其次,大批的警方人员正在向商场这边赶,?#20154;?#20204;到了,红叶的行动也就彻底失败了。

  侯小云没有亲自参加行动,而是坐在商场外的汽?#36947;?#36965;控指挥。得知己方人员畏惧对方犀利的枪法不敢强冲,侯小云急了,立刻通过?#36234;不?#32473;带队的头目下令道:“既然已把谢文东困住,为什么还不冲锋?你是不是想拖到警察赶来?”

  带队的头目是名三十多岁的汉子,他紧了紧耳朵上挂着的耳塞,正色说道:“侯爷,我是担?#30007;?#24351;的伤亡……”

  “兄弟们的伤亡还轮?#22351;?#20320;来关心,你的任务就是干掉谢文东,无论付出多大的损失,都可以不计!”

  “是,侯爷,我明白了!”汉字深深吸口气,对周围的手下人员急声喝道:“两人一组,给我往里冲,第一组如果完蛋了,第二组跟上,再不行就第三组、第四组……总之,给我干掉谢文东!”

  明白侯小云那边已经下了死命令,红叶成员皆把心一横,抱着一死的决心,?#24613;?#24320;始向前冲锋。

  如果他们的冲锋真的展开,?#38405;?#21069;?#38382;?#26469;看,谢文东身边的这些人肯定抵挡不住,后果不堪设想。可正在这个关键时刻,那些隐藏在四楼各个角落里的北洪门人员突然冲了出来,这些汉子,一个个高举着片刀,如同下山的猛虎,直向红叶众人杀来。

  红?#24230;?#21592;皆吓了一跳,本能的掉转qiang口,开枪she击。

  扑、扑、……

  装有消音器的手qiang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响,但密集的子dan却铺天盖地地向北洪门众人罩去。只是?#24067;洌?#20415;有七、八名汉子中dan倒地,非死即伤,惨叫声连成一片。一边用刀,一边用qiang,双方的武器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打起来?#19981;?#26412;没什么悬念。

  卫生间里的谢文东等人听得清楚,知道肯定是己方的兄弟在关键时刻冲杀出?#27425;?#24341;?#35828;?#20154;的注意力,这是兄弟们在拿性命为自己赢得时间啊!听着外面一声声的惨叫,谢文东等人无不心如刀割。

  金眼?#20146;?#21457;酸,?#25104;?#30340;泪水分不清是因为闪光dan的刺激还是为了外面不?#26494;?#27515;的兄弟们,他猛的侧头大喝道:“木子、小镜……还击!”

  随着他的话音,五行兄弟以门框为掩体,集体对外面展开盲射。

  嘭嘭嘭!沉默的qiang声是一声声闷雷,回音在商场内久久?#27426;稀?#25968;名红?#24230;?#21592;来不及?#28860;悖?#21591;流dan击中,哀号着摔倒在地,疼的满地翻滚,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刺激着在长的没一个人的神经。

  红?#24230;?#21592;纷纷怒吼一声,又开始掉转qiang口,开qiang还击,对方经过短时间的对射,又以五行兄弟被压zhi回去而告终。

  他们这边刚把五?#20889;?#22238;去,另一边,一名北洪门的大汉业已冲到近前,手中的片刀轮圆了,对准一名红叶杀手脑袋就是一刀。

  嗡!刀锋挂风,在空中划出一道利电,随着咔嚓一声脆响,那红叶杀手身首异处,当场毙命,在其?#21592;?#30340;一名同伴吓得惊叫出声,抬qiang刚要射击,那大汉反手又是一刀,正中对方手腕,在学光中,杀手的手掌连同手qiang一同掉落在地,大汉见状大喜,弯腰刚要去捡,红叶的头目手疾眼快,甩手就是一qiang,正?#20889;?#27721;的胸口。大?#22909;?#21756;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22351;人?#20877;挣扎,周围的红叶杀手们乱qiang齐射,将大汉打成了血筛子。

  这仅仅是激zhan中的一角,随着北洪门帮众出生入死的冲锋,呗红叶打?#26469;?#20260;的人员不下数十号之众。现场一片混乱,地上横七竖八满是尸体和伤着,空气中飘荡?#25490;?#27987;的血?#20219;逗拖?#28895;味,红叶杀手们的脚下几乎铺了一层空dan壳。

  时间越拖越长,外面的侯小云也越来越不?#22836;常?#19981;停的在?#36234;不?#37324;追问道:“有没有杀掉谢文东?有没有杀掉他?”

  北洪门已被打?#26469;?#20260;这么多人,几乎要血流成河,可其余的帮众就像是中了魔咒似的,仍然毫无畏惧的向前冲锋,明知道冲是死,可就是不退后一步,不仅红叶的杀手们被惊呆了,就连那带队的头目都杀手手软,他呼哧的喘着?#21046;?#22238;手将耳朵上嗡嗡叫个不停的耳机扯掉,他这一辈子,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

  “大哥,这……这些人都疯了吧?”一名红叶的杀手颤巍巍的低声问道。

  “如果不是他们疯了,就是我们疯了!”大汉喃喃的嘟囔一声,见北洪门的人又快冲到近前,他高喝一声:“给我……打!”这声打,连他自己都?#26263;?#24213;气不足,嗓音有些变音。

  扑、扑、扑——红叶杀手们的枪xie再次喷出死亡的火焰,与此同时,北洪门的人群中闪出无数道寒光,一把把片刀在?#32617;写?#30528;旋,直向红叶众人飞来。

  “小心……哎呀!”

  带队的大汉刚想提醒兄弟们小心,之间一道寒光向自己前胸飞来,他?#28860;?#19981;及,只是避开了要害,那飞旋二来的片刀正砍在他的肩膀上。力道十足的一刀,险些将他的锁?#24378;?#25240;,大汉惨叫出声,?#24590;?#32780;退。

  一时间,北洪门和红?#35835;?#32676;人都倒下一片。

  北洪门众人是中弹而倒,而红叶众人则是中刀而倒,双方的惨叫和哀号融成一团,血腥的场面惨不忍睹。

  这个时候,卫生间里的袁天仲视力最先恢复正常,毕竟他习武多年,体制要强于常人。他站在窗边,揉了好一会眼睛,然后慢慢环视左?#36965;?#30475;到谢文东正闭着眼睛靠墙而站,他快步上前,搀扶住谢文东的胳膊,急声问道:“东哥,你的眼睛怎么样?”

  “天仲,你能看见东西了?”

  “是的!”

  “别管我,我没事,去帮外面的兄弟们!”谢文东艰难的睁开眼睛,但眼神却没有焦距,他眼圈红润,说道:“不能让兄弟们都被红叶的杀手杀光,也不要兄弟们的血白流!”

  听完这话,袁天仲身子一震,深吸口气,重重的点下头,说道:“东哥?#21028;模?#25105;明白该怎么做!”说完话,转身要走。

  谢文东抬手又把他拉住,从肋下拔出他那把银枪,递给袁天仲,说道:“把枪带上!”

  袁天仲看着谢文东抵赖的手qiang,甚是感动,在这?#27425;?#24613;的时刻,谢文东能把枪给自己,那是说明对自己的信任,也是把性命教导自己的手下。他?#37027;?#28608;动,将手qiang推了回去,说道:“东哥,我不会用这个,也用不着这个!”

  说完话,他再?#22351;?#25601;,身形一纵,从卫生间里跳了出去。

  红叶的杀手们现在正自顾不暇,而且他?#20146;?#26790;也想?#22351;?#23545;方竟然会从卫生间主动杀出来,而?#19968;?#26159;拎着冷兵器出来的。

  袁天仲的速度极快,见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他提起全力,只是几个箭步,便冲到走廊口处,手中软剑一抖,在空中画出一道银光闪闪的曲线,正缠着一名背对着他的杀手的脖?#30001;希?#23545;方只是觉得脖子突然一凉,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袁天仲手臂猛地往回一拉。

  只听?#22351;?#19968;声,那名杀手的气管连同血管一通被割断,声都为坑一下,两眼瞪得溜圆,身子向前倾斜,先是扑通跪倒,接着,一头抢在地上,四肢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同伴莫名其妙的倒地身亡,左右的红叶杀手们都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回头查看,这才发现,自己的身后已然来?#35828;?#20154;,要命的敌人。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