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七卷 风起云涌 > 第七卷 风起云涌 第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七卷 风起云涌 第九章

所属目录:第七卷 风起云涌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0777743.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等两人走出酒店大门,白人警探才算把手松开。黑人警探不满地问道:“你拉?#39029;?#26469;干什么?”

  白人警探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皱眉道:“我不拉你出来,难道看着你死吗?”

  ?#20843;?”黑人警探扑哧乐了,?#27425;?#36947;:?#20843;?#20250;杀我?谢文东吗?他只不过是个混黑社会的,他有那么大胆子?”

  “唉!”白人警探叹口气,摇头道:“你不要把他想的那么简单,他……不是一般的黑社会,关于谢文东的资料你又不是没有看过。”

  黑人警探耸耸肩,道:“没错,在中国他是很嚣张,而且也有嚣张的本钱,但是,这里是澳大利亚,不再是他的天下了!”

  白人警探呵呵一笑,道:“你还是把他看简单了。从外表看,他象个大孩子,可是你不要被他的外表欺骗,他若发起狠来,不是你我能惹得起的,象他这种人,我们能避就避,不然,我怕有命睡觉,没命起床啊!”

  ?#21834;?br/>
  酒点房间内。两名警探走后,金眼轻声问道:“东哥,用不用找人‘跟踪’他们?”他所说跟踪的意思,就是?#19968;?#20250;干掉他俩。

  谢文东笑了,摆摆手道:“不用了,这两人,不足为虑!”顿了一会,他又对任长风道:“过两天我要去趟欧洲,这里的?#34385;椋?#23601;交给你和老森负责。”

  任长风好奇地问道:“东哥去欧洲干什么?有?#34385;?”

  谢文东笑道:“是私事。”

  任长风闻言,不方便继续追问,话锋一转,为难道:“那猛虎帮怎么办?”

  谢文东想了想,道:“先不用理他们。?#20146;。?#20853;来将挡,水来土淹,如果他们找上门来,下手不用客气,若他们没有找麻烦,你和老森也先不要去主动招惹他们,一切等?#19968;?#26469;再说。”

  他要去英国,当然是为了和彭玲父亲的事,同时也随便探望在英国伦敦留学的金蓉。仔细算起来,自从两人上次分开到现在,也差?#27426;?#26377;半年的时间,虽然期间总有电话联系,但毕竟冰冷的话筒和真人的感觉相差十万八千里,谢文东心里确实有些想念她了。

  至于猛虎帮,这次干掉他们三十多人,足够其震惊好一阵子的,如果不出意外,他们不敢轻易动手,第一,澳大利亚的法制比较严,在城市中展开大规模枪战,即使谢文东也不敢,第二,谢文东也算准猛虎帮暂时还没有摸清楚自己在澳大利亚的底细,更不了解自己一方究竟有多大的势力。通过这两点,他相信猛虎帮不?#20063;?#29575;出手,至少暂时还不?#25671;?br/>
  被谢文东俘虏的那个?#26032;?#20811;的大汉,在姜森考问两个多小时后,终于把他所知道的情况都说出来。

  猛虎帮在澳大利亚有分部,性质和以前猛虎帮在中国的分部差?#27426;啵?#37117;是与当地的黑道相勾结,做些走私、贩毒、卖淫等见?#22351;?#20809;的买卖,从中?#27604;?#26292;利。猛虎帮的会员在澳大利亚有三百人左右,若算上与其达成联盟的帮会,其人数至少在两千以上。

  因为达尔文地势偏远,又是旅?#38382;?#22320;,虽然是港口城市,但陌生面孔太多,并不适合做黑道的生意,所以猛虎帮在这里的?#24230;?#26497;小,甚至达尔文黑道上很多人都没有听过猛虎帮这个名字。

  自从猛虎帮知道谢文东在距离达尔文不远的地方买下一座小岛后,他们的注意力才集中到这里,几个?#24405;洌?#27966;来十多号精明能干的人,先后成立了酒馆、旅店以及出租游艇的公司,以此掩人耳目,暗中紧盯谢文东的一举?#27426;?br/>
  和魂组扯上关系,完全是偶然,不过,正是这个偶然让他们的行踪彻底暴露出来。

  从马克的嘴里,谢文东还了解到,猛虎帮在澳大利亚分部的老大名叫叶戈尔(这个词在俄语中是农民的意思,常用名之一),纯正的俄国人,为人机警、沉稳,但又冷酷,以心狠手辣闻名,用马克的话说,这个人?#22351;?#37117;不农民,他要杀人的时候,你在他?#25104;细?#26412;看不出任何的变化。俗话说咬人的狗不?#23567;?#35874;文东明白,这种人最可怕,因为他自己正是这样的人。对于他的敌人来说,谢文东这三个字,绝对是个噩梦。

  谢文东决定暂时不管猛虎帮的事,他也不象把争斗扩大化,至少暂时还不想,毕竟澳大利亚并非他熟悉的地方。

  风平?#21496;?#36807;了两天,猛虎帮虽然损失三十多人,但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没?#20889;?#30340;动静,或许他们和谢文东一样,存在同样的顾虑。

  两日后,谢文东起程,坐飞机到英国。

  伦敦皇家医院在英国可算首屈一指的高档医院,这里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设备,?#19981;?#32858;一大批医学界的顶尖人才。

  彭玲的父亲彭书林就是在这里就医的。他那时的伤很重,在国内,没有哪位医生有把握能?#28982;?#20182;,所中的三枪(详见《坏蛋1》)都伤在要害上,其中最麻烦的一枪是打在脊椎上。当时医生断言,人即使能?#28982;睿?#24656;?#20081;不?#30041;下后遗症。后来,彭书林在谢文东的安排下,送到英国,命是保住了,但腰部以下却没了知觉,也就是说下半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这对彭书?#30452;?#20154;以及彭玲,都是一个极大的打击,谢文东也很过意不去,值得安慰的是,罪魁祸首杜庭威以被他用非常的手段干掉。当然,杜庭威的后台很硬,他被迫离开中国,或多或少和杜庭威的老子有?#27426;?#20851;系。

  此次伦敦之行,谢文东身边只有五行?#20540;?#20116;人,在机场和彭玲碰面之后,几人坐车直?#23478;?#38498;。

  一直以来,彭书林?#32824;?#24182;不稳定,需要每月到医院做例行检查,这也是他始终未离开伦敦的原因所在。怕他在医院住的时间太久影响身体,谢文东特意在医?#21495;员?#20080;下一套公寓,并聘请两名保姆?#23637;?#20182;起居,可谓心思周密,用心良苦。

  谢文东没有先去公寓,而是去医院找彭书林的主?#25105;?#29983;。他想详细了解一下彭书林的病情究竟怎样。

  这位拥有博士头衔的医生四十多岁,名叫各拉多,为人随和,见到谢文东后,先是打量他一会,然后笑面相迎,主动上前握手。他两人以前没见过面,但通过不少次电话,相见时,也没有太多的陌生?#23567;?br/>
  谢文东?#20154;?#24819;象中要年轻,而且年轻许多。伦敦皇家医院是世界上顶级医院,当然,医费也高的吓人,不是普通人能承受得起的,即使是生活在伦敦的英国人。彭书林的医疗费用全部由谢文东支付,在他想来,他应该是?#20081;?#26377;成的大企业家,可见面后,大出意料之外。如果在街上遇到,他十有八九会认为这个青年是来英国留学的中国中学生。

  两人简单寒暄几句,各拉多惊奇起发现,谢文东年纪不大,但讲起话来,有条有理,甚是周密,而且从容不迫的气度以?#30333;?#28982;流露出的气质,都非常人可比。

  谢文东看看手表,快到中午,他笑道:“各拉多医生,如果你中午有空的话,我想邀请你到附近的餐厅吃顿便饭。(英)”他的英语口语相当流利,虽然平时很少说,但不代表他不会,只是不想说而已。

  各拉多想了想,点点头道:“好吧!今天中午我正好有时间。”说完,他又含笑地向彭玲点点头。

  彭玲的英语水平一般,来英国这段时间,和各拉多见过几次,但交流?#21916;?#19981;顺畅,特别是一些医学方面的专业词语她根本听?#27426;?#19981;过各拉多对这?#27426;?#26041;美女还是有很深刻的印象。

  中午时,谢文东等人在距离医院不远处的一家高档饭店进餐。五行?#20540;?#21644;文姿、小风坐在他们?#21592;?#30340;桌子,即使在吃饭的时候,几人也是警惕十足地打?#24656;?#22260;过往的客人。

  各拉多不知道谢文东的真实身份,对他身边的人很好奇,感觉这几个青年男女身上有种让人心寒的内质,吃饭时,他问道:?#20843;?#20204;是谢先生的朋友?”

  谢文东含笑点头,轻描淡写道:“很好的朋友。”

  “哦!?#22791;?#25289;多?#38590;?#22320;用餐巾擦擦嘴角,端起高脚杯,浅饮一口红酒,又好奇十足地问道:“和谢先生通过许多次话,但到现在还不知道谢先生是做什么的呢,不知道是否方便透漏一下。”

  “呵呵!”谢文东轻笑,淡?#22351;潰骸?#22312;中国和澳大利亚,都有我的公司。”

  “啊??#22791;?#25289;多暗吃一惊,道:“中国的老板都象谢先生这么年轻吗?”

  “哈哈……”谢文东瞄了一眼彭玲,仰面而笑,说道:“是不是都象我这么年轻,我不知道,但是比我有能力的人却不在少数。”

  “啊!?#22791;?#25289;多叹口气道:“听谢先生这么说,我倒想去中国看看了。”

  谢文东心?#23478;欢?#21322;开玩笑道:“如果各拉多医生有这个想法,我可以做你的导游。”

  各拉多大笑道:“你这样的导游,我可雇不起啊!”说完,他和谢文东、彭玲三人都笑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谢文东放下刀叉,切入正题,问道:“各拉多医生,我这次来英国,主要是为了彭伯父的病情。”

  各拉多点点头,他又不是傻子,这点当然能想的到。他道:“彭先生年岁以高,?#32824;?#19981;会象年?#23835;嘶指?#37027;么快。”

  谢文东道:“可是,现在已经有差?#27426;?#19968;年的时间了,即?#22815;指?#20877;慢,应该也可以痊愈了吧?!”

  各拉多摇头道:“没有那么快,特别是象他这样重的伤,即使是年?#23835;耍?#20063;需要半年多的调养。”

  谢文东顿了一会,问道:“那有没有办法把后遗症治好?”

  各拉多苦笑,道:“很难,或者说连百分之?#22351;?#21487;能性都没?#23567;!?br/>
  谢文东道:“我可以邀请到世界上最好的医生。”

  各拉多道:“这不是医生的水平问题,而是以现在的医学技术还?#20063;坏?#27835;愈的办法。”

  谢文东歉然一笑,道:?#26263;?#28982;,我刚才的话,并非有?#38405;?#30340;医术不信任的意思。”

  各拉多笑了笑,表示理解。

  谢文东道:“我想把彭伯父接回到中国,不知道各拉多医生的意见如何?”

  各拉多考虑一会,摇头道:“我刚才已经说过,彭先生的病情还没有完全稳定,以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回国,?#22351;?#26377;突发的情况,得?#22351;?#21450;时有效的救治,人会有生命危险的。当然,我这样说,也并没有贬低中国医术的意思。”

  “哈哈——”谢文东摇头而笑,暗道这个医生有意思,还懂得‘以彼之道还使?#26494;懟?br/>
  (PS:不好意思,我这两天出一趟远门,没有及时更新,实在抱歉。

  大家对坏蛋2有什么看法及问题,可以在留言区留言指出,我都会仔细看的,并且认真答复。

  最后,顺便给自己做个广告,欢迎大家去看看《奇门药典录》,这是我写的新书,顺便也多提些意见,在以后的写作中我好改善。

  很多朋友都说这书和坏蛋很象,?#39029;?#35748;,写的时候,本来就是按照一个思路写的,只不过是一个是正人君子,一个是坏蛋而已。

  呵呵,没办法,我怕坏蛋写多了,自己也变坏蛋,写个好人心理平衡一下,希望大家多支持。)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0777743.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吉林快3开奖结果查询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
<listing id="bplhz"><video id="bplhz"><th id="bplhz"></th></video></listing>
<address id="bplhz"></address><cite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cite>
<var id="bplhz"></var>
<del id="bplhz"><strike id="bplhz"></strike></del>
<cite id="bplhz"><ruby id="bplhz"><progress id="bplhz"></progress></ruby></cite>
<thead id="bplhz"></thead>
<cite id="bplhz"><video id="bplhz"></video></cite><cite id="bplhz"><ruby id="bplhz"></ruby></cite>
<thead id="bplhz"><dl id="bplhz"><listing id="bplhz"></listing></dl></thead>
<cite id="bplhz"></cite>
<var id="bplhz"></var>
<var id="bplhz"></var>